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頭條】萬孚新《村》原始 樸實 新國獲獎短片原來是“本地製作”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柔佛人頭條】萬孚新《村》原始 樸實 新國獲獎短片原來是“本地製作”

歐瑋倩(左2起)、謝侑宏和余欣平從主辦單位手中接過獎座。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學生團隊,到烏魯地南萬孚新村拍攝作品《村》短片時,其中一幕女童爬樹的畫面。

報導:吳振威
(受訪者提供照片)



(新山21日訊)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一組學生團隊,前往烏魯地南萬孚新村拍攝一個主題為《村》(Kampong)的短片,在新加坡全國短片比賽中揚威,榮獲最佳攝影獎。

這支《村》短片,採用樸實無華的拍攝,令短片更貼近新村生活。


《村》短片中的主人翁余欣平,是新加坡的童星。
導演歐瑋倩指導小演員們如何投入拍攝。

短片中有小演員們養雞、爬樹、在村內打跑嬉鬧,也有一起向三輪摩哆冰淇淋買餅乾筒雪糕等已經少見的畫面,處處見驚喜。

除片中主要小演員是來自新加坡的童星余欣平(8歲)之外,其餘皆是本地人,包括萬孚華小兩名學生陳宣穎(9歲,已轉校至培智華小)及岑芷萱( 9歲)。

《村》短片入圍新加坡全國短片比賽,並榮獲最佳攝影獎。

短片音效師盧俊源(24,數碼電影製作系大四)接受《中國報》訪問指出,該劇組有約十人,是來自新加坡南大數碼電影製作系及媒體系大二至大四的學生。

其團隊包括了導演兼剪接歐瑋倩(24歲,數碼電影製作系大四)、攝影師兼製作人謝侑宏(25歲,數碼電影製作系大四)及攝影師張英祥(25歲,媒體系大二)等人。

他說,由於短片沒有任何贊助,因此動用了最小成本來拍攝。

此外,為拍攝這支短片,團隊籌備大概花了半個月,用了一天進行拍攝,後期製作則長達一個月。

他說,《村》與他們畢業作品有少許關聯,但充其量可以說是外傳,最主要還是為了參加有關短片比賽而拍攝的作品。

陳順山:師生對《村》獲獎感到高興。

另一方面,萬孚華小董事長陳順山指出,據他了解,為了這次的作品,攝製團隊面試了約十名小學生。

他說,學校師生及村民對於鄰國團隊的作品獲獎,感到很開心。

《村》短片中主要工作人員及演員,歐瑋倩(後排左起)、謝侑宏、張英祥、余欣平(前排左起)、陳宣穎和岑芷萱。
李寬座:烏魯地南萬孚新村,仍保留着原汁原味華人傳統新村面貌。

村長:有助推動生態旅遊

萬孚新村村長李寬座指出,《村》短片獲獎,對於該村致力推動的生態旅遊,起到很大幫助。

他說,萬孚新村是少有的城市鄉村,仍保留着原汁原味華人傳統新村面貌。

“新村內仍保有許多30至50年前華人新村的樣貌,在影片中,我們還能看到有一口古井。”

他說,萬孚新村的地理特殊,距離烏魯地南市鎮只有5公里,從新山市區前往只有20公里,但卻保有與城市化完全不同的面貌。

“在面對漸漸都市化的步伐中,萬孚新村也面對人口不斷外遷的問題。”

他希望藉著這部短片得獎,也喚醒更多人多支持新村文化,希望新村不會消失在時代的洪流中。


(取自萬孚華小面子書專頁)

岑芷萱(左起)、陳宣穎和余欣平在拍攝吃雪糕場景時,玩的不亦樂乎。

彷彿回到80年代新加坡

*團隊的話*

萬孚新村是我們2018年12月期間拍攝的畢業製作《毛毛》的主要地點。

當初我們路過一段小路,一進入新村主要入口時,彷彿穿梭回到80年代的新加坡。

我們當下決定,這就是我們的影片所需要的場景。

這座新村保存良好,村民們也非常地熱情,使得我們的畢業作品得以順利完成。

因此,2019年初籌備參賽影片《村》時,萬孚新村便成為我們的不二選擇。

我們拍攝這部短片一來是為了讓在鄉村長大的新加坡民眾回憶起他們的鄉下時光。

新加坡都市化後的年輕一代都在鋼骨水泥中長大。

因此我們也想借這部影片,向這群新生代介紹當時的鄉下生活。

同時,我們也想從影片中展現,相較於我們現代快節奏的生活,鄉下的簡樸生活也能帶來如此多的歡樂。

謝侑宏(左起)、余欣平和歐瑋倩代表設置團隊領獎。

↓↓相關新聞↓↓

↓↓最近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政局諸多紛擾 國慶日你會掛國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