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玲玲自认是村姑 搬进组屋感觉“被锁”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潘玲玲自认是村姑 搬进组屋感觉“被锁”

    潘玲玲从小在义顺的乡村长大。

    (新加坡27日讯)潘玲玲怀念童年无忧无虑的乡村生活,笑说:“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村姑!”



    她从小在义顺的乡村长大,对童年的记忆都是美好而难忘的。采访这天特地约在实里达上段蓄水池,她回味说:“来这里的路上有我满满的回忆。我的小学就在蓄水池前面,弯进来的那条路上,有我以前看医生和拔牙的地方,现在已经变成动物诊所。兴建中的春叶地铁站(Spring Leaf)就是我读书的培英小学原址,那里有个小山丘,是我放学回家的必经之路……”她细数着回忆,脸上的笑容藏不住。

    对她来说,乡村是宁静而有人情味的,“乡村的左邻右舍都很和睦团结,什么打抢偷东西都不会在我们的乡村发生。”

    当时潘玲玲一家和亲戚三户家庭同住一屋檐下,“我们住的是锌板屋,一家五口睡在一个房间,但其实我们的家很大,有五个房间,两个天台,四个厨房,两个猪寮、八个大鱼池和200多个小水泥鱼池,屋后还有果园,红毛丹季节就可以看到我这只猴子爬上去采红毛丹,好让人回味的生活。”

    20191226_news_panlingling5_Small.jpg
    小时候的潘玲玲乖巧懂事,是父亲的掌上明珠。(受访者提供)

    刚搬到组屋不能适应

    潘玲玲一家人和亲戚在6她14岁左右,一起搬到义顺组屋区,“后来越来越多亲戚搬去那里,现在同座组屋有八户了,我们真想把整栋买下来,哈哈哈!”

    从小在乡村长大,潘玲玲搬到组屋时,一度无法适应,“一开始很开心,因为终于拥有自己的房间,房子又很新,爸爸还漆上我最喜欢的颜色,但住久了有种被锁着的感觉,会想念乡村生活,所以我经常回去看老家。”

    老家只剩下空壳,但潘玲玲并不在意,“那些树还在啊,我会去跟树讲话。我从小就很喜欢跟树讲话,朋友都说我像神经病。”

    20191226_news_panlingling1_Small.jpg
    潘玲玲(左)和堂姐合照。(受访者提供)
    从小是个乖孩子

    潘玲玲从小就是不用父母操心的孩子,“父亲说,我从小就很乖,是最容易照顾的婴儿,不哭不闹,饿了就喝奶,喝完就睡觉。”

    因为是家中老大,她从小肩负照顾弟弟和分担家务的责任,“我非常会照顾两个弟弟,此外还要把家里打理好。我七岁开始就洗全家大小的衣服,还是去井里打水洗衣的呢。每天早上去学校之前,妈妈规定我要把所有的碗碟再冲洗一遍,然后泡咖啡给爸爸喝。之后就要把房间的尿壶拿去浇我们的木瓜树。”她自豪地说:“我是一个非常能吃苦的小孩!”

    20191226_showbiz_panlingling6_Large.jpg
    潘玲玲与父亲(左)和两个弟弟。(受访者提供)

    经常到蓄水池玩

    潘玲玲的已故父亲,当年从事热带鱼出口生意,她小时候需要帮忙洗鱼池,还要帮爸爸包装热带鱼。

    父女俩感情非常好,访问过程中她多次提及最爱的父亲,思念之情不言而喻。

    父亲当时经常开着罗厘载潘玲玲去送鱼,“之后爸爸会带我去小贩中心吃饭,再到蓄水池,让我在瞭望塔跑上跑下。我们一个星期来好几次,每次会呆半小时到一小时,我爸爸喜欢大自然喜欢在这里吹风,所以这里有我很多儿时回忆。”

    20191226_news_panlingling4_Small.jpg
    潘玲玲和孙侄儿在父亲的鱼池前留影。(受访者提供)

    在学校无人不晓

    潘玲玲小时候的学业成绩不错,“中上吧,但我很喜欢做领袖,是班长也是巡察员,在学校非常活跃,大家都知道我是谁!好听是我有领袖精神,难听是我很‘鸡婆’,什么都想参与,哈哈哈!”

    她参加过很多课外活动,“例如华族舞蹈和羽毛球,我还喜欢参加讲故事和歌唱比赛。我的小学生活很开心没什么压力,父母也没有给我课业压力。”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