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油站赚外快 4岁儿趴趴走让人捏冷汗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一家人油站赚外快 4岁儿趴趴走让人捏冷汗

独家报导:黄慧琪
独家摄影:张来星



(新山9日讯)一场撞后逃,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一名网民日前分享,在油站遇见一名父亲带着4岁孩子到油站协助人添油,以赚取微薄生活费的贴文,引起热议,不少人都同情男童遭遇。


贴文评论有褒也有贬,有人认为用凭双手工作就值得赞扬。也有人认为不应深夜该带孩子出来,或是夫妻还年轻应该找正常的工作,而非一家人到油站工作等。

《中国报》记者昨晚走访网民点出的油站,发现这一家人确实在油站游荡,当时妻子在油站内与孩子看报纸,丈夫则在油站外协助添油者添油。

记者驱前了解,对方也礼貌点头回应,以及解释在油站的原因。

为避开爱妻及爱儿在家被欺负,刘记福(右起)带着郑佩妹,一家三口每天到油站赚取微薄生活费。
为避开爱妻及爱儿在家被欺负,刘记福(右起)带着郑佩妹,一家三口每天到油站赚取微薄生活费。

丈夫刘记福(41岁,住在乌鲁地南)受访坦言,早前他在新加坡巴刹从事运菜工作,2011年时因妻子郑佩妹(45岁)在古来沙令一带被撞后逃导致脚筋断,因妻子没人照顾且须定期复诊,因此他决定辞职回到新山工作。

刘记福说,他回到新山从事运输工作,原本每个月逾2000令吉底薪,但两个月前因公司生意不佳,雇主改成以日薪出粮,让他薪水大大减少。

“孩子明年要上幼儿园了,以目前的薪水来说根本不够,我才会晚间到油站协助人添油或询问是否要清洗车窗,赚取收入。”

“我并不是一直都在油站,担心会有人反感。间中我会到附近美食中心消磨时间,直到凌晨12时左右再回到油站,从垃圾桶中寻找铝罐拿回去售卖。”

刘记福声称,其一家人和从事建筑散工的弟弟一起居住,但因弟弟曾酗酒伤害过妻子,也担心弟弟会伤害孩子,因此才会把妻子和孩子都带到油站,并非一些网民说的无家可归。

2011年车祸后
在家没工作

兄弟曾为钱吵架,弟弟更用水果刀划伤大嫂。

郑佩妹声称,她自2011年车祸后花了两年复诊,当时一直在家没有工作。

她称,曾有一次丈夫要求同居的弟弟帮忙补贴水电费,岂料引起小叔不满,两兄弟因此争吵,小叔一时激动下,拿刀划伤她的手及胸旁。

她称,由于小叔酗酒,加上她孩子还小,为避免引起冲突,她自此之后就尽量避开和小叔独处,平时都带孩子到商场走走和休息。

刘记福说,以前就想搬出来一家人住,但开销太大,才打消念头,选择尽量减少碰面引冲突。

郑佩妹在2011年因被撞后逃,断了脚筋,无法做站立久的工作。
郑佩妹在2011年因被撞后逃,断了脚筋,无法做站立久的工作。

4岁孩子油站乱走
民众感叹“太危险”

4岁孩子在油站乱走,令网民和油站业者都感叹“太危险”!

根据油站职员透露,这家庭从开斋节期间开始在油站出入,但因看到这家人情况可怜,因此没有驱赶。

职员称这家人非常勤劳,除非下大雨,否则一定在晚上时间出现在油站,凌晨时段再度到油站寻找铝罐回收变卖。

职员坦言,曾劝过父亲不要带孩子来油站,毕竟油站很危险,但偶尔看到孩子黏着父亲的画面时也感到辛酸,不知如何是好。

他指出,自从网上有这家人贴文后,有2至3人曾到油站想给予帮助,但白天这家人都不在,热心人士只好离开。

刘记福(右)及郑佩妹(左)带着孩子共乘摩哆到油站及咖啡店捡铝罐。
刘记福(右)及郑佩妹(左)带着孩子共乘摩哆到油站及咖啡店捡铝罐。

慈善基金会提供援助

慈善基金会从面子书发现此事后,立刻到访并给予适当的援助。

慈善基金会会员纪先生说,他们从面子书上看到贴文,已第一时间到访和这家人联络,也给予一些粮食作为援助。

他坦言,这家人目前情况还算稳定,丈夫也有工作,因此该基金选择先帮助其他更多有需要帮助的人。

“我们也会和这家人保持紧密联系,担任谘询和辅助角色。”

另外,刘记福说,到油站协助添油或清洗车窗,偶尔会收到1或2令吉的薪资,但对方没有给小费也没关系,他可以当作和新朋友聊天消磨时间。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巴西古当毒气再现
你满意政府处理空污事件的表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