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跪认错又再借! 华裔夫妇忍痛与儿脱离关系 | 柔佛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下跪认错又再借! 华裔夫妇忍痛与儿脱离关系

(新山17日讯)青年误交损友,屡向大耳窿借贷,父母无能力再为他还债,忍痛宣布脱离关系。



据了解,欠债儿目前也疑涉及新加坡大耳窿案,遭新加坡警方扣押在樟宜监狱,至今和父母失联。

46岁商人夫妇蔡文其和郑薇诗(住在新山御景园)今日在马华新山区会公关服务与投诉局主任郑志文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宣布与现年21岁长子蔡镇泓脱离家人关系。


蔡文其指出,儿子于高中三毕业后,受朋友邀约从事殡葬业工作,并且工作一年半左右。直至去年,有大耳窿致电,指其儿子欠债而追债。

郑薇诗指出,儿子当时称是帮朋友做担保人才会惹上麻烦,为解决问题,夫妻俩就帮儿子还清3000令吉债务。

“未料一个月后,又有大耳窿登门追债,此时儿子称工作业绩需先垫钱,所以才借贷,以致我们前后共为儿子缴还8万令吉债务,事后也将儿子银行户头关闭,避免儿子再借钱。”

她指出,为让儿子重新生活,便把儿子送到新加坡工作,而儿子每月薪水逾2000新元(逾6000令吉)。

“我们让儿子到新加坡工作,希望让他培养独立,别再依靠父母,儿子平日也不需给家用,所以我觉得他生活开销应不成问题。”

蔡文其说,直到本月6日晚上9时许,他工作回家,发现铁门贴著大耳窿向儿子追债字条,紧接本月8日,大耳窿再到其家丢了20张儿子的身分证和工作准证复印纸张追债,因而他得知儿子又再借大耳窿。

郑薇诗无奈称,儿子曾承诺不再借贷,也曾下跪认错,对于今次重蹈覆辙,夫妻心力交瘁,决定与儿断绝关系,盼大耳窿们勿再骚扰。

蔡文其(左)因无法忍受被大耳窿骚扰而报案,右为郑志文。

父母不知儿子被捕

大耳窿上门追债骚扰,夫妻欲找儿子,方从儿子公司处获知,儿子已遭新加坡警方逮捕。

郑薇诗说,大耳窿上门追债后,她和丈夫曾到移民局查看儿子出入境记录,显示儿子未出境,但事后她找到儿子上班的公司,再从公司处获悉儿子已于本月初遭新加坡警方逮捕。

她说,儿子常称要工作加班累,一年回家不到5次,上一趟回家是8月中旬,儿子后来称8月29日至30日要回家,但最后没回家,也失去联系。

“儿子习惯报喜不报忧,我也无法掌握孩子生活实况,但我觉得儿子误交损友。”

她也透露,在帮儿子还债期间,也曾有大耳窿透露,儿子撒谎说是父母要用钱才借贷。

针对儿子屡借大耳窿目的,夫妻俩声称不知晓,因夫妻平日也会给儿子零用钱,儿子也不曾说不够花,再加上儿子没赌博,也有稳定工作。

蔡文其的21岁长子蔡镇泓。


摄影: 吴燕萍

3组阿窿追债   不敢看短讯

夫妻因深陷恐慌情绪中,不敢看大耳窿的追债短讯。

蔡文其坦言,近期向他们追债的大耳窿估计至少3组,并且儿子此次也疑欠下至少1万5000令吉债务。

“去年我帮儿子缴还逾8万令吉债务后,已无力再帮儿子了,希望大耳窿别再打扰我们。”

郑志文也呼吁家长关注孩子交友情况,若发现孩子误交损友,应立即要孩子和损友断交。

他坦承,孩子若误交损友,出现离家或叛逆行为,很可能随时会出现向大耳窿借贷情况。

他说,事主被阿窿骚扰报案后,警方似乎毫无跟进举动,希望警方可采取适当举措,保障事主一家的安全。

⬇⬇ 相关新闻 ⬇⬇

⬇⬇ 最近新闻 ⬇⬇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1星最不满意,五星最满意)
◤2020财政预算案◢快来投选!你的满意度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