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嘉丽越来越像网红 遭同行提醒“你是艺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潘嘉丽越来越像网红 遭同行提醒“你是艺人!”

    潘嘉丽不介意当网红。

    (新加坡29日讯)狮城歌手潘嘉丽推出新歌“POSE”,带出“勇敢呈现最自信的自己,无需让别人的评价影响自己”的信息,这也是她这些年来的感触。



    近年潘嘉丽常在社交媒体分享出席活动及品牌合作的照片和信息,有同行跟她说,“你越来越像Influencer(网红),不要这样,你是艺人”。

    潘嘉丽却不以为然。

    “我真的不介意,在数码年代,只要你是公众人物,你就是一个Influencer,我们都在影响身边的人。即使你是音乐人,任何分享和宣传手段都是在影响人,那有厂商找你合作,你要拒绝吗?如果你不会拒绝,那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话?”

    她以乐观的心态看待称,“或许你是希望我不要模糊焦点,但我没有啊!我还是在写歌、卖歌、发行歌曲,但你有没有看到?又或者你想看到什么?”

    潘嘉丽的新歌“POSE”是她与韩国音乐人Kevin G. Cho携手作曲,是她从未尝试过的电音舞曲。

    在MV中穿着四英寸高跟鞋热舞。她小时候学华族舞蹈,现代舞不常跳,为MV勤练一个月舞蹈。MV中有性感造型,她也为此戒了最爱的淀粉和巧克力,拍摄当天更只吞了两个蛋白。拍摄耗时20小时,没饿晕?她说:“我的肾上腺素很高。”

    虽然累积好几首作品,但潘嘉丽自认写歌还是初学者。“所以我常飞去不同国家跟不同音乐人合作,我学到好多,我像海绵,不断地在吸收。”

    潘嘉丽推出新歌唱出勇敢做自己,打破刻板印象的决心。

    反应跟主持人预想不一样

    潘嘉丽日前到台湾宣传新歌,有一段时间没跑宣传,觉得自己现在面对媒体更自在。

    “我以前很紧张,因为怕说错话。我讲话很直率,比较情绪化,会噼里啪啦。这一路上,我一直在学习,也成长许多。”

    现在媒体生态不同,以前是平面、电台和电视宣传为主,现在是更多网络访问,台湾不少网络主持人走搞笑搞怪路线,潘嘉丽适应吗?

    “我一直接触不同的文化,所以不会被吓到,只是我很认真,所以我的反应常常跟主持人预想的不一样。他们说了一个笑话,我没抓到笑点,会有‘Huh?’的反应,又或者不该笑的时候我又大笑,不过他们反而觉得我这样很可爱。”

    总结自己的2019,潘嘉丽说,“很开心,因为我去年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今年都实现了,包括要卖出歌曲,要跟不同的音乐人合作,要有自己的新单曲。也很高兴自己对音乐的热忱还在。”

    至于明年的期望,她说,希望明年的成绩是今年的一倍,不一定是数据上,而是满足感。

    父亲去年病逝,她感激父亲一直很支持她的音乐梦想。

    “我曾经问我爸,你会不会担心我,又不是很出名,又没有结婚,又飞来飞去。他跟我说,这是你的人生,你自己决定,后果也要自己承受,重要的是,你以后老了,要对自己的人生满意。”

    潘嘉丽这几年做了许多翻唱,包括JC《说散就散》、《太阳的后裔》主题曲“Always”、周杰伦《算什么男人》、偶像剧主题曲串烧,还有最近与周定纬合唱的《唯一的理由》,原作是Calum Scott与Leona Lewis的“You Are The Reason”。

    潘嘉丽近期努力为新歌拍摄MV。

    不只翻唱

    翻唱大受欢迎,让许多人对潘嘉丽有“翻唱歌手”的印象。

    潘嘉丽接受新加坡媒体访问,借新歌为自己平反:“我不只翻唱,我也写歌、卖歌、跳舞,请不要对我下定义。”

    她八年前发行的EP《超给丽》,歌曲都是自己创作,这两年也卖出六首曲,包括许茹芸《芙烈亚Freyja》、容祖儿《答案之书》、李佳欢《赴约》。

    其实她不介意被称“翻唱歌手”,认为只要翻唱受欢迎,也是一种肯定。她举例本地歌手黄义达2005年的歌曲《那女孩对我说》,最近被梁文音翻唱,反应热烈,很多人不知道是黄义达的作品,以为是梁文音的新歌。

    她也提到《说散就散》,原唱是香港歌手JC陈泳彤,但很多人喜欢袁娅维的版本,因为版权问题,在KTV能唱到的只有潘嘉丽与何维健的合唱版。潘嘉丽骄傲地说:“我们的合唱版一直在KTV点唱单的第一页。”其实她很希望自己卖出的歌能被很多歌手翻唱,那是她的骄傲。

    图文:联合早报网、艺人面子书专页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