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出門‧天黑回家 獅城大叔天天越堤 打理哥打菜園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天黑出門‧天黑回家 獅城大叔天天越堤 打理哥打菜園

67歲蘇永瑞27年來,每天從新加坡開車到馬來西亞菜園工作。

(新加坡7日訊)新加坡一名菜園老闆“逆向越堤” 27年,每天從新加坡開車到馬來西亞工作。務農工作本已耗時耗力,他還需要幾乎每天花兩、三個小時越過柔佛長堤,這全是為了能多點時間陪伴家人。



“做了這麼多年,也沒什麼,就是賺到一個家”。

《8視界新聞》報導,67歲的蘇永瑞自1992年開始到馬來西亞柔佛州經營菜園,直到現在。父親是農夫,蘇永瑞自幼跟隨父親的步伐,從15歲就開始務農,一晃就是52年。


蘇永瑞說,家族從前在楊厝港開菜園,“不過,到了1970年代,政府土地徵收。新加坡地少,之後菜園也是很難做,所以我們到馬來西亞開菜園。”

目前,他與63歲的弟弟蘇瑞來一起打理位於柔佛哥打丁宜面積70畝(約六個半足球場大)的菜園,種植的蔬菜包括小白菜、辣椒、長豆、羊角豆等,每天收成的蔬菜就送回新加坡巴西班讓蔬果批發中心售賣。

每天“天黑出門 天黑回家 ”

 

為避免塞車, 蘇永瑞每天摸黑出門,早上6點就從新加坡出發,開車一、兩個小時越過新柔長堤到馬國開工。傍晚下班後,再開一、兩個小時的車回新加坡,回到家都已晚上9點多了。

為免太疲累,他與弟弟也會輪流開車進出新馬。

為了解他一天的工作,8視界新聞記者隨車越堤。進行採訪當天,新柔長堤交通順暢,從新加坡抵達位於哥打丁宜的菜園,耗時約一個多小時。

蘇永瑞摸黑出門,以避開新柔長堤的塞車尖峰時段。

20多年來每天越堤,讓蘇永瑞對交通情況了如指掌,能夠準確預測長堤的塞車時段。他說:“如果是早上9時才出門,長堤應該已經塞滿車了。”

他也曾遇過在路上塞了五、六個小時的可怕經歷。他說:“長周末我就沒有每天來回(新馬)了,直接住在當地,太怕人了。”

有時適逢周末,他也會待在馬來西亞一晚,有時住在旅館,有時則直接睡在菜園裡,避開新柔長堤的塞車時段。他說:“如果全部時間塞在路上,回到家也沒時間了,也沒意思。”

蘇永瑞一個星期工作七天。

為家人每天奔波兩地

蘇永瑞身為老闆親力親為,一個星期工作七天,就連星期天也會越堤到馬國。怎麼有時間陪家人?

他說:“星期天工作半天,還有半天(可以在家)。”

蘇永瑞為什麼不選擇乾脆住在當地?他說:“剛開始到馬來西亞種菜時,孩子還在念中學,怕他們叛逆期,回來看孩子。每天來回久了,現在也就習慣了。 ”

如果遇到大塞車,蘇永瑞會在菜園裡過夜,房間看似簡陋,但裝有冷氣!

1990年代 光輝歲月

或許有人會問,蘇永瑞是菜園老闆,又心甘情願每天奔波於新馬兩地,難道這是一門賺頭很大的生意?

蘇永瑞說:“其實種菜這個行業,坦白說,之前也是有風光過(1990年代至2008年左右),不過現在就比較難,現在成本在增加,所以說利潤會‘很薄很薄’。“ 他表示,近五年來,農藥、員工工資、租金等方面的成本“增加得很厲害”。

他也表示,如果收成不好,他還需要賠錢,“現在是在賠錢的”。

蘇永瑞:菜園生意給過我成就感。
農場的收成每天都送往新加坡批發市場售賣。

不過,蘇永瑞一輩子都在做農業相關的行業,現在想要退休也不捨得放棄。他說:“菜園生意也給過我成就感,現在想要放棄,但想到以前的成就感,就不捨得放棄。”

蘇永瑞菜園收成也減少了許多,從前一天可產出七噸的蔬菜,現在一天出產大約一噸蔬菜。

再過幾年就步入古稀之年,他也已經打算半退休,“我跟弟弟都老了,體力、精力跟以前不同了。做到做不動為止吧!”

蘇永瑞靠着務農養家,現在家裡的四個女兒皆已成家,每個也都事業有成,讓他十分欣慰。

他也坦言,菜園生意雖然沒有讓他大富大貴,但“最大的收穫,就是讓我賺到一個家”。

 

晚上8點多,塞在關卡半小時,已是幸運,不算真正的塞車。工作了一天,蘇永瑞也累了,打起了哈欠。

文、圖和視頻/8視界新聞

↓↓相關新聞↓↓

↓↓最近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柔佛古廟眾神巡遊盛會因武漢肺炎,一切從簡。
柔佛古廟眾神巡遊盛會籠罩在武漢肺炎陰影下,今年宣布一切從簡,你會照舊出席這場百年游神盛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