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罗厘进进出出50趟引擎声扰人 尘埃尘满天飞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柔佛人头条】罗厘进进出出50趟引擎声扰人 尘埃尘满天飞

棕油厂与居民的住家相近,每天进出工厂的罗厘川行量逾50趟次。

【地点:武吉巴西金枝村】



报导:刘美娇

(麻坡13日讯)满载油棕果罗厘深夜“排队”至清晨,等候进入棕油厂下货,扰人清梦,严重影响村民起居。


武吉巴西金枝村与一家棕油厂为邻,村民申诉过去30年饱受异味之苦,长期面对空气与水源污染问题。

由于该村是进入棕油厂必经之路,每天满载油棕果及棕油的罗厘与油槽车进出非常频密,尤其油棕果丰收季节时,每天川行次数超过50趟次。

工厂处冒出浓浓烟雾,居民担心对健康不好。

村民向《中国报》申诉,自一年前开始,几乎每天从晚上10时开始,就有罗厘或拖格罗厘泊在住家前路旁,且有关罗厘是一整晚开启引擎,阵阵引擎噪音严重干扰家人睡眠,令邻近逾10户居民苦不堪言。

村民指出,当局规定仅限运载5吨以下的商用车量经过村子的公共路段,但有关罗厘已超载,有者甚至承载数十吨重油棕果,不但霸占道路、辗坏道路,也阻挡视线,威胁村民安全。

他们说,面对巨无霸“威胁”,每经过该路段时,车辆都得退让。

居民指拖格罗厘超载,威胁村民安全。

村民指出,从村口转入该工厂长逾100公尺的道路沾染油渍,也出现路洞,以致常发生摩哆骑士失控滑倒意外。

为小孩安全着想,家长都禁止孩子在户外活动,由于该村金枝华小与工厂距离很近,村民也担心污染问题影响学生健康。

他们申诉,该村的空气污染情况严重,居民都不敢开启门窗,否则住家桌面、家具及地面等,都会染上一层粉尘及油渍,须费时费力清理。

有者申诉,从工厂流出的污水,破坏园地的土质,甚至毒死农作物,损失惨重。

阮添滨展示村民与厂方多次会面的记录资料与文件,包括厂方随后发给供应商和司机的交通守则通告。

路口筑栏杆禁止大罗厘

为捍卫村民的安全,村民或合力在路口处筑起栏杆,禁止运载5吨以上罗厘驶入。

居民阮添滨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披露,上述污染与噪音,还有重型车辆干扰村民生活的问题已困扰村民许久,加上最近发生数宗村民骑摩哆跌伤意外。

“村民为此联合力量,曾多次与厂商会面反映问题。”

进入棕油厂的路口处,可见禁止运载5吨重量货物以上的车辆进入,村民或迫不得以下,自行筑起栏杆阻止拖格罗厘进出。

据了解,今年4月,武吉士南邦州议员拿督沙鲁丁在未受委为柔州大臣前,也曾协带环境局官员前来协调问题。

他指出,厂商曾表明在3个月内,尝试解决各项问题,包括维修与清理道路、禁止罗厘超载及超速等、减少黑烟与排出污水等,但至今仍没有采取有效对策。

阮添滨指出,村民已忍受臭味问题多年,如今还被迫面对罗厘干扰大家生活及安全的问题,无论大人或小孩的生活作息深受影响。

他提到,倘若厂方没有诚意改善问题,村民可能会自行筑起栏杆,禁止拖格罗厘或大型的罗厘进出该路。

村民希望各有关部门包括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交通部及原产品能关注此事。

每从深夜至清晨,金枝村可见罗厘排队及泊在家门前,由于司机没有关上引擎,阵阵引擎声响干扰村民睡眠。

提升系统 遵守环境局规定 

厂方强调,该棕油厂已积极采取各方面措施,改善问题。

该厂发言人指出,该棕油厂已逐步提升空气污染与废水排流的控制系统,同时遵守环境局规定。

他解释说,该厂使用的燃料是自给自足,每在采用油棕果纤维和核壳来产生高压蒸气发电的首1小时至1小时半内,从烟囱处难免会喷出黑烟,但之后排放的烟都是经过滤。

他说,为避免同时排出太多烟,加上风向因素吹向住宅区而影响村民,厂方目前已积极训练操作员,有效控制排烟量。

居民指村内沟渠水污黑一片,破坏农作物。

至于废水排流方面,他指出,近期旱季,河流及沟渠水位低,致从工厂流出的废水的污黑色泽更明显。

“厂方将在近日安排员工挖深及清理沿河和渠道的阻塞物和河床,确保排水通顺。”

他补充,该厂也根据当局指示,投注巨额购置一台生化需氧量(BOD)废水测试系统的机器,料10月正式操作。

他提到,有关工厂发出噪音的投诉,厂方将加强隔音设备。

他提到,该厂已严格控制自家工厂的罗厘载货量,至于从各地供应商派来的罗厘载货量与时间,则在工厂控制范围外。

无论如何,该厂已在与村民会面后,立即发出通知要求供应商车辆在村内行驶时须遵守50公里时速、不能超载、熄灭引擎等。

另外,为了避免罗厘车龙,该厂已增加油棕果集收空间3倍之多,确保罗厘快速卸货。

年迈的方玉莲,无能力每天爬上冰箱抹擦相信是棕油厂飘来的粉尘油渍。

家与工厂为邻
方玉莲 (70岁,家庭主妇)
我家与工厂只差数十步路,这数十年来已习惯从工厂传来的臭味与黑烟,偶尔还会发出似机器爆炸的巨响,非常吓人。
平日尽量少开门窗,因担心从工厂飘来的粉尘会弄肮地面及家具,我刚动过心脏手术,现在都不能爬到高处擦家具,冰箱上已堆积一片污黑的油渍。
最令家人受不了的是,数十辆罗厘泊整夜在屋前路旁,发出引擎噪音,令人无法安眠。

路面染上油渍
侯先生 (70岁,自雇人士)
金枝村住有约30户人家,是一个小村子,但空气已不再清新。
数年前,我们因受不了棕油厂处飘来恶臭及烟尘,加上为方便载送孩子上学,一家迁出村庄至武吉巴西。
那些罗厘有时晚上,有时三更半夜就排成一排等候工厂开门,且进出的车速极很快,路面也被染上油渍,对村民安全构成威胁。

谢露

工厂污水很臭
谢露 (48岁,家庭主妇)
4年前我刚嫁到这个村子来时,非常不习惯这里的阵阵刺鼻及有异味的空气,经常头晕,现在已习以为常,但仍担心长久下去会危害健康,尤其小孩及老人身体或承受不了。
从工厂流出的污水又黑又臭,有时还可见沟渠满溢及冒烟,果园旁逾13棵榴梿树疑也因环境污染而枯死,周围的土质也疑被破坏,不再适合栽种。

从学校远望可见工厂处排出浓浓烟雾,村庄空气不再清新。
居民指住家前道路长期遭罗厘辗压而不再稳固。
村民指油棕果从超载罗厘上掉落至沟渠处。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政局诸多纷扰 国庆日你会挂国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