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老妇继承6亿遗产 家人争当代理人 打官司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失智老妇继承6亿遗产 家人争当代理人 打官司

(新加坡11日讯)八旬失智老妇继承2亿元(约6亿令吉)遗产,家人争当代理人闹至终审法院,两个妹妹指老妇遭自己所生的幼女、女婿摆布,成功撤销夫妇的代理资格,两人早前唆使老妇设立的信讬也被裁定无效,待老妇过世后可得的1000万元(约3000万令吉)泡汤。



这名老妇年轻时在英国受过教育,毕业后曾到银行工作,婚后育有二女一子,长女是家庭医生,排第二的儿子是在香港执业的律师,幼女是精神科医生。

她的丈夫在2007年过世后,三名孩子的关系更为恶劣,尤其是儿子和幼女。老妇为了这事很苦恼,写信规劝他们和好。


老妇继承2亿元遗产,家人争当代理人闹至终审法院。(档案)

老妇的父亲在2004年去世,她继承了约两亿元的庞大遗产,但她之后作出连串让两个妹妹担心的事,包括搬离新加坡到香港与幼女和女婿同住;跟另两名子女及其他兄弟姐妹断绝联系,家人无法接触她;甚至设立一个信讬,把1000万元立给幼女,将另两子女排除在外,还作出矛盾指示,要银行将她的资产全转到另一家银行。

老妇的两个妹妹,于是在2011年起诉外甥女夫妇(即老妇的幼女和女婿),指老妇失智被摆布,要申请当代理人,可老妇认为自己心智健全,与幼女和女婿反对。

老妇、幼女和女婿上诉反败为胜,她的两妹妹不服再上诉,终审法院最后裁定老妇因为心智受损加上居住的情形,导致她缺乏心智能力作出决定,因而委任由会计师、律师和银行业者所组成的专人团队,成为老妇的代理人,处理老妇的资产事务。

专人团队起诉幼女夫妇

专人团队事后针对2010年设立的信讬起诉幼女夫妇,认为是他们唆使老妇设立信讬、转移资产、阻止老妇接触可协助她作出独立决策的人,违反了受托责任,向他们索偿。

该信讬的用途为终身赡养老妇,幼女是保护人,待老妇过世可获得1000万元当赠礼。

根据最新诉讼的判词,高庭法官依据当年的终审结论,包括老妇早已有信讬在身,2010年信讬的设立原因不明、加上强而有力的证据显示,若老妇可独立做决定,会想和妹妹及其他孩子有所接触,进而下达老妇是在教唆下设立信讬的裁决。

基于本案援引心智能力法令,老妇和其他当事人的身份都保密。

聘重量级律师打官司

老妇的两妹妹和幼女女婿对立,各聘重量级律师打四年多官司,事后要求辩方支付353万元(约1059万令吉)律师费。

当年的官司从家事法庭打到高庭,再从高庭打到终审法院,两个妹妹和幼女夫妇聘请的都是重量级高级律师,诉方有萨吉星吉尔(SarjitSinghGill)高级律师,老妇由杨康海高级律师代表,女儿和女婿则通过李永铭高级律师打官司。

官司在2015年落幕,两个妹妹在隔年先是向辩方索讨467万元(约1401万令吉)的律师费,半年后减至353万元,是原有估价的6倍,但法庭认为这个价码太高,最终只肯批下87万余元的数额。
不可告人的动机?

两个妹妹指外甥女夫妇有“不可告人的动机”,却被老妇反指受她的儿子教唆,要争夺财产。

终审法院判词指出,两个妹妹相信老妇从2010年10月底起受外甥女夫妇不当的影响,事件牵涉到“不可告人的动机”,所以在2011年2月向家事法庭申请当代理人。

辩方当年的立场是,老妇只是轻微的认知受损,不至于剥夺她的决策能力。老妇认为两妹妹是被她儿子教唆,才申请当代理人,因为儿子要夺取她的财富。

不过,两妹妹和支持者都表明,他们对老妇的钱没兴趣,是老妇的幼女夫妇要操纵她,以便得到她的财产。

⬇⬇ 相关新闻 ⬇⬇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今年中秋节
你会花多少钱买月饼赠亲友?
中秋节将至,本地华裔逢节都有赠礼给亲友的习惯,今年你会花多少钱买月饼赠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