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增華逝世】梁文福約定來生 相遇相知‧相愛相守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邢增華逝世】梁文福約定來生 相遇相知‧相愛相守



(新加坡14日訊)新謠出身的新加坡知名作詞人邢增華,1月9日逝世,昨早11時出殯,葬禮采佛教儀式

梁文福昨日告訴《聯合晚報》說:“(前日)從增華的靈堂離開後,回到家裡,想到(昨天)真的要送別增華了,我靜靜重看2018年她為我的作品慈善演唱會所製作的一系列視頻。”


“最後一個視頻完結時的幾句話,恰好就是此刻我想對這位朋友說的心語:“下一場人生,我們還要相遇相知,相愛相守,讓我們這樣相約。”

黃宏墨:她對病情冷靜到我以為她沒事

音樂人黃宏墨感慨自己失去了一個知音。他的《野人的夢》和《笨鳥的表白》專輯都經過朋友介紹,由邢增華在封面提字。

他的感嘆略帶幽默:“人就是這樣,很容易把事情視為理所當然,沒認真地想這是一個大師的傑作。”兩人是在2012年之後才頻密交往。那一年黃宏墨辦演唱會,邢增華的視頻製作完整地表達了他的想法,讓他很感動。

去年12月份黃宏墨到醫院去探望邢增華,當時心想她會沒事。在黃宏墨眼中,她是一個很冷靜的人,“對待自己生病這件事她也非常地冷靜。她的冷靜讓周圍的人以為應該會沒事,沒想到竟然會失去她。”

他也說,邢增華是一個很願意幫助朋友的人:“常常因為她很隨和,隨時都願意幫忙,所以我們不懂得珍惜,現在失去了才知道可惜。”

邢增華病逝。

洪菁雲嘆:緣分太淺

洪菁雲告訴《聯合晚報》說:“我跟她的緣分很淺。從十幾歲就一直知道的名字,一直到兩年前才真正認識她,很敬仰的一位大姐。有幸跟她有機會認識,但很遺憾,真的太短了。最後見她時,她說了句‘很溫暖’。看她淡定面對挑戰,我很不舍,但是增華姐最後有滿滿的愛,所以我相信她懷抱着溫暖離開。”

資深媒體人馮慧詩和邢增華等一群朋友20幾歲開始玩在一塊兒,她記得邢增華是群里文筆最好的,朋友的結婚喜帖都是由她執筆。

吳劍峰:年後策劃紀念活動

吳劍峰和邢增華過去10年來合作過很多大大小小的企劃。他回憶2010年自己爭取到上海世博會的企劃案。“當時決定用音樂和文學來呈現,因為是代表新加坡,所以壓力非常大,於是找邢增華合作。結果她的作品受到很大的肯定,還被部長安排在世博會新加坡館播放。”之後兩人一直都有合作。他透露,等農曆年過後,他會和新謠人再策劃看怎麼辦一場紀念邢增華的活動。

30多人出席告別式

邢增華的家人和親朋戚友,約30多人,前晚聚集在她位於淡濱尼的靈堂,為終年59歲的她進行了一場低調、莊嚴而親密的告別式。

儀式由她的中學同學、多年知交,也是新加坡知名媒體人彭秀梅主持。其他出席者包括音樂人梁文福、黃宏墨,以及新加坡海蝶音樂總裁吳劍峰、報業控股中文電台台長洪菁雲、資深媒體人馮慧詩等,大家悲痛聚合、分享,也相擁互慰、打氣,現場瀰漫一股淡淡的哀傷。

邢增華告別式昨晚舉行。(陳佩敏攝)

邢增華“雙倍”活過她的人生

 

告別儀式上也播放了一段彭秀梅和邢增華的訪談。邢增華在訪談中分享自己很滿意的人生。彭秀梅說,邢增華“雙倍地”活着她的人生:“增華是在120歲的時候離世的。因為她活了雙倍的日子。”

彭秀梅也分享說,從高中到大學到後來的許多日子,她們一直是最好的朋友。20歲才出頭的邢增華就搬到她的家,並找到一份花店寫字員的工作,負責寫花藍的祝語、花圈的輓詞,“有一次,一位老先生經過看到邢增華寫字,還特別稱讚她的字寫得好,那位老先生就是本地書法大師潘受。”

 

↓↓相關新聞↓↓


↓↓最近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柔佛古廟眾神巡遊盛會因武漢肺炎,一切從簡。
柔佛古廟眾神巡遊盛會籠罩在武漢肺炎陰影下,今年宣布一切從簡,你會照舊出席這場百年游神盛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