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南河上游淪焚燒廢棄場 河水空氣污染 沒王法!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地南河上游淪焚燒廢棄場 河水空氣污染 沒王法!

鍾少雲(左起)與李寬座巡視位於地南新村的地南河時,發現河邊丟滿垃圾;右為萬孚新村村委王榮傑。

 



★地點:烏魯地南地南新村與烈光鎮★
報導/攝影:劉麗敏

(新山18日訊)位於地南新村的地南河上游旁,以及烈光鎮附近的一處空地,發現有許多非法棄置垃圾點與焚燒痕迹,烏魯地南區空氣受到嚴重污染。


據悉,上述非法棄置垃圾點的附近,分別有住家式回收站,以及回收廠在運作。

《中國報》記者隨公正黨地不佬區國會議員鍾少雲前往上述兩個地點視察。

其中,在地南新村的地南河上遊河堤處與馬路旁,就發現垃圾處處,包括廚餘垃圾、塑料袋與塑料瓶、鋁罐、遭人廢棄的傢具與電器等等。

據當地居民反映,當地垃圾問題已經存在數年。

此外,記者了解到位於地南新村哥卡布路,有一戶住家式回收站。

位於地南河邊有一戶住家式回收站,但該業者否認屋前的丟棄垃圾堆,與他有關。

記者嘗試詢問該住家式的回收站印裔業主,該業主說,他在當地經營回收站將近20年。

唯他否認,屋前的丟棄垃圾堆,與他有關。

他不排除,有人趁着晚上無人注意時,將不可回收物丟棄在河邊,且垃圾問題至少有一年,他愛莫能助。

也有受訪居民認為,是外人在該處非法棄置垃圾,希望有關當局採取行動。

烈光鎮旁興都廟附近,發現疑似汽車或工業用途的油桶,被人丟棄在此處。

另外,位於烈光鎮旁的一個興都廟附近,在不易被人發現的隱蔽處,有多處非法棄置垃圾點,包括疑似汽車或工業用途油桶、工業廢料及木托盤等,甚至有被焚燒的痕迹。

記者走訪時發現現場還有火燒餘燼冒着煙。

當時記者發現現場無人,但現場有新舊痕迹的垃圾焚燒處,往內處則有違規搭建屋,附近有轎車廢鐵。

附近則有一家關閉式的回收廠,內部冒出廢煙,疑燒工業廢料。

 

地南河邊垃圾包括塑料袋與塑料瓶等,污染河流。

鍾少雲指示衛生管理機構
掌握證據 可開罰單 

公正黨地不佬區國會議員鍾少雲指出,他已經向固體廢料及衛生管理機構(SWCorp)反映,若有非法棄置垃圾證據,當局可採取執法行動與開罰單。

他說,一般而言,住家不可作為回收站,必須申請相關准證。

他將進一步查明,位於地南新村該戶住家式回收站,以及烈光鎮旁興都廟附近的回收廠經營運作,是否合法運作。

鍾少雲(左)與李寬座巡視烈光鎮旁興都廟附近空地,發現有許多非法棄置垃圾點與被焚燒痕迹。

另外,如他收穫投訴,則會通知固體廢料及衛生管理機構,以展開執法行動,並由該機構指示南方環保有限公司(SWM)前來協助清理垃圾。

他呼籲民眾,一旦發現有人非法棄置垃圾,即向有關當局反映,以便採取行動。

萬孚新村村長李寬座懷疑,位於烈光鎮旁興都廟附近的一家回收廠,因進行焚燒廢料,或有焚燒洋垃圾之嫌,同時質疑其合法性。

 

庄先生

不懂有人燒垃圾
庄先生(70歲,烈光鎮居民,退休人士)
我住在烈光鎮的組屋區已經12年,未注意到烈光鎮旁興都廟附近空地有非法棄置垃圾點,也不知道有人在焚燒垃圾。
無論如何,我希望有關當局可以採取行動,改善環境素質。

王聖保

相信是外人所為
王聖保(52歲,地南新村村民)
在地南新村,位於地南河旁的一戶住家式回收站前方的垃圾問題,已經存在數年。
我相信,是外人帶進這些垃圾以及不可回收的垃圾,丟在此處。
我希望有關當局正視,並且採取積極的行動,對付非法棄置垃圾者。

羅文

擔心空屋會藏蛇
羅文(71歲,地南新村村民)
我住在地南新村將近20年,了解到這裡有一家住家式回收站,但由於很少經過該處,所以沒有注意到有垃圾堆。
我覺得,照顧環境,人人有責,我們不可隨處亂丟垃圾,以及丟垃圾在河旁。
在地南新村,也有數間空置房屋,因長期無人居住,引發環境衛生問題,居民擔心會有蛇隱藏在空屋內。

烈光鎮旁興都廟附近,在不易被人發現的隱蔽處,有多處丟棄垃圾點,現場還有火燒餘燼冒着煙。

 

烈光鎮旁興都廟附近往內處還有違例搭建屋,附近有轎車廢鐵。

 

位於烈光鎮旁興都廟附近一家回收廠內冒出廢煙,疑燒工業廢料。
位於烈光鎮興都廟附近一家回收廠旁邊,發現有一處焚燒垃圾的痕迹,污染周圍空氣,附近則有組屋,影響居民健康。

↓↓相關新聞↓↓

↓↓最近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巴西古當毒氣再現
你滿意政府處理空污事件的表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