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主野树掀抢榴梿大战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无主野树掀抢榴梿大战

    (新加坡15日讯)林中静待榴梿落,一声“砰”响众人抢,无主榴梿被霸占!



    《联合晚报》记者于上星期四(11日)早上7时,到乌敏岛亲身体验一场抢榴梿大战。左边是四名在本地工作的尼泊尔外籍员工,右边是从本岛过来的阿嫂和阿叔三人组,七人在岛上的捡榴梿热点守株待兔,只要听到“砰”的一声,双方便会向朝声音的方向跑去,看谁先找到刚掉下的新鲜榴梿。

    在林中,只听到阿嫂声嘶力竭的朝队友喊着:“在你前面,再前面一点!”

    来自尼泊尔的外籍员工趁工作假日到乌敏岛捡榴梿,他们自带小刀在现场开榴梿品尝一番。
    来自尼泊尔的外籍员工趁工作假日到乌敏岛捡榴梿,他们自带小刀在现场开榴梿品尝一番。

    尼泊尔小组也用家乡话叫喊,让原本寂静的树林气氛升温,弥漫着紧张与刺激感。

    而在大约500米外的树林里,有一名李姓大叔(67岁,退休人士)选择远离“战场”,独自一人静静等待。

    他说:“这里的榴梿树少一点,但我不要跟他们抢。我早上等到下午四五点,捡10个都没问题,有时可以捡到16或18个。”

    经过约一个半小时后的争夺,尼泊尔团队共捡到30个榴梿,阿叔阿婶也捡到14个榴梿,李先生则捡到两个,大家都各有收获。

    每年7月榴梿季节,乌敏岛都会出现大批人潮到岛上捡免费榴梿,在记者乘搭进岛的小船上,12名乘客中有一半是捡榴梿客。记者环岛一圈,共看到16名公众到处捡榴梿,他们自备袋子、手套、扫子和刀子,工具非常齐全,有些人还会带上盒子,把榴梿果肉装在盒里带回。

    其中一位陈姓榴梿客说:“我每年都会来捡榴梿,这一季已经来第七天了,我家人都爱吃这种山芭榴梿。”

    乌敏岛村长朱玉春(74岁)受访时指出,过去几个星期每天都有捡榴梿客到访,周末时一天捡榴梿者会多达百多人。

    他说:“你走到哪里都会看到有人在守着,他们知道哪里有好榴梿树,你要跟他们抢一个都难。”

    到乌敏岛捡榴梿的公众一般都不会空手而归。
    到乌敏岛捡榴梿的公众一般都不会空手而归。

    态度恶劣欺负岛民

    捡榴梿军团摸黑上岛,还有管工负责监督,他们被指闯入岛民家范围捡榴梿,还态度恶劣欺负岛上老人。

    村长朱玉春指出,岛民并不介意公众前来捡一些榴梿自食或带回家,但近年来有一些“专业的捡榴梿军团”会在晚上或凌晨包船进岛,把榴梿带到岛外售卖。

    他说:“他们好像是有个公司,老板派外籍员工来捡榴梿,还有几个好像管工的人看着。他们会在树林里连夜守着,因为半夜最多榴梿掉。前两天甚至有个人跑进来我家的地方捡榴梿,我好声好气告诉他说这是有人的,他还大声骂我。”

    利润高吸引团队包船

    捡榴梿团队不惜高价包船进出岛,一趟可带回上百公斤的榴梿,再以每公斤10元转售给熟客。

    樟宜尾渡船合作社会长揭高财(71岁)受访指出,每年榴梿季节就是包船高峰期,有些顾客是在下午进岛,然后在凌晨包船载榴梿离开,有些则是在凌晨3时或4时包船进岛捡榴梿。

    揭高财说:“船夫是希望他们来捡榴梿,因为他们愿意花80元或100元包船,但岛上的居民就不希望他们来捡,在榴梿季节的时候,他们一次进岛可捡百多两百公斤的榴梿。”

    据他了解,这些专业的捡榴梿军团会把榴梿拿回新加坡各处售卖,一公斤价格可卖超过10元,利润非常高。

    百年树龄天然有机

    以前居民勤种榴梿,留下过千棵的老树,让乌敏岛成为本地“有机榴梿”盛产地。

    在乌敏岛土生土长的朱玉春形容,这些榴梿树在他小时候就有了,至少已有七八十年树龄,过百年的榴梿树也不少。

    他说:“乌敏岛的大伯公庙都已经150周年了,那时候就有居民,不管华人或马来人都有种榴梿,现在岛上有过千棵榴梿树。”

    乌敏岛居民郭亚妹(73岁)说:“我家门前的榴梿树是我家婆以前种的,旁边的几十棵则是家婆的朋友种的,都有上百年了。”

    朱玉春解释,以前乌敏岛上榴梿树虽多,但几乎每棵都有人认领和打理,所以并没有外人到岛上捡榴梿,但90年代时,大部分岛民搬迁离岛,岛上的榴梿树变成“无主野树”,慢慢的便吸引越来越多人前来捡榴梿。

    乌敏岛的居民形容岛上榴梿是全天然无农药的有机榴梿,味道虽不如猫山王般浓郁,却能让人唇齿留香,很多在甘榜长大的国人,都特别怀念这种山芭榴梿的味道。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