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秘密】至親不敵病魔 走不出傷痛 家屬自責患憂鬱症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零秘密】至親不敵病魔 走不出傷痛 家屬自責患憂鬱症

臨終病患與家屬都需要有人伸出援手提供關懷護理。

【零秘密】臨終關懷(中篇)



報導:劉美嬌

(麻坡18日訊)無法面對至親承受癌症折磨與病痛,家屬心生內疚、自責與悲傷,久而久之或會陷入憂鬱狀態,患上憂鬱症。


麻坡癌症互助協會主席劉建利接觸無數臨終關懷個案中發現,有不少家屬在親友逝去後,患上憂鬱症。

他指出,家屬之所以會出現憂鬱,主要是他們在至親離世前,還沒來得及做好心理準備。

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家屬心裡產生內疚,並一直自責自己對死去的親人做得不夠多,當他們長期陷於這種負面情緒,心裡愧疚感就會越來越重,倘若沒有妥善處理,就會變得憂鬱。

劉建利:接獲許多家屬在致親離世後,陷入憂鬱個案。

易勾起創傷回憶

劉建利說,家屬可能陷入憂鬱的另一種情況是,他們在至親逝世後,會一直回想死去的家人是如何遭病魔拆磨及面對病痛,但當時的自己卻彷徨無助,什麼都做不到,甚至到最後只能眼睜睜看着至親離開。

他指出,這類家屬會不斷回想死去的至親臨終前受痛苦的畫面,且每當看到別人家庭有人因癌症去世時,就會勾起這些創傷回憶。

劉建利也是麻坡家連家精神關懷協會主席,他透露,身陷這種情況的人,甚至會懷疑自己得了癌症。

他提到,本身輔導過許多類似個案,長期身陷這種情況者,出現比較嚴重的狀況是變得焦慮急躁,身體稍微出現一點狀況就自我懷疑得病了。

劉建利為此強調,臨終關懷除了協助舒緩臨終病人所面對的身心靈痛苦,也包括對臨終者家屬提供身心慰藉和支持。
在這方面,麻坡癌症互助協會的義工,就扮演着舉足輕重的角色。

劉建利強調,協會義工團的義工,都是自願奉獻精神與時間,誠心服務,他們陪同醫生和護士一起做家訪和關懷護理,並借出一雙耳朵傾聽家人訴說,給安慰與力量,還有陪伴。

病重的至親將走向死亡,家屬的彷徨無助興悲傷不安,也需要有人來慰籍。

舒緩臨終者痛楚 家屬安心

有義工團誠心給末期癌症家屬提供醫療與護理,臨終者痛楚舒緩,而家屬也比較安心。

劉建利指出,臨終關懷的意義,除了希望減輕臨終者的身心靈痛苦,也給家人陪伴與開導,讓隨時面對失去至親的他們,不會感到束手無策。

他說,當義工上門為病患服務,提供他們醫療與護理上的需求,如吊點滴、輸送氧氣、裝餵食管、清洗潰爛的傷口等,病人身體上的痛將得以舒緩。

專業醫生與護士給臨終者提供服務時,也指導家屬如何妥善處理傷口及照顧病人。

這項偉大的服務,實也給家屬帶來幫助,當他們看見有專人為至親提供專業服務時,心裡自然感到安穩一些,也不會因只能眼睜睜看着至親離開,而產生自我譴責及內疚感。

劉醫生說,專業醫生與護士義工上門服務,這無形中給了家人很大的鼓勵,而陪同上門的義工在旁與家屬聊着聊着,並適當引導他們正面去面對。

他同時鼓勵家屬使用宗教信仰,以平復臨終者的心靈,也減除家屬的心中的不安。

劉建利(右)與馬麗安(左)義務為有需要的臨終癌症病患提供各方面醫藥護理,希望減輕後者的痛苦。

幫助別人 自我療傷

“我們在幫助別人同時,其實是在療好自我心裡的傷痛。”

劉建利的母親與家翁先後因癌病世,他經歷過照顧卧病在床的至親之過程,且深深感受到至親(癌友)在臨終前,出現肚子腫脹及吃不下等狀況。

他說,他們那種身心病楚,家屬是可深切感受到的。

儘管如此,他強調,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作為專業的醫生,每次上門提供臨終關懷服務時,都會以專業態度應對,而至親因癌離去是事實,他與家人勇敢面對,並把一股很負面的能量轉換成正面。

正因如此,他想為未期癌症病患做一些該做的事,而成立麻坡癌症互助協會。

劉建利最印象深刻的是,於7年前協助《中國報》慈愛人間所贊助的一名癌童郭梓毅到中國治病,他說,當年也攜帶年幼的兒子一起陪同,非常感恩兒子從中學習許多,且在這過程中,自我心裡的傷痛也得到了療治。

