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园主饱受17年臭味之苦 垃圾场终于关了!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柔佛人头条】园主饱受17年臭味之苦 垃圾场终于关了!

    报导:刘美娇
    地点:东甲木阁赤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东甲4日讯)东甲县木阁赤山垃圾场已“静悄悄”关闭!

    这对过去17年饱受垃圾臭味之苦的邻近小园主而言,无疑是莫大的好消息,不禁高呼:终于等到这一天。

    果园及农产园地沟渠处可见污黑又臭气冲天的垃圾水。
    垃圾场处仍可见堆积如山的垃圾。

    由于垃圾山附近数片园地已陆续被政府征用,加上不时看见有满载树干枯枝的罗厘驶入垃圾场,小园主另一边厢却担忧垃圾山随时重开,甚至扩大范围,恐当地空气与水源污染问题变本加厉。

    受影响小园主告诉《中国报》,该座有5至6层楼层高度的垃圾场,是于去年底“突然”停止运作。

    东甲县议会不但围起垃圾场,也在先后在入口处张贴县内垃圾将暂时运至拉美士垃圾场处理及禁止闯入的通告。

    东甲县木阁赤山垃圾场在半年前已“静悄悄”关闭,周围也长满野草。
    垃圾场停止运作后,仍有罗厘将枯枝树干载到附近范园丢弃。

    他们相信该设在农业地的垃圾场,基于受影响层面仅限农民,未有涉及住宅区或工业地,因而未有正式及具体公布关闭事宜。

    该距离东甲市约5公里的木阁赤山垃圾场,开辟于2002年,占地20英亩,它是以传统土埋法处理东甲县内的垃圾,在启用后短短5年已宣告饱和,但基于种种因素,有关关闭垃圾山的课题一再拖延。

    小园主申诉,过去十多年,每天闻着垃圾恶臭进行农耕工作,尤其雨后从垃圾场传来的臭味更是难以忍受。

    大部分东甲小园主的园地设在木阁赤山,这一带也是盛产榴梿包括猫山王的园地。

    除了担心健康问题,他们这些年来也被迫面对农作物被污水“毒死”的风险,损失无法估算。

    小园主指出,苦等多年,终于盼到垃圾山关闭,但久久不见当局或负责的承包商为垃圾场进行“善后”工作,任由垃圾污水继续流入园丘地,影响榴梿、油棕与橡胶收成,令他们感到无奈又无助。

    小园主说,垃圾场停止运作后,垃圾恶臭问题获改善,同时希望垃圾场全面关闭。

    黄俊历:将改建垃圾转运站

    根据东甲县发展蓝图计划,木阁赤山垃圾场将改建成垃圾转运站。

    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政治秘书兼东甲区州议员黄俊历受询时证实,上述垃圾场已正式关闭。

    黄俊历:垃圾场将改为转运站。

    他说,该已严重饱和的垃圾场,早在2008年已被提出须立即关闭,而他曾多次在柔州议会提出这项问题。

    他指出,2013年期间,房屋地方政府也宣布该垃圾场已达饱和及须关闭,并等待拨款将之建造为垃圾转运站,与此同时须征用附近土地。

    “遗憾的是,这项建议计划直至上届大选前仍无法落实,而希盟州政府在半年前作出该座垃圾场须迫切关闭的决定。”

    随着垃圾场已关闭,入口处一个供监视进出车辆用途的亭子也被荒废。

    黄俊历说,一旦获得中央批准及拨款,垃圾转运站的建设将是采用先进设施,同时采取严格环境保护措施,免环境污染问题。

    这也意味,全新的垃圾转运站将设有先进污水抽汲系统及通风口等,确保污水和臭气不外泄,届时能有效处理整座垃圾场所制造的环境污染问题。

    不过,黄俊历强调,由于武吉巴庸垃圾场的兴建工程已遭到居民反对及被取消,在中央与州政府尚未找到其他合适地点或替代方案之前,该垃圾场改为转运站的计划暂未有眉目。

    租地处理大量垃圾

    黄俊历披露,东甲县议会目前是向拉美士县议会租借土地,以处理县内庞大容量的垃圾。

    他说,木阁赤山垃圾场已不甚负荷,不能继续使用,县议会每月须缴付租金给隔邻地方议会,充作租借土地处理垃圾的费用。

    当局在垃圾场入口处置放土埋场已关闭,公众禁止闯入的通告。

    他提到,由于运送垃圾到拉美士垃圾场有一段距离,这对南方环保有限公司与其他垃圾承包商而言,造成一定负担。

    他说,当局非常关注此事项或可能带来衍生非法垃圾堆的问题,因而县议员将会严格监督,以避免有不负责任承包商把垃圾丢在其他空地。

    无论如何,黄俊历促请民众应提高环保的意识,希望每个市民都身体立行分类垃圾,实践3R原则,即减少使用(Reduce)、 重复使用(Reuse) 及循环(Recycle)。

    蔡庆泰

    污水流入园地

    ★蔡庆泰(62岁,小园主)

    榴梿园地就设在垃圾场隔壁,我是在垃圾场关闭数个月后才听其他小园主透露垃圾场已停止运作,但却围锁起来,未有把道路重开放给小园主,致受影响的小园主须绕过我的园地到园丘。

    谁愿意每天吸入垃圾恶臭?这深深影响小园主及工友的健康,还有垃圾污水继续流入园地,伤害果树。

    李德秀(右起)与林添兴指通往园丘的道路遭罗厘辗压后严重损坏,希望当局修补。

    冀建先进垃圾场

    ★李德秀 (73岁,小园主)

    小园主闻臭整整17年了,过去多年无数次发出立即关闭垃圾场的声音,但没有下文,直至半年前,每天数百趟罗厘进出垃圾场及园丘的情景才消失,只是偶尔看见罗厘载枯枝到附近倾倒。

    垃圾场隔邻一个小园主因受不到恶臭,已把土地售卖给县议会,听闻当局继续征用附近逾20英亩土地,让人担心垃圾山是否重开?
    如果垃圾场重开,我们希望当局采用先进科投及设备兴建现代化垃圾场,免小园主继续承受垃圾臭味。

    李德秀指数层楼高的垃圾场污水,污染周遭环境。

    沟旁橡树全死

    ★李天赐 (72岁,小园主)

    垃圾场的污水流入园丘,导致靠近渠道两旁的各一排橡胶树全部死亡,损失惨重。

    今年初推掉橡胶树,翻种榴梿,同时栽种香蕉树,发现受污染地段有一半的香蕉树苗无法健康长大,开不出花。

    当局关闭了垃圾场,也应该做好一些善后工作,如净化水流,避免垃圾污水继续污染土壤及农作物。

    如山般高的垃圾场,虽然已关闭半年,仍不时飘来恶臭。

    传扩大垃圾场

    ★林添兴 (72岁,小园主)

    榴梿园与垃圾场距离约一公里,但过去10多年,每天都被迫闻垃圾臭味,垃圾山关闭后,恶臭味才减少许多。

    虽然说垃圾山已关闭,但偶尔会看见满载树木的垃圾车驶进垃圾场,加上听闻县市会的蓝图里,计划扩大垃圾场范围,让人担心垃圾场或随时重开,小园主难以摆脱臭味之苦。

    之前满载垃圾的罗厘每天川行园丘逾100趟,造成道路严重损坏,小园主安全受威胁。

    ⬇⬇ 相关新闻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