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莺转移阵地避取缔 芽笼红灯区没落了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流莺转移阵地避取缔 芽笼红灯区没落了

    (新加坡20日讯)芽笼的流莺站街招客的风潮,在政府的严厉执法下近乎销声匿迹。2018年只有一名女郎因在芽笼站街招客被捕,并且连续两年都没有站街女被起诉,流莺和站街女的风光不再。



    新加坡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本月初书面回复义顺集选区黄国光的询问时透露,在2009年至2018年这10年间,警方共取缔了281名在街上公然招徕客人的性工作者,其中181人被控。

    目前芽笼小巷或大街都已经不见站街女拉客,只剩下门外挂有灯笼的风月场所。

    然而这数字在三年前突然暴跌,2017年只有七人被捕,无人被控;2018年则只有一人被捕,同样无人被控。

    这与2015年(41人被捕,20人被控)和2016年(27人被捕,25人被控)的数据相比,大幅减少。

    联合晚报记者昨晚趁周日走访芽笼一带,果然发现流莺已经销声匿迹。

    在芽笼开面包店的王先生受访时指出,由于警方严厉扫荡,大约三年前这些站街女郎就“逐渐消失”了。

    他说:“约三年前警方一直来取缔,那时候有很多站街女都被抓走了,现在只有在深夜偶尔会看到一两个到街上拉客。”

    不愿具名的水果摊老板娘则说:“十多二十年前,芽笼站街女郎真的很多,走一圈芽笼可以看到上百位站街女郎,现在要看到一个都难。”

    住在芽笼多年的女居民受访则说,以前芽笼是名副其实的红灯区,如今只要避开芽笼18巷一带的风月场所,基本上芽笼已经不像是红灯区了。

    来自中国的旅客廖范羽(24岁,学生)表示:“我来之前没有特别研究,不知道这里是红灯区,也不觉得这里像红灯区,网上只介绍这里有出名的田鸡粥。”

    流莺社交媒体招客

    网上招客、入侵组屋区、进驻咖啡店,站街女采取三策略应对警方的严厉扫荡,从地面走入地下。

    许多人都很好奇,芽笼流莺不站街,她们都跑哪儿去了?

    根据知情人士林先生(48岁,小贩)表示,她们没再站街不意味已经消失了,只是躲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而已。

    据他了解,有些女郎通过网站或社交媒体招客,跟着她们可在全岛各处约见面交易。

    此外,她们也转移阵地,导致近年非法的“组屋淫窟”更猖獗;另外一些流莺则走入人群,到咖啡店或酒吧招客。

    芽笼街变“干净”

    芽笼街上变“干净”,商家却叹没人潮变冷清,生意难做。

    在芽笼买手表和首饰的女老板表示:“以前从下午到晚上,这里都是人挤人的,但现在不只没有站街女,连人潮都少了很多,许多咖啡店也关掉了。”

    另一位商家则说:“以前有很多游客来新加坡,都会特地到芽笼来看站街女,现在芽笼很少游客了。”

    虽然商家们感叹芽笼没以前那么热闹,不过居住在芽笼的居民都对于流莺减少还是乐观其成。

    其中一位女街坊说:“现在这里比较‘干净’了,以前一出门就看到那些穿着很暴露的女子在拉客,对孩子会有不好的影响。”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