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南河上游沦焚烧废弃场 河水空气污染 没王法! | 柔佛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地南河上游沦焚烧废弃场 河水空气污染 没王法!

钟少云(左起)与李宽座巡视位于地南新村的地南河时,发现河边丢满垃圾;右为万孚新村村委王荣杰。

 



★地点:乌鲁地南地南新村与烈光镇★
报导/摄影:刘丽敏

(新山18日讯)位于地南新村的地南河上游旁,以及烈光镇附近的一处空地,发现有许多非法弃置垃圾点与焚烧痕迹,乌鲁地南区空气受到严重污染。


据悉,上述非法弃置垃圾点的附近,分别有住家式回收站,以及回收厂在运作。

《中国报》记者随公正党地不佬区国会议员钟少云前往上述两个地点视察。

其中,在地南新村的地南河上游河堤处与马路旁,就发现垃圾处处,包括厨余垃圾、塑料袋与塑料瓶、铝罐、遭人废弃的家具与电器等等。

据当地居民反映,当地垃圾问题已经存在数年。

此外,记者了解到位于地南新村哥卡布路,有一户住家式回收站。

位于地南河边有一户住家式回收站,但该业者否认屋前的丢弃垃圾堆,与他有关。

记者尝试询问该住家式的回收站印裔业主,该业主说,他在当地经营回收站将近20年。

唯他否认,屋前的丢弃垃圾堆,与他有关。

他不排除,有人趁着晚上无人注意时,将不可回收物丢弃在河边,且垃圾问题至少有一年,他爱莫能助。

也有受访居民认为,是外人在该处非法弃置垃圾,希望有关当局采取行动。

烈光镇旁兴都庙附近,发现疑似汽车或工业用途的油桶,被人丢弃在此处。

另外,位于烈光镇旁的一个兴都庙附近,在不易被人发现的隐蔽处,有多处非法弃置垃圾点,包括疑似汽车或工业用途油桶、工业废料及木托盘等,甚至有被焚烧的痕迹。

记者走访时发现现场还有火烧余烬冒着烟。

当时记者发现现场无人,但现场有新旧痕迹的垃圾焚烧处,往内处则有违规搭建屋,附近有轿车废铁。

附近则有一家关闭式的回收厂,内部冒出废烟,疑烧工业废料。

 

地南河边垃圾包括塑料袋与塑料瓶等,污染河流。

钟少云指示卫生管理机构
掌握证据 可开罚单 

公正党地不佬区国会议员钟少云指出,他已经向固体废料及卫生管理机构(SWCorp)反映,若有非法弃置垃圾证据,当局可采取执法行动与开罚单。

他说,一般而言,住家不可作为回收站,必须申请相关准证。

他将进一步查明,位于地南新村该户住家式回收站,以及烈光镇旁兴都庙附近的回收厂经营运作,是否合法运作。

钟少云(左)与李宽座巡视烈光镇旁兴都庙附近空地,发现有许多非法弃置垃圾点与被焚烧痕迹。

另外,如他收获投诉,则会通知固体废料及卫生管理机构,以展开执法行动,并由该机构指示南方环保有限公司(SWM)前来协助清理垃圾。

他呼吁民众,一旦发现有人非法弃置垃圾,即向有关当局反映,以便采取行动。

万孚新村村长李宽座怀疑,位于烈光镇旁兴都庙附近的一家回收厂,因进行焚烧废料,或有焚烧洋垃圾之嫌,同时质疑其合法性。

 

庄先生

不懂有人烧垃圾
庄先生(70岁,烈光镇居民,退休人士)
我住在烈光镇的组屋区已经12年,未注意到烈光镇旁兴都庙附近空地有非法弃置垃圾点,也不知道有人在焚烧垃圾。
无论如何,我希望有关当局可以采取行动,改善环境素质。

王圣保

相信是外人所为
王圣保(52岁,地南新村村民)
在地南新村,位于地南河旁的一户住家式回收站前方的垃圾问题,已经存在数年。
我相信,是外人带进这些垃圾以及不可回收的垃圾,丢在此处。
我希望有关当局正视,并且采取积极的行动,对付非法弃置垃圾者。

罗文

担心空屋会藏蛇
罗文(71岁,地南新村村民)
我住在地南新村将近20年,了解到这里有一家住家式回收站,但由于很少经过该处,所以没有注意到有垃圾堆。
我觉得,照顾环境,人人有责,我们不可随处乱丢垃圾,以及丢垃圾在河旁。
在地南新村,也有数间空置房屋,因长期无人居住,引发环境卫生问题,居民担心会有蛇隐藏在空屋内。

烈光镇旁兴都庙附近,在不易被人发现的隐蔽处,有多处丢弃垃圾点,现场还有火烧余烬冒着烟。

 

烈光镇旁兴都庙附近往内处还有违例搭建屋,附近有轿车废铁。

 

位于烈光镇旁兴都庙附近一家回收厂内冒出废烟,疑烧工业废料。
位于烈光镇兴都庙附近一家回收厂旁边,发现有一处焚烧垃圾的痕迹,污染周围空气,附近则有组屋,影响居民健康。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巴西古当毒气再现
你满意政府处理空污事件的表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