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富商私生子 男子爭3000萬遺產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大馬富商私生子 男子爭3000萬遺產

(新加坡24日訊)獅城男從小隻知自己是馬國富商之子,直到父親心臟病發突逝,赴馬奔喪途中,母親才告知隱藏逾30年的身世秘密,揭露他其實是私生子。他如今越堤與同父異母姐姐爭奪1000萬(約3000萬令吉)遺產。



31歲的許岳龍(前銀行職員)告訴新加坡《新明日報》,父親許誠家是馬來西亞人,在新馬兩地都有生意,30多年前在獅城經商時,和母親從老闆下屬的關係發展成戀人,1985年擺酒席,4年後生下了他。

“我們一家三口過去30年來和一般家庭無異,雖然父親定期往返新馬兩地,但他周末都會回家陪我們。他就如同其他父親一般,陪着我成長。”


許岳龍向記者娓娓道來他如何知曉自己的身世。

他透露,75歲的父親近幾年心臟不好,較常居住在馬國,每幾周或一個月才會返新,今年3月23日突然在馬國住家心臟病發突逝,他和母親卻是在一兩天後看到本地訃告,才得知噩耗。

“我在他過世前一天還跟他通過電話,當時也是和平常無異的交談,沒想到爸爸走得這麼突然。”

他和母親當下趕往設在馬國的靈堂,豈料母親竟在途中告知他一個隱藏了逾30年的秘密。

“母親告訴我,父親另有家室,我還有個同父異母的姐姐。我那時想不了那麼多,只顧着拜祭父親最後一面,我們到了靈堂後,為了避免出狀況,也不敢表明身份,希望父親能走好。”

母子倆返新後,許岳龍輾轉得知父親未留下遺囑,姐姐在馬國當地申請遺囑認證,他便趕緊申請凍結遺囑認證,並嘗試聯繫姐姐表明身分,想要討論父親的遺產事宜,但姐姐不願商談,目前正在申請撤銷凍結令。

“爸爸在馬國的房產、工廠、公司股份等,保守估計至少3000萬令吉(約1000萬新元)。我沒想要全部,僅想要回應得的就足夠。”

許岳龍出示父親和他們母子的多張合照以及他的出生證。

出生證填叔叔為父
盼先斷絕“父子”關係

出生證當年填上叔叔為父,獅城男盼叔叔能與他斷絕“父子”關係,他才得以“正名”。

許岳龍說,他一路來都未察覺出生證上的名字並非父親本人,直到這次的爭產案件,因此當務之急就是要證明這段父子關係。

“我只要把出生證上的名字糾正過來,就可引入其他證據,例如父母的婚照、自己從小到大和父母的合照、生活中錄製的視頻等,證明父子關係。我早前已經要求叔叔撤除他的名字,但他一直推搪。”

記者周五晚聯絡上許誠家的弟弟許誠旅,也就是許岳龍出生證上填寫的”父親“,被問及許岳龍時,他卻反問對方是誰,宣稱不認識他。針對遺產和出生證之事,他僅表示不方便置評。

母子倆在父親過世兩三天後看到訃告才知噩耗。(受訪者提供)

叔叔姐姐不願透露父親的骨灰在哪裡,獅城男在廟宇自設牌位祭父。

許岳龍透露,雖然叔叔和姐姐都知道他的身份,但對他們母子兩十分冷淡,甚至連父親的遺體在火化後,骨灰的擺放位置也不願透露。

“我們至今也沒辦法拜祭爸爸,只好先在一間廟宇內擺放爸爸的牌位。

同父異母姐反駁:父母在一夫一妻制下結婚40年,即使父與起訴人母親真有任何關係,也是不正當的關係,無權繼承父親遺產。

根據本報掌握的法庭文件,姐姐針對弟弟的宣誓書做出回應時說,父親生前和自己的母親維持着一夫一妻婚姻關係,相信父親當時沒有法律資格與第三者結婚。

姐姐也出示父親在2018年的報稅表格,指表格上僅寫了自己母親的名字,並否定弟弟母親和父親的“婚姻”。

原本申請到父親的馬國鋼鐵公司上班,結果未開工就被辭退,獅城男打算向馬國工業法庭求助。

許岳龍告訴記者,他在父親過世後就申請到父親位於馬國的鋼鐵公司上班,原本已被錄取,怎料卻在上個月29日突然接到解僱通知。

他表示,自己並沒有犯下任何錯誤或任何不當行為,認為自己在沒有任何警告下被終止,並不公平。

“我相信我遭解僱的原因和近日的家庭糾紛有關,而我的叔叔也參與其中。”

許岳龍指稱,負責聘請他的上司也遭叔叔恐嚇,要她解除他的就業合同和工作準證,否則就報警並對她採取法律訴訟。

⬇⬇ 相關新聞 ⬇⬇

⬇⬇ 最近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今年中秋節
你會花多少錢買月餅贈親友?
中秋節將至,本地華裔逢節都有贈禮給親友的習慣,今年你會花多少錢買月餅贈親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