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案後用“殺人浴巾”洗澡 被告揭女護士好賭 為她花很多錢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干案後用“殺人浴巾”洗澡 被告揭女護士好賭 為她花很多錢

案發後,被告卜順和在多名警員的押送下,被帶回案發現場重組案情。(檔案照)

【男子求愛不遂掐死女護士】續審

(新加坡20日訊)循環路先殺後“奸”案昨早(9月19日)續審,被告在庭上揭露女護士好賭,聲稱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錢,讓她滿足賭癮,豈料發現她與其他異性來往,讓被告向友人抱怨一切“不值得”。



《聯合晚報》前天報道,轟動一時的循環路命案本周在高庭開審,現年51歲的被告卜順和面對三項控狀,指他於2016年3月21日中午12時15分至5時49分之間,在循環路某組屋單位勒死28歲中國籍女子張花香,然後企圖性侵屍體。

根據控方的立場,被告一廂情願把女護士當作女友,但後者沒有領情,也沒與他發生過親密關係。案發當天,被告兩度嘗試與女護士親熱不果,接着聽到後者親口承認與其他男子來往與親熱,當下動殺機。


被告的房東蔡永雄前午供證時指出,被告親口告訴他,“花香”是他的女友,被告也會徵詢房東同意,帶死者回他所租下的組屋卧房。

昨早供證的鐘健齊則是被告的朋友,被告在案發後把部分私人財物脫售給他。鍾健齊供稱,他知道被告與“女友”會在休假日出門,被告也告訴他,自己花很多錢在死者身上,死者則把錢拿去賭博。

案發後,被告逃亡至馬來西亞,在那裡撥電給房東。房東指出,被告在電話中承認殺害死者,導因是兩人案發當天為死者賭博的事情吵架。

根據呈堂電話錄音,被告也向房東抱怨,發現死者背着他與其他異性見面。他說:“就是有牽手……所以,不值得,她花了我那麼多的錢。”

2011年左右,被告與比他小19歲的死者在濱海灣金沙當餐廳職員時認識。死者當時修讀護士課程,畢業後到國大醫院工作,與被告繼續保持聯絡。兩人定期出門吃飯與逛街,被告也經常送她禮物。案件續審中。(部分人名譯音)

死者是在國大醫院當護士的中國籍女子張花香。(檔案照)

用‘殺人浴巾’洗澡

被告涉嫌犯案後,用勒死護士的“殺人浴巾”來洗澡,逃往馬國時也把浴巾帶在身上。

控方指被告動了殺機後,找出一條淺藍色浴巾,從後襲擊死者,勒住她脖子長達兩分鐘,直至她臉頰“變黑”和斷氣。原本坐在按摩椅上的死者,也從椅子跌至地板上。

根據控辯雙方所同意的案情,案發後的傍晚,被告清洗自己與死者的衣服後,還用早前用來殺人的浴巾來洗澡。

隔天早上,他開始收拾行李,準備潛逃至馬來西亞,除了收拾衣物,他也把殺人浴巾帶在身上。

被告辯稱一時‘火燒頭’才犯案

被告辯稱,他非蓄意殺人,案發時“一時衝動”和“火燒到頭”,才錯手勒死女護士。

被告的上司與房東前天先後供證,根據他們的說法,被告為人隨和、安靜,也很勤奮。當得知他涉嫌犯下謀殺案,房東感到非常驚訝。

根據被告案發後與房東的對話,房東頻頻勸被告自首,被告則稱自己當時是“火燒到頭”,才會勒死護士。

由於護士是死在房東住家,後者稱他如今嚇得不敢回家,被告表示對於連累房東感到抱歉。

心理衛生學院精神科醫生潘文仔昨早供稱,被告接受精神評估時堅稱,自己非蓄意殺人,而是“一時衝動”才會犯案。但被告向醫生承認,當他出手勒死者脖子時,他清楚知道這麼做會導致死者喪命。

 

文:《聯合晚報》

 

⬇⬇ 相關新聞 ⬇⬇

⬇⬇ 最近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1星最不滿意,五星最滿意)
◤2020財政預算案◢快來投選!你的滿意度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