【柔佛人头条】麻坡癌症互助协会人道援助 让临终者有尊严地离去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柔佛人头条】麻坡癌症互助协会人道援助 让临终者有尊严地离去

即将面对死亡的病者,只能在床上遭受身心灵痛苦地等死吗?
刘建利展示麻坡癌症互助协会,获柔州卫生局与柔佛三王子癌症基金会等单位认同,给该协会极大鼓励。

零秘密(上篇):临终关怀
报导:刘美娇



(麻坡16日讯)为临终病患献上精神关怀,提供医药护理,减缓病人在生命倒数一刻的痛楚,让他们能够安详,且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

生老病死是人生不可避免的现象,当生命走到了尽头,病人能否坦然接受死亡呢?


麻坡癌症互助协会主席刘建利医生给的答案是,比起面对死亡,他们(病人)更害怕面对临终之前身心承受的剧烈疼痛。

“医生,我不怕死,但我怕痛……”躺在病床上呻吟的病患,往往会这样传达医生这样的无助讯息。

医生上门给临终者护理伤口。

他透露,有超过80%的癌症晚期患者,是可以接受自己的病无法医好的,但当癌细胞扩散及侵袭至身体各部位时,他们身心灵所须承受的疼楚无比巨大。

换言之,癌症患者往往是在清晰的状态中去承受病痛,也最痛苦。

正因为如此,刘医生于2011年,成立麻坡癌症互助协会,由他引领拥有丰富临床经验的退休护士长与义工团,专门给晚期癌症患者提供临终关怀服务。

刘建利接受“中国报”专访时指,该协会团队推动临终关怀服务,是希望为那些已经无法用医药治愈病症的患者,在他们离开人世之前的数天,数星期,甚至数个月的时间内,提供人道上的援助。

他说,临终关怀义工团提供的援助,并非挽救生命,而是协助减轻或延缓病患身心的痛楚或不舒服感觉,同时给予关怀,消除病患对死亡的恐惧与不安。

他坦言,有一些病患如癌症,是没有办法解除其所带来的痛楚,但可使用药物和辅导,去减缓它,延长它,不要让剧烈的疼痛“侵袭”得那么频密。

“基本上,临终关怀服务就是减轻病人在离开世界前的痛苦。”
他指出,该协会最终目标是,让病患能够安详和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

