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金河毒氣事件開審】被告代表律師團 質疑證人專業身分 供詞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金金河毒氣事件開審】被告代表律師團 質疑證人專業身分 供詞

(新山6日訊)河流散發毒氣事件;被告代表律師團質疑此案中關鍵證人,即布城環境局危險物品管理組高級助理主任阿茲蘭的供詞,包括對其專業身分提出許多質問。



有關案件於昨早在新山地庭續審,控方再次傳召阿茲蘭上庭供證。

阿茲蘭是此案所傳召的第二名證人,他在環境局服務了25年,擁有馬來西亞國大生物學學士及吉蘭丹大學環境管理碩士學位,他也完成了“管制廢料檢查的環境專業人員”(CePSWI)文憑課程。


阿茲蘭說,他接到柔州環境局信函,要求協助鑒定一批在儲罐內最底層,摻雜了燃料油及雨水的物質,是否為受管制廢料。

阿茲蘭上庭供證,有關比對化學局報告與受管制廢料列表的結果。

阿茲蘭在此前審訊中告訴法庭,經他比對化學局的分析報告、查看廢物中所含的化學性質,有關物件確實屬2005年環境素質(管制廢料)條例(表1)中編號SW311的油泥。

在昨日審訊中,本案件第四被告沈偉德的代表律師鄭清豐盤問證人。

鄭清豐在過程中,多次對阿茲蘭的專業身分提出質疑,他也向證人提問,是否贊成有能力(competent)與專家(pakar)是不同意思,但證人不贊成有關假設。

鄭清豐說,有能力並不代表就是專家,換言之,有一些對化學的知識,上過幾天的課程,並不代表就是專家。

“證人只是上過幾天的課程,課程也僅是學習檢查,不代表他就是專業的調查人員,且法令中有哪一個條文,闡明環境局官員就是專家,可以分辨管制廢料。”

阿茲蘭回應,根據環境素質法令第37A條文,環境局人員執法及調查權,是法令賦予他可以分辨受管制廢料的權力,他絕對有權力分辨什麼是管制廢料。

巴西古當金金河散發毒氣事件進入審訊階段,會有越來越多詳情將在法庭上被揭露。

阿茲蘭 沒見過油泥證物

證人阿茲蘭在進行比對過程時,並沒有見過編號SW311的油泥證物。

鄭清豐詢問證人,油泥是屬於何種形態,證人回答,油泥是屬於半固體形態。

但他引述證物,編號5文件的化學局報告,有關報告指分析了3個樣本,但樣本是黑色的液體。

對此,鄭清豐再提問,證人在比對的過程中,是否曾經親眼見過受檢驗的樣本,而證人回答沒有,只是通過報告進行比對。

比對結果 沒獲其他科學支撐

鄭清豐也說,在化學局報告中,從沒有提到“油泥”字眼,證人的比對結果,也沒有獲得其他科學方式支撐,他假設比對的結果不確鑿,但證人不贊成。

證人指出,化學局的報告,分析出物質包含二甲苯(xylene)、甲苯(toulene)及乙苯(ethyibenzene),這些都是屬於列在受管制廢料列表中的油泥成分。

負責承審此案的法官是法官萬莫哈末諾禮山、主控官為沙菲克副檢察司、布城環境局主控官法拉諾阿祖拉副檢察司及柔州總檢察署主任阿米爾。

⬇⬇ 相關新聞 ⬇⬇

⬇⬇ 最近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柔佛古廟眾神巡遊盛會因武漢肺炎,一切從簡。
柔佛古廟眾神巡遊盛會籠罩在武漢肺炎陰影下,今年宣布一切從簡,你會照舊出席這場百年游神盛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