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增华逝世】梁文福约定来生 相遇相知‧相爱相守 | 柔佛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邢增华逝世】梁文福约定来生 相遇相知‧相爱相守



(新加坡14日讯)新谣出身的新加坡知名作词人邢增华,1月9日逝世,昨早11时出殡,葬礼采佛教仪式

梁文福昨日告诉《联合晚报》说:“(前日)从增华的灵堂离开后,回到家里,想到(昨天)真的要送别增华了,我静静重看2018年她为我的作品慈善演唱会所制作的一系列视频。”


“最后一个视频完结时的几句话,恰好就是此刻我想对这位朋友说的心语:“下一场人生,我们还要相遇相知,相爱相守,让我们这样相约。”

黄宏墨:她对病情冷静到我以为她没事

音乐人黄宏墨感慨自己失去了一个知音。他的《野人的梦》和《笨鸟的表白》专辑都经过朋友介绍,由邢增华在封面提字。

他的感叹略带幽默:“人就是这样,很容易把事情视为理所当然,没认真地想这是一个大师的杰作。”两人是在2012年之后才频密交往。那一年黄宏墨办演唱会,邢增华的视频制作完整地表达了他的想法,让他很感动。

去年12月份黄宏墨到医院去探望邢增华,当时心想她会没事。在黄宏墨眼中,她是一个很冷静的人,“对待自己生病这件事她也非常地冷静。她的冷静让周围的人以为应该会没事,没想到竟然会失去她。”

他也说,邢增华是一个很愿意帮助朋友的人:“常常因为她很随和,随时都愿意帮忙,所以我们不懂得珍惜,现在失去了才知道可惜。”

邢增华病逝。

洪菁云叹:缘分太浅

洪菁云告诉《联合晚报》说:“我跟她的缘分很浅。从十几岁就一直知道的名字,一直到两年前才真正认识她,很敬仰的一位大姐。有幸跟她有机会认识,但很遗憾,真的太短了。最后见她时,她说了句‘很温暖’。看她淡定面对挑战,我很不舍,但是增华姐最后有满满的爱,所以我相信她怀抱着温暖离开。”

资深媒体人冯慧诗和邢增华等一群朋友20几岁开始玩在一块儿,她记得邢增华是群里文笔最好的,朋友的结婚喜帖都是由她执笔。

吴剑峰:年后策划纪念活动

吴剑峰和邢增华过去10年来合作过很多大大小小的企划。他回忆2010年自己争取到上海世博会的企划案。“当时决定用音乐和文学来呈现,因为是代表新加坡,所以压力非常大,于是找邢增华合作。结果她的作品受到很大的肯定,还被部长安排在世博会新加坡馆播放。”之后两人一直都有合作。他透露,等农历年过后,他会和新谣人再策划看怎么办一场纪念邢增华的活动。

30多人出席告别式

邢增华的家人和亲朋戚友,约30多人,前晚聚集在她位于淡滨尼的灵堂,为终年59岁的她进行了一场低调、庄严而亲密的告别式。

仪式由她的中学同学、多年知交,也是新加坡知名媒体人彭秀梅主持。其他出席者包括音乐人梁文福、黄宏墨,以及新加坡海蝶音乐总裁吴剑峰、报业控股中文电台台长洪菁云、资深媒体人冯慧诗等,大家悲痛聚合、分享,也相拥互慰、打气,现场弥漫一股淡淡的哀伤。

邢增华告别式昨晚举行。(陈佩敏摄)

邢增华“双倍”活过她的人生

 

告别仪式上也播放了一段彭秀梅和邢增华的访谈。邢增华在访谈中分享自己很满意的人生。彭秀梅说,邢增华“双倍地”活着她的人生:“增华是在120岁的时候离世的。因为她活了双倍的日子。”

彭秀梅也分享说,从高中到大学到后来的许多日子,她们一直是最好的朋友。20岁才出头的邢增华就搬到她的家,并找到一份花店写字员的工作,负责写花蓝的祝语、花圈的挽词,“有一次,一位老先生经过看到邢增华写字,还特别称赞她的字写得好,那位老先生就是本地书法大师潘受。”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古庙众神巡游盛会因武汉肺炎,一切从简。
柔佛古庙众神巡游盛会笼罩在武汉肺炎阴影下,今年宣布一切从简,你会照旧出席这场百年游神盛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