刘建利(左)不分种族,上门为临终者提供关怀与医疗服务

已提供逾100病人服务

麻坡癌症互助协会不分种族,宗教及贫富,给晚期癌症病患关怀护理服务,从2013至今,麻坡区内已有逾100名病人接受过协会的帮助。

刘建利指出,协会成立2年后逐渐“成熟”,才正式开始上门为临终病人服务。

他透露,该协会这项服务属于义务性质,一般上需获家属同意,或家属要求为病患提供临终关怀,义工团才会安排时间上门给病患服务。

刘建利是义工团主要负责医生,加上一名拥有专业护理知识的退休护士长的协助,上门为晚期癌症病患吊点滴,以维持身体营养及水份。

他们也会依据病患的状况,提供各方面药物或插管服务,如病人肠胃尚可以消化食物,即给他安装喂食管,同时指导家属如何喂食。

面对癌细胞扩散至身体与神经系统,则须要专业医生与护士来协助注射吗啡药物,同时教导家属如何使用,以减轻病者痛楚。

刘建利说,义工团同时定期上门为长期躺卧在床的病人清理,抽痰,量血压等服务。

此外,该协会把为有需要者免费提供各方面医药器材,如氧气辅助器,长期导管(chemo port),病床,轮椅,拐杖等。

他强调,协会每年平均接受20个个案,并且会尽力给病人和家属提供好品质的援助,即要做得好,不会为了做而做。

患者随时面对死亡,心中的恐惧与不安,需要家属与社会人士的关怀。

推广预防正视癌症

除给癌症病友身心理与精神上的鼓励与支持,麻坡癌症互助协会也积极向社区推广预防癌症,正视癌症及治疗癌症讯息,希望提高民众对癌症的觉醒。

刘建利指出,该协会在成立初期,希望麻坡癌症病患无须舟车劳顿,远到新山或吉隆坡中央医院的癌症专科看诊。

他透露,当年由于麻坡专科医院没有设立癌症专科,协会致函写给时任卫生部长及时任院长,提出要求从新山班兰专科医院医生,每两星期一次到麻坡看诊。

他感谢此请求获正视及支持,减少饱受病痛的癌症病友的精神与经济负担。

庆幸的是,事后隔年,即约2012年,麻坡政府医院终设立癌症专科,让柔北区癌症病友能在最近的医院接受诊疗。

刘建利也说,由于察觉麻坡群众对各种癌症及防范癌症的意识不高,该协会积极推广觉醒运动,包括与医院及各社团组织联办癌症讲座与身体检查等。

该协会也经常做家方及捐助贫困病友,并定期到医院探访癌症病友,给病友鼓励和打气,希望他们振作起来。
他强调,病从浅中医,一旦发现患癌,只要提早进行治疗,癌症治愈的机率越高。

医生及义工给临终者关怀护理的同时,也陪同家人一起面对,让家属感觉到社会温暖。

刘建利:已渐受大众重视

刘建利认为,临终关怀已渐渐受到大众的重视。

他指出,麻坡有许多组织,包括慈济及一些私人护理中心,一直有在积极推动临终关怀,而该协会算是近年开始活跃,且拥有一支专业护理知识与精神关怀的义工团。

他说,义工团这些年来在麻坡与东甲县,深入大城小镇去给有需癌症病患服务,已受到社会人士认同。

尽管该协会没有对外募捐,但许多善心人士主动捐钱给麻坡癌症互助协会,而佛王后拉惹查丽苏菲雅于数年前更亲自颁发柔佛三王子癌症基金会所拨出的款项给该会。

这项表扬与认同,也给麻坡癌症互助协会注入一股更强大的推动力。

刘氏提到,该协会目前拥有的医疗仪器有限,经常面对病患家属租不到所需仪器的问题,希望热心人士支持,让协会继续运作,改善和提供更好的服务。

他说,协会另一股支持力量来自病友家属,他们在至亲离世后,总会捐出一笔款项给协会,让大爱延续,永不中断。
该协会面对最大困难是缺乏有经验医护人员,同时欢迎退休护士加入义工团,为临终者服务。

有了临终关怀服务,病者不孤单恐惧。

不做多余事只做基本需要

不为临终病人做多余的事,只为临终病人做他们基本需要的。

刘建利提到,上门为病友提供临终关怀服务时,曾试过因家属之间出现意见不和而处在尴尬,但义工团必定尊重家属,因这是义务性的工作。

他提到,一些家属甚至会阻止义工团的医生护士给病人吊点滴。

他为此强调,一个病人能活多久,由不得医生决定,但如果医生看见临终病人情况不至于非常严重,一个人在未死亡之前,如果体内缺少水分或出现盐分不足,那对该临终者将是非常痛苦的,他们不仅须挨饿,还会产生幻觉。

“水分是他们(病人)需要的,为何家人要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

他说,一般医护人员可以接受家属要求不提供氧气,但吊点滴是病人的基本权力。

众多个案中,刘医生也试过在送氧气至病友家中时,临终者已停止呼吸,但却当场被家属要求做心肺复苏。
这样这个情况,对临终关怀义工团而言,却是多余的事了。

医生上门为临终病患吊点滴,提供病患体内水分,不至于处在挨饿及病痛的痛楚状态。

促政府诊疗所设临终关怀组

麻坡癌症互助协会日前提呈一份备忘录给柔佛大臣拿督沙鲁丁嘉马,提出在州内所有政府诊疗所设立临终关怀组。

刘建利指出,临终关怀服务必须扩大至社区每个角落,无论是癌症病友,或是临终老人及其他无法医治病症的病患,他们都应该在生命倒数时刻,获得良好的关怀护理服务,以减缓痛楚。

他鼓励政府继聘资深的护士,在各地诊疗所为有需要的病者,尤其住在偏远地区的临终者,提供临终关怀。

⬇⬇ 相关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巴西古当毒气再现
你满意政府处理空污事件的表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