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釣到大伯公 供奉麻坡河畔上 馬新善信慕名來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釣魚釣到大伯公 供奉麻坡河畔上 馬新善信慕名來

    小小鱼排便是大伯公的安身之处。

    报导:蔡纬杨



    (麻坡18日讯)麻坡河畔上唯一设在水上的大伯公庙,祈求什么便有保佑,也常显灵让善信获得偏财。

    玉射福德殿大伯公庙虽不是全国唯一设在水上的庙宇,不过此庙是麻坡河唯一浮在河畔的庙宇,大伯公金身更是自河里寻获,其典故让人津津乐道,于2010年开始供奉在玉射后便成为佳话。

    供奉在鱼排上的水上大伯公。

    该庙理事余文健、颜友莉、郑永胜、黄长兴与郑成利也常到庙内聚会、话家长。

    他们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2006年12月下旬,南马发生百年罕见的大水灾,受到影响的不仅是低洼地方,大部分市镇也受到严重波及,沦为泽国,玉射位于麻河畔更无法幸免。

    理事们相信,当时一些庙宇的神像在水灾中不幸被冲走,而落入麻河中而无法寻回。

    看似不起眼的鱼排,原是垂钓人士钓鱼的场所,现成为一间浮在水上的大伯公庙宇。

    垂钓人士发现

    他们说,当时玉射河畔也已开始设立鱼排,供垂钓人士钓鱼休憩,虽然大水灾侵袭,设立在玉射河畔的鱼排仍林立于河畔,直至现在仍然是垂钓人士休闲的好去处。

    他们提及,2010年,一名已故垂钓人士姚清海如常到来玉射河畔的鱼排钓鱼,无意中见到一尊大伯公神像在水面上载浮载沉,更随着河水漂往河岸。

    当年的大伯公神像,便是在这片水面上载浮载沉。

    “当时姚清海一时兴起,更向这尊大伯公神像祈求,若用钓具在三次机会内顺利勾起神像,便将此神像供奉在鱼排上,吸收善信的香火。”

    他们补充,后来有一名在新加坡工作的道士廖健伍返乡时,见到大伯公神像也义务给神明念经及用小香炉膜拜,自此便让大伯公香火渐渐鼎盛起来。

     

    富有特色的玉射福德殿大伯公庙,吸引各地人士争相到来膜拜。

    马新善信 慕名而来 

    “膜拜一段时间后,我们就将神像拿去进行修复,让大伯公神像看起来更生动。”

    理事们说,当年甫捞上岸供奉的大伯公神像胡子,几乎全脱落,经过一段时间的膜拜,由于神明常常显灵让善信发偏财,因此,大家便想给大伯公一个更完整的金身,就将神像拿去进行修复。

    他们提及,除了东甲县,各地善信皆爱到来拈香膜拜,离玉射近的武吉甘蜜外,最远的善信则有来自全国各地及新加坡,水上大伯公可谓远近驰名。

    常会有善信到来玉射福德殿大伯公庙拈香祈求。

    他们提及,这里也不时会有道士义务到来念经作法,每年的农历八月十五更提供长年聚福灯让善信乐捐,每盏88令吉让善信们祈求福气平安、心想事成。

    他们也说,目前最大的心愿是拥有属于庙的地契,虽然庙座落在水上,长年以来仍未取得属于庙的地契,现在仍依附着另一间毗连的陆地神庙,以得合法的庙用地。

    玉射福德殿大伯公庙畔邻就是麻河。

    特色宗教信仰
    郑辉顺(61岁,庙祝)

    小新村的庙宇富有特色外,乡情很农,善信们随时随地都可以到来这里拈香膜拜,长年没有关门。
    设在麻河畔上的大伯公已成为本地的特色宗教信仰,我们欢迎,想要祈求的善信踊跃到来膜拜,有祈求必有保佑。

    抱持开放态度
    黄春德(44岁,理事会主席)

    我们抱着开放的态度,凡有心到来膜拜的善信都可以来拈香祈求。
    当然这里也常有道士到来协助念经文,以及乩童到来扶乩,只要为神明贡献的事,我们皆无任欢迎。

    信众无私奉献
    郑佳理(37岁,理事会秘书)

    这间小庙看起来不奇眼,唯非常富有特色,吸引许多外地人士到来祈求,信众常会为了庙周边设施无私奉献,让理事们不会为设备损坏而烦恼。
    我们不会要求将庙建得金碧辉煌,神明常显灵吸引广大信众到来膜拜,就让理事们感到心慰。

     

    道士们义务为神明念经文。

     

    每年的农历八月十五庆神诞活动,设有长明灯供善信标福禄。
    玉射福德殿大伯公的膜拜仪式,皆传统与讲研。

     

    黄春德(前右)抱着大伯公神像,由道士念经进行宗教仪式。
    黄长兴(左起)、郑成利、郑辉顺、颜友莉、黄春德、余文健、佳理与郑永胜热爱玉射这片故土,更爱故源的大伯公。

     

    黄春德(右起)率颜友莉与郑永胜,给众神明焚金纸。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