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丢垃圾、随地便溺、醉酒闹事…… 居民希望外劳搬走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乱丢垃圾、随地便溺、醉酒闹事…… 居民希望外劳搬走

外劳在家中饲养鸡,每逢下雨时都会有鸡粪味。

报导/摄影:廖锦荣



★地点:乌鲁地南烈光镇★

(新山22日讯)乱丢垃圾、随地大小便、醉酒闹事……,外劳住在围篱住宅区,衍生不少问题,居民希望外劳集体搬迁,还当地一个宁静。


位于乌鲁地南烈光镇沙佳2路至17路的围远篱住宅区,共有647个单位,当中超过200个单位租给外劳居住,衍生不少民生问题。

每逢週末或假日,都会有外劳聚集户外。

烈光镇(沙佳区)居民协会聘用的保安主管乌达亚马(28岁)向《中国报》申诉,该住宅区这数年间陆续迁入许多外劳,影响居民生活起居。

他说,这些外劳每逢假日或週末便会聚集酗酒,从早一直喝到深夜,间中还会大声聊天甚至是播放音乐,使居民难以入眠。

外劳们将垃圾随意丢弃,十分不卫生。

“更甚的是,外劳们的卫生概念极差,常常将吃完的饭盒或厨馀,直接弃入水沟,或是仅包裹起来放在屋外,等待清理垃圾员工清理。”

乌达亚马:希望外劳们尊重当地居民,照顾卫生。

乌达亚马指出,这批外劳都是来自烈光镇工业区的厂家聘用,他们也尝试向厂家反映,但皆未有下文,更有厂家将责任推向外劳仲介公司。

外劳养鸡问题,更是招来蛇的出没。

他坦言并非歧视外劳,只是要求居住的外劳尊重当地住户,一同爱护环境,照顾卫生。

此外,居民迪亚古(驾驶员,46岁)受访时说,经常有醉酒的外劳踢其他住户铁门,或者将酒瓶垃圾丢入住户的家中。

迪亚古:外劳醉酒后,会踢居民住家铁门。

他说,每逢这些外劳聚集时,都是十多人一起,虽然居民们多有怨言,但都不敢上前理论。

“我们一般上会寻求警方的协助,但警察一旦离开后,事情便周而复始不停地循环重複发生。”

山苏:居民可以向移民局反映外劳情况。

山苏:可找移民局协助

诚信党新山市议员山苏建议,烈光镇沙佳区饱受外劳问题困扰的居民,可以向移民局寻求协助。

他指出,外劳居住及衍生的社会问题,并不在新山市政局的管辖范围之内,而是移民局的责任。

他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坦言,若民众发现外劳在当地做生意,或进行买卖,则可以联繫他或新山市政局,让当局採取行动。

惟山苏披露,他截至目前为止,仍没有接获相关的投诉案例。

刘先生

住家水沟常堵塞

刘先生(55岁,电工)

我在这裡居住了17年左右,一直以来,都被这些外劳困扰著我们居民的起居生活,尤其外劳们习惯性的乱丢垃圾,更是常常使到我们住家的水沟堵塞。

而且,他们在半夜,会开很大声的音乐,使到我们都无法入眠。

有时他们经过我家门前时,还会偷采树上的芒果。

张先生

下雨闻到鸡粪味

张先生(47岁,技术人员)

我隔壁家就住著一户外劳,而且他们还在家中养鸡,导致现在每逢下雨时都会闻到难闻的鸡粪味。

或许因为是有养鸡的关係,这裡附近也常常有蛇出没,更曾经有蛇爬入我的家中,十分危险。

如今,我们每逢入夜以后,都不敢在家外閒逛,担心醉酒的外劳们会不会对我们闹事。

严珪瑛

将剩饭丢在屋外

严珪瑛(58岁,家庭主妇)

我曾看过有一些外劳喜欢将剩饭丢在屋外,引来许多鸽子及乌鸦前来进食,但是,这让我们附近的居民必须承受乌鸦及鸽子粪便的影响。

而且,外劳将垃圾丢入水沟导致积水问题,使到这一带成为蚊症黑区,三不五时便有卫生局官员前来喷蚊油。

有时我煮菜煮时,官员突然前来喷蚊油,感到不舒服及十分不方便。

刘玉凤

垃圾桶盖子不盖

刘玉凤(61岁,家庭主妇)

外劳常常将垃圾丢弃后都不愿意盖上垃圾桶的盖子,常有乌鸦将垃圾刁起后,随意地丢弃在马路上,十分不卫生。

有时,外劳嘴巴嚼著槟榔后,随意地吐在地上,让整个街道都布满红色唾液。

吉尔

门前随意大小便

吉尔(48岁,家庭主妇)

有时,当外劳们酒醉后,常常不知道自己做些什么,便随意地在我家门前大小便,十分的不卫生和不雅。

每次当他们惹到我不耐烦时,我便会报警让警方处理,但是每一次过不多久,一样的问题便会再次发生,我真的希望这些外劳能够搬离这裡。

⬇⬇ 相关新闻 ⬇⬇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1星最不满意,五星最满意)
◤2020财政预算案◢快来投选!你的满意度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