劉建利(後右2)於2012年尾與家人陪同,獲本報慈愛人間贊助醫藥費的病童郭梓毅(已離逝)到中國醫治,給病患家屬強大力量。
麻坡癌症互助協會經常拜訪癌症病房,給醫務人員及病友鼓勵打氣,建立良好的合作關係。

爭取時間陪伴

劉建利呼籲民眾在面對家裡有人即將死亡的情況時,不要驚慌,並爭取時間陪伴親人。

他建議多多吸引臨終課題的知識,如通過書本或諮詢專業人士意見,了解如何幫助病人走完最後一程路,同時做好至親將死亡的心理準備。

他歡迎民眾向該協會了解和學習在家照顧臨終病患的基本護理知識 。

劉醫生也勸請家人盡量抽出時間陪伴臨終親人,珍惜每一刻相處時光,不要等到病人逝世後才來緊張和遺憾。

他說,一般臨終病人都恐懼死在醫院,他們都希望在所剩的時間留在家裡,及在有家人陪在身邊的情況下,咽下最後一口氣,安詳離開。

鄭秋儀:用一顆愛心去幫助有需要的病人。

當義工 變勇敢有自信

從逃避到勇敢面對,參與義工團的服務與經累,讓鄭秋儀接受並懂得生老病死只是尋常事。

34歲的鄭秋儀(船務部執行員)於5年前加入麻坡癌症互助協會,她告訴《中國報》,當義工之前和之後的自己,最大的改變或成長,即是變得勇敢和自信。

她說,以往最害怕去醫院,對生老病死有種恐懼感,總是逃避。

家屬或因束手無策應對家裡有臨終病人,而陷入自責內疚,甚至憂鬱狀況,因此需要社會的關懷與陪伴。(檔案照)

在劉建利醫生與義工團友的鼓勵與扶持下,鄭秋儀在義工團學習很多,她秉持一顆愛心與熱忱去幫助癌友及家屬,從服務別人的過程中,成長了自己。

鄭秋儀也說,其實義工的工作不難不複雜,很多時候僅須陪伴和傾聽。

她經常陪同病友一同去複診,不但對醫院的環境非常熟悉,且增加了醫藥常識。

每當連同醫生或護士上門提供臨終關懷服務時,她則很多時候是在在一旁陪着家屬,與他們聊天,傾聽他們說話,也適當給鼓勵及安慰。

她說,儘管沒有經過專業訓練,但多次與劉醫生上門給臨終者提供護理與關懷時,學習和掌握許多基本輔導的技巧,包括在什麼時候,講什麼話,及在什麼時候引導對方(家屬或病人)講出心中話,讓他們心裡得到一些慰藉,不再那麼痛苦。

鄭秋儀試過以義工身分,給得了晚期癌症的至親提供臨終關懷,她說,面對致親將離去,心裡更加難過,但她須更勇敢去應對,給親人家屬安慰。

馬麗安退休後,繼續為病友服務。

各族病友都想在家離世

退休護士馬麗安(62歲)指出,不管任何種族,臨終者都希望能夠在家裡安詳離世。

她說,在醫院服務的時期,累積豐富的醫療與護理知識,能在退休後繼續服務病友,是一項榮幸。

她認為,由於醫院截至目前尚未提供上門為臨終病友的服務,一般臨終者從醫院被送回家後,院方會與麻坡癌症互助協會聯絡,且獲得家屬要求與同意下,給臨終者和家屬必要的協助。

馬麗安會根據病人的狀況,定期上門提供各方面醫療護理,如血壓檢查、吊點滴、裝餵食管或尿袋、護理傷口等。

她也傳授家屬基本的護理知識,同時教導家屬如何準備液體食物,以及在照顧臨終者時須注意的事項,包括留意病人給的“訊號”,如缺氧氣、發燒、昏迷及呼吸急促等,該如何冷靜應對。

馬麗安提到,曾服務過一名晚期癌友,由於癌細胞已擴散至脊椎骨,她只能倒卧在床,而她定期上門給她點滴及安裝與更換餵食管與尿袋。

她說,該49歲的女病患,非常堅強,撐過8個月時間,也算是癌症互助協會眾多臨終關懷個案中,服務最長時間的對象。

她指出,兩人(她與女病患)經常見面的關係,彼此總是互相鼓勵,當後者離世時,她有種親人離去的不舍。

↓↓相關新聞↓↓

↓↓最近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新一年新希望!
2020年你會找新工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