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爆狮城龙山寺住持召男妓 寺方就假面子书账号报警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惊爆狮城龙山寺住持召男妓 寺方就假面子书账号报警

    龙山寺住持传文法师被指招男妓。(饶进礼摄)

    (新加坡15日讯)新加坡龙山寺的传文法师被指花钱召男妓,在寺庙内胡搞,有善信花3000新元(约9157令吉)请方丈助理当“卧底”,偷拍视频揭发。



    据报导,出任龙山寺方丈一职长达4年,传文法师最近被指他每晚都与不同男人见面胡搞,震惊佛教界。另有人用“龙山寺”的面子书,上载不雅画面。

    一个以“龙山寺”为名的面子书站昨天(11月14日)中午突然发布消息,表示收到匿名举报,指住持传文法师把男妓叫到寺庙里胡搞。相关贴文还附上两名男子胡搞的图片。

    该面子书网页大约在今年10月注册,它其实是一个以“龙山寺”为名的个人账号,注册至今已有超过4500名“好友”。有关传文法师的贴文引起网民与信众关注,许多人纷纷留言要求查清真相。

    新加坡记者昨午走访龙山寺,庙宇负责人证实,龙山寺的寺名确实被人冒用,将会报警处理,并采取法律行动。

    拥有110年历史的龙山寺历经七任方丈。(档案照)

    《联合早报》也接获读者爆料类似消息

    一名自称是龙山寺信徒的男子日前也联系上记者,表示要举报龙山寺住持,并提供了许多资料,其中就包括六支性爱视频。

    拍摄背景与上传网络的视频截图相似,应该就在寺庙内房,背景还传来古刹庄严的钟声。

    据悉,爆料人也已经向慈善理事会及佛教总会告发此事,并向贪污调查局和警方报案。

    慈善总监表示,会对此事展开调查;警方也证实接获报案,但与总检察署商讨后不会有进一步行动。

    面子书传出龙山寺性丑闻,但一切有待证实。

    寺方就有人设假面子书报警

    一个名为“龙山寺”的面子书账号贴出龙山寺住持传文法师性丑闻,龙山寺受询时表示已就冒名网站一事报警。

    《联合早报》日前也接获一名45岁商人举报,内容同样指传文法师嫖男妓,并附上一系列视频与照片。这名商人自称是龙山寺信徒,经常到寺院帮忙。他已就此事报警,并通知慈善理事会、贪污调查局和佛教总会。

    慈善总监表示正在调查此事,警方受询时也确认接获举报,暂时不会有进一步行动。《联合早报》也尝试向新加坡佛教总会询问,截稿前未有回应。

    昨天(11月14日)下午,名为“龙山寺”的面子书号连发12个贴文,第一个说“这是龙山寺最黑暗的一天”,接下来贴文连续指传文法师涉及与多名年轻男子发生不雅关系。

    传文法师在2016年中风,左半身瘫痪,以轮椅代步,他也是一名需要洗肾的病人。

    面子书广传龙山寺性丑闻内容,让许多信徒震惊,有者质疑可信度。

    那名与《联合早报》见面,并出示照片与视频的商人也说,传文法师身边有看似看护的男子贴身照顾。他声称视频是已离开寺院的看护给他的,他对寺院十分失望,决定向各有关当局举报。

    记者到跑马埔路的龙山寺求证,有工作人员说,经常看见陌生男子进出住持房间,每次大约一小时后离开。

    昨天面子书上传出丑闻后,记者再到龙山寺,寺庙办事处的职员称传文法师目前人在马来西亚求医。该寺澄清有人冒充“龙山寺”的名义注册面子书账号,有关爆料贴文都不是龙山寺发布的。

    “龙山寺”面子书账号在今年10月设立,至今面子书朋友圈有近5000人,一个月来贴文都是在介绍龙山寺和历任住持以及佛教界相关信息,看似龙山寺正式账号。

    昨日发布的一系列贴文平地一声雷,马上在网上引起热议。有人谴责传文法师的行为,也有人质疑爆料者的身份和意图。

    拥有百年历史的龙山寺是新加坡受保护古迹之一。(饶进礼摄)

    拥有100多年历史的龙山寺是本地著名的百年老庙,也是我国国家古迹。1913年,晋江安海龙山寺住持转武法师,南来新加坡时携带了一尊观音菩萨像,在此设立精舍,作为禅修道场,当时的龙山寺称为“龙山精舍”。后来该寺历任住持,增广寺地、扩建殿宇,1925年易名龙山寺。龙山寺有精湛的斗梁及精雕的剪粘,是间古色古香的传统建筑。寺内曾办学堂,为了让更多学生受惠,龙山寺于1955年在隔邻建设弥陀学校。

    龙山寺历任住持包括转武法师、瑞等法师、转逢法师、广洽法师、广净法师和广品法师。传文法师是在2014年出任住持,同时也担任丹戎巴葛普陀寺住持。

    传文法师去年6月中风后需轮椅代步,图中的印度籍男看护负责推着他出入。(饶进礼摄)

    传文法师自称是中风病人

    传文法师受询时自称是“中风病人”,不愿正面回应不雅传闻。

    记者曾在本月7日前往龙山寺见到现年58岁的传文法师,记者道明来意后,他一度否认说:“什么视频和照片?不是我吧?”

    然而看过视频截图之后,他沉默不语,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好几次尝试拨电。接着缓缓说道:“我是中风的人,你们来问我这些问题做什么?”

    问及是否会就此事件向信徒们道歉?他轻声回答:“没什么好道歉的。”

    传文法师告诉记者,他因三高问题中风,左侧身体瘫痪,需以轮椅代步。

    他受访当天身穿白色僧袍与粉色长裤,由一名年轻的印族男子将他从休息室推出来见客。

    据悉传文法师中风后先后聘请过两个男看护,他们都是持学生证的印度青年。

    第一名看护在今年5月已回去印度,第二男看护23岁,在记者上门的隔天早上,他已乘搭早上9时的班机离开我国,返回印度。

    另一方面,记者也尝试联系佛总会长广品法师,但尚未获得回应。

    广品法师上周六在竹林寺参与法会时,记者曾当面问他对此传闻的看法,他当时表示不愿多谈。广品法师是龙山寺上一任住持,传文法师当时在寺内担任监院。

    文/联合早报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