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刷同学信用卡判缓刑监视 青年又盗用祖父支票簿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盗刷同学信用卡判缓刑监视 青年又盗用祖父支票簿

    (新加坡13日讯)偷同学信用卡盗刷,19岁青年去年被判缓刑监视,还未期满再次被传召回国家法院,被指盗用祖父支票簿,企图盗走7万8000元(23万令吉)。



    父亲向法官申请要回5000元(1万5000令吉)的保证金,并在庭上说:“我已经管不了他!”

    《联合晚报》去年报道,郭耀峰(译音)在2017年就读华中国际学校时,偷走数名同学的现金,还盗刷他们的信用卡,数额超过1600元(4800令吉)。

    郭耀峰在缓刑期间被指盗用祖父的支票簿,企图盗取23万令吉 ,气得家人将他赶出门。(档案照)

    当时校方把事情告诉他的祖父母,祖父母要他向警方自首承担责任。郭耀峰因此遭到逮捕,事后被学校开除。

    他被控28项控状,包括多项偷窃、欺骗,以及盗用信用卡的罪名。去年被判缓刑监视两年,并且必须完成150小时的社区服务。

    为了确保他在缓刑监视期间遵守条件,法官下令他的父母提交5000元的保证金,要他们负责监督孩子。

    事隔十个月,郭耀峰本月4日再次被传召回国家法院。父亲向法官申请要回保证金,指他已经无力看管孩子,要求“卸下职责”。

    他在庭上“指证”儿子,指郭耀峰的祖父母在缓刑期间“收留”了他,但他却盗用祖父的支票簿,企图盗取7万8000元。

    祖父的银行账户并没有那麽多钱,他最终取得2万8000元(8万4000令吉)。父亲说,儿子之后还8000元(2万4000令吉),但还钱的当天祖父就遭阿窿跑腿骚扰,祖父气得暴跳如雷。

    父亲说:“我们报了警,已经把他赶出家门,再也管不了他!”

    主控官表示,根据缓刑监视官的报告,郭耀峰除了偷走祖父的钱,还多次不遵守宵禁在外喝酒,甚至一度私自挪走母亲账户的钱。

    但是,缓刑监视官建议法官再给他一个机会,不要撤销他的缓刑监视,指他正努力改过自新。

    法官:等警调查后定夺

    到底要不要撤销缓刑监视令,法官表示必须等警方针对青年盗用祖父支票簿有结果后,再做定夺。

    缓刑监视官在庭上说,郭耀峰目前和一名从小在教堂认识的好友同住,这名好友也答应将负起责任看管他。

    他说,郭耀峰目前在服兵役,并在私人学校兼职读书,不但成绩优异,也获得教师的好评。

    缓刑监视官认为,青年已经踏上改造之路,建议法官不撤销缓刑监视的命令。

    法官在庭上斥责郭耀峰,指他已经警告过郭耀峰违反缓刑监视条件的后果。

    他说,这次案件所涉及的金额不小,必须交由警方调查后再能定夺,展期至下个月31日过堂。

    指父亲没尽责

    母亲庭上为孩子“辩护”,指父亲没尽责,把孩子丢给女佣管。她说祖父要儿子一周内将钱吐出,导致他到处借钱,结果惹上阿窿。

    母亲在庭上说,她无法在孩子身边,看管孩子的责任原本交由父亲,但是他却把孩子丢给女佣照看。

    法官指出,郭耀峰已经长大,知道如何辨别是非。母亲则说,他虽然不是小孩子,但他毕竟还未踏出社会工作。

    母亲说,儿子偷走祖父的钱后,祖父要他一周内就把钱吐出,否则就报警。

    她说,儿子当时非常害怕,到处找人借钱,除了找合法借贷商,也联络了阿窿。母亲声称,儿子并没有向阿窿借钱,不知为何有阿窿上门骚扰。

    至于儿子私下挪走她的钱,母亲说那只是一场误会,她也并没有报警。

    企图“下毒全家”

    祖父报警捉孙子,还说他企图“下毒全家”。青年庭上喊冤,根本没有这回事。

    父亲庭上说,他们也怀疑儿子企图“下毒”,在水壶裡放不知名的液体,并已报警。

    儿子喊冤,说他根本就没有“下毒”,警方完成调查后已还他清白。

    儿子说,他被赶出家门后连三餐都不温饱,他和母亲已经找了律师,要向父亲索讨生活费。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