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习老师,没教师专业” 听闻校长这么讲 补习老师很受伤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补习老师,没教师专业” 听闻校长这么讲 补习老师很受伤

    更新1040pm,新山6日讯)“外面的补习老师,没我们学校老师专业!”



    某华小校长及第一副校长,声明不鼓励家长送孩子到私人补习中心,更被指出言诋毁补习教师,引起补习老师不满,指校长的言论已伤害他们的感受。

    学生在校内补习或校外补习,成了教育界争议。 (示意图:档案照)

    这起事件是发生在新山某华小,该名补习教师匿名致函《中国报》,对有关校长及第一副校长发表的一番言论,感到非常失望。

    他从学生家长处听闻,该校昨日召集六年级学生的家长,举办一场交流会时,有关校长及副校长发表了疑似贬低私人教育工作者的言论。

    补习教师出示,在华小家长群组流传,学生家长帮学校教师招收学生的短讯证据。
    补习教师出示,在华小家长群组流传,学生家长帮学校教师招收学生的短讯证据。
    补习教师出示,在华小家长群组流传,学生家长帮学校教师招收学生的短讯证据。

    他声称,有关校长在会上说:“我不鼓励你们让孩子在外补习,学校补习就已足够了。外面的补习老师,没我们学校老师专业。”

    另外,副校长说:“外面的补习老师无法教导你孩子最正确的考试格式。只有我们学校老师可以,我们的老师是最专业的。”

    “同样身处教育界,为何要如此贬低私人界的教育工作者?难道我们就没努力的教导好学生吗?校长和副校长就该说出如此不公平的话吗?”

    据他了解,只要有学生不愿留校补习,该校第一副校长便会要求与学生家长会面,并说出有关上述话的内容,要求家长让孩子参与校内补习班。

    他也引述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言论,校方若要开设课后补习班,必须获得老师及家长的同意才可开办,不能强制执行。

    这名补习教师更指,据知昨日的交流会上,出席的家长并没几个,质疑校方是否先斩后奏,有违教育法令。

    另外,他希望教育部采取行动,对付在学生家长群中招生的学校老师,他也质问校长,一方面不鼓励家长送孩子到校外补习,却纵容该校老师在校外收生教补习。

    校外补习中心教育工作者,自认在教学上也尽责和专业。(示意图:档案照)
    校外补习中心教育工作者,自认在教学上也尽责和专业。(示意图:档案照)

     

    教得好 何必花钱补习

    补习老师质疑,如果学校真的教的比补习中心好,为何会有越来越多家长将孩子送到补习中心。

    他说,政府学校如果教的好,根本不会有学生家长愿意花钱,将孩子送到私人补习中心。

    他说,学校的领导,不应发表这种不专业的言论。

    另外,该补习教师申诉,有家长向他反映,年初开学了,学校贩卖部缺少印有学校标志的练习簿,却禁止学生购买校外的练习簿子,甚至有学生因此被教师惩罚。

    “一些教师说学生最好是使用印有学校标志的练习簿,一些教师则说没问题,校方之间究竟有没沟通好?”

    他说,翻阅教育部相关法令,并没有条文禁止学生使用没有学校标志的练习簿。

    此外,他说,学校一本练习簿子价钱是80仙,10本是8令吉,校外售价是一本80仙,10本是4令吉50仙,为何家长不可以选择便宜的练习簿。

    此外,他說,學校一本練習簿子價錢是80仙,10本是8令吉,校外售價是一本80仙,10本是4令吉50仙,為何家長不可以選擇便宜的練習簿。

     

    没强制学生在学校补习

    遭指责的某华小家协主席回应,有关课后补习是家协主办,并没有强制学生一定要上学校的补习,且只涉及成绩较弱的六年级学生。

    他指出,该校家协周日(5日)确实在该校举办一场六年级学生家长交流会,沟通课后补习的事项。

    他说,这是常年的活动,但他本身因公事在身,所以缺席交流会。

    但他说,课后补习的目的是什么,家长们应清楚,是为了加强学生的课业成绩。

    “扣除学校假期及一些突发假期,学生上课时间已不足够,课后补习,是为了让学生们可以赶课。”

    他说,有关补习班,也非强制性,主要是针对课业较弱的学生,还有成绩徘徊在B接近A、C接近B的学生。

    “家协也有津贴教师课后补习班费用,目的是不要增加家长负担,甚至经济有问题家庭,也可获全免。”

     

    勿在学校散播负能量

    家协主席认为,补习中心的恶性竞争,对学校散发了负能量。

    他说,在该学校附近就有10间补习中心。据了解,补习中心因为竞争,会有压力,但不应该在学校散播负能量。

    另外,针对补习老师抨击学校教师私自招收学生补习,家协主席回应,只要教师在课堂上尽责教书,并有能力在外开补习班,并没有任何问题。

    “这是个人问题,如果像该补习教师说的,如果有不公平现象,对学生也没有任何好处,就算学生平时学校评估都100分,但对小六检定考试(UPSR)有什么帮助,如果真发生这事件,只能说这不是专业的教师。”

    针对有关学校贩卖部没有准备足够练习簿事件,他早已向校方了解,这是因为贩卖部缺乏人手引起的突发状况。

    “校方与贩卖部合作了8年,目前是过渡时期,且影响的只有一年级新生,目前没有接到任何家长投诉。”

    至截稿前,本报尚无法与有关校长取得联系。

    ⬇⬇ 相关新闻 ⬇⬇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