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受武吉巴庸垃圾场工程影响 黄泥水淹3个甘榜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疑受武吉巴庸垃圾场工程影响 黄泥水淹3个甘榜

峇株市郊多个甘榜地区面临“泥浆水患”,滚滚黄泥水令村民愁眉不展。

图:部分照片取自面子书



(峇株巴辖3日讯)疑受武吉巴庸垃圾场工程影响,位于武吉巴庸附近3个甘榜首次发生“泥浆”水灾,导致住家被黄泥水淹入,屋内泥泞一片。

住在巴力伯东(Parit Betong)的灾民莫哈末丁(58岁,杂工)说,该村2016年曾发生水患,但当时的水是清澈的,反观昨午的水灾却引来滚滚黄泥水,把家里弄得污浊不堪。


莫哈末丁:首次迎来泥浆水患。

“我们的住家因位于武吉巴庸山脚附近,完全被黄泥水淹入,家中无一处幸免,床褥、电器及各类用品被黄泥水弄得污浊,水退后留下一堆泥浆。”


(视频取自面子书)

他说,前午的积水淹至膝盖部位,屋内积水也到脚踝以上高度,他相信武吉巴庸垃圾场工程是引发泥浆水患的主要肇因。

另一名来自巴力伯东的灾民嘉马鲁丁(56岁,住家式健身教练)说,昨午的倾盆大雨才下不到1小时,家中就被黄泥水淹入,而屋外积水更高达膝盖部位。

滚滚黄泥水来势汹汹,让武吉巴庸附近3个甘榜首次发生泥浆水患“侵袭”。
甘榜路段被黄泥水“覆盖”,是河是路早已分不清。

他说,有些距离武吉巴庸较远的灾区,积水是清澈的,但靠近山脚的灾区,却引来黄泥水,可见未被中止的垃圾场工程是主要肇因。

嘉马鲁丁:垃圾场工程是主要肇因。

另外,巫统铁山区州议员拿督祖古乃英在面子书贴文,把昨午引发的“泥浆水患”归咎于武吉巴庸垃圾场工程。

他吁请希盟政府放下政治立场,以人民利益为重,即刻检讨在武吉巴庸设立垃圾场的计划。

历时逾2小时的大雨,把甘榜沟渠变成“黄河”,滚滚黄泥水导致村内泥泞一片。
甘榜住家被黄泥水“入侵”,屋内尽是污浊的黄泥水。
村民来不及抢救,只能眼巴巴看着沙发、草席、电器被浸泡在黄泥水中。

他说,前任州务大臣已宣布将垃圾场迁移至巴莪,但接任的新大臣拿督沙鲁丁嘉马却坚持把垃圾场留在武吉巴庸。

“我针对此事在州议会提询,大臣也不愿回应。也许我人微言轻吧,但请听一听人民的心声。”

下雨积水,小朋友最开心,就算是黄泥水,也玩得不亦乐乎。
甘榜陷入水乡泽国之中,许多民宅都被黄泥水“包围”。

 

13户入住疏散中心

历时逾2小时的倾盆大雨,导致峇株市郊3个甘榜受水灾影响,共有13户家庭54人被安排入住疏散中心,其中两人是残障人士。

受影响的13户家庭,分别来自巴力伯东(12户48人)及巴力佐(1户6人)。至于另一个灾区巴力阿都哈迪,截至今日中午暂无人到疏散中心报到。

巴力伯东及巴力佐灾民率先到疏散中心报到。

疏散中心设于斯里佐眉宗教学校,刚于周一(2日)早上8时开设,而灾民也在早上10时许陆续前来报到。

据民防部队(APM)官员透露,11月25日至28日出现海水涨潮现象,造成海水高涨,结果周日(1日)下午3时45分下起的滂沱大雨,造成铁山州选区内多个甘榜水满为患。

民防部队、警方、卫生局及福利局共出动12人驻守疏散中心协助,并由巴力阿都拉曼村长峇哈鲁丁担任疏散中心负责人。

民防部队已在斯里佐眉宗教学校疏散中心准备好临时帐篷。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新一年新希望!
2020年你会找新工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