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鱼群死亡 影响收获 “母河”污染 渔民怎办?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鱼群死亡 影响收获 “母河”污染 渔民怎办?

    哥柏河流污染,导致巴西古当柏立吉亚齐甘榜居民捕鱼量减少。
    巴西古当柏立吉亚齐甘榜居民被迫要往2、3海哩的外海捕鱼,出现入不敷出情况。

    地点:巴西古当柏立吉亚齐甘榜



    报导:林健海
    摄影:李再辉

    (新山30日讯)养活好几代人的河,因为受污染,河上人家不知何去何从。

    对于住在巴西古当柏立吉亚齐甘榜(Kampung Perigi Acheh)的居民来说,哥柏河(Sungai Kopok)是他们的“母河”,这条河让当地居民捕鱼或养殖,足以养活一家人。

    然而居民申诉,过去7个月,该河流受严重污染,河水不再清澈,而最近3周,每次下大雨后,河水退潮时,河流更泛黑带异味。

    村长更指出,今年已发生至少5次鱼群死亡事件,影响居民生计。

    哥柏河旁的柏立吉亚齐甘榜居民,都在此河捕鱼或养殖,以养活一家大小。

    据了解,哥柏河与金金河衔接,出海口为柔佛海峡,而河旁的柏立吉亚齐甘榜居民,都在此河养殖或捕鱼。

    柏立吉亚齐甘榜有122户家庭,共532人,两户为华裔居民,其他则为巫裔居民,主要以捕鱼或养殖为生。

    《中国报》记者走访该甘榜观察,当地居民反映,十年前这里河水清澈鱼群可见,不需要出海就能收获一天80令吉至100令吉的收入,足以养活一家。

    居民指出,河流被污染后,今年开始鱼获大减,收入只有20令吉,这迫使他们要往外海捕鱼,由于外海距离2、3海哩,开始入不敷出。

    居民发现哥柏河的螃蟹死亡。
    居民也陆续发现鱼群陆续浮尸水面。

    这也导致许多年轻人无法以捕鱼为生,开始到附近工厂寻职。年老的渔民虽然想结束捕鱼业,往外觅职,但因为没有文凭,无法到工厂工作。

    居民指出,柏立吉亚齐甘榜入口就是丹绒郎萨工业区尼邦3路,附近工厂林立。

    他们说,以往没有这些工厂,河流还清澈见底,甚至有鳄鱼出现。

    奥斯曼:今年已发生至少5次鱼群死亡事件。

    奥斯曼:今年发生5次鱼群死亡

    柏立吉亚齐甘榜村长奥斯曼(56岁)指出,今年当地已发生至少5次鱼群死亡事件。

    他说,第一次在2月3日、第二次在4月25日,5月共发生两次,第五次则在最近7月,其中长达16天都有鱼群陆续死亡。

    奥斯曼指哥柏河已发生至少5次鱼群死亡事件。

    “被捞上的鱼群达2到3公斤。除了鱼,我们也发现有螃蟹死在河边。”

    他透露,这些事件发生时,哥柏河都飘着污染物,也发出恶臭。

    他说,由于最近河水泛黑,他接获居民投诉后,向柔州环境局反映,当局派人收集河水样本后,至今没有汇报结果。

    阿尤依斯迈申诉双手发痒、肿胀及脱皮。
    阿尤依斯迈的双手经治疗后,还会发痒及发烫。

    疑沾染化学物质
    渔民双手发痒肿胀

    疑用哥柏河水洗船,再出海捕鱼沾染到化学物质,渔民申诉双手在3个小时后,开始发痒及肿胀。

    渔民马阿尤依斯迈(63岁)指出,他从事捕鱼工作已有30年。

    他说,他于7月6日上午7时左右准备出海捕鱼,先用哥柏河水清洗船只,便开船在哥柏河一带进行例常的捕鱼工作。

    他说,在撒网过程中,双手也被河水弄湿,在捕鱼后,上午10时左右他发现双手开始发痒,他用手抓后,双手开始肿胀。

    他说,虽到诊所治疗后消肿,但一个星期后双手开始脱皮、发烫及出现烧伤痕迹。

    阿尤依斯迈的女儿慕妮(39岁,家庭主妇)指出,担心父亲双手会患上皮肤癌,因此决定再带父亲到新山班兰医院进行抽血检查,确定父亲的病因。

    钟少云:将向杨美盈反映。

    钟少云:将向杨美盈反映

    公正党地不佬区国会议员钟少云指出,他上个月接获柏立吉亚齐甘榜居民投诉,哥柏河泛黑及恶臭后,也亲往了解情况。

    他说,将向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反映此事。

    他接受《中国报》访问,这么指出。

    他希望居民协助找出污染河的肇事者或工厂,再由环境局展开执法行动。

    他不排除,涉嫌倾倒有毒废料的工厂,都在晚上,也无从下手。

    “毕竟当地居民比较方便找出,一旦发现那间工厂,可以马上给我们资料,我们来执法。”

    法依斯

    河流出现泛黑

    法依斯(31岁,居民)

    捕鱼是我的兼职工作,我以垂钓小鱼为主,市场上有这个需求。

    最近哥柏河流出现泛黑情况,导致鱼群死亡,渔民鱼获量大减。

    希望有关当局能把河流清理干净。

    再里

    养殖鱼都死光

    再里(66岁,退休渔民)

    2012年时,我有养殖河边鱼,包括鱼、虾及螃蟹,当时让我养大4个孩子。

    后来,河水受污染,我的鱼也死光,我什至报警备案,现在在这条河要难捕到鱼。

    赛达迪

    工厂丢弃废料

    赛达迪(52岁,海参养殖)

    每当下大雨时,凌晨3时至4时左右,居民发现有工厂涉嫌丢弃化学废料。

    河流污染情况已多年,最近3个星期特别严重,河水出现泛黑情况。

    我有养殖海参,每只海参售价要20令吉,结果河水受污染,2000只海参死完,损失4万令吉,令我非常心痛,投下的心血都被毁了。

    阿都拉欣

    找工填补收入

    阿都拉欣(63岁,渔民)

    以前可捕获许多的鱼,除了自己吃,还可卖给别人,如今河流污染,鱼群死亡,我们被迫要到外头买鱼。

    而且,我需找其他工作,来填补收入。

    马兹迪

    收入难以维持

    马兹迪(46岁,渔民)

    河流受污染,导致捕获的鱼减少,收入难以维持家用。

    我也想到工厂工作,但是因为没有文凭,所以打消这个念头。

    渔民以往在哥柏河捕鱼就能养活一家,河流污染后,甚至要到外头买鱼来吃。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