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赌丈夫欠债 两度上门泼漆 新国阿窿恫言烧屋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嗜赌丈夫欠债 两度上门泼漆 新国阿窿恫言烧屋

    黄艾珍(右)展示报案书,在颜碧贞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峇株巴辖9日讯)嗜赌丈夫欠债不还,连累妻子被新加坡大耳窿越堤追债,半年内两度上门泼漆,甚至恫言放火烧屋。



    住在峇株巴辖中江安好花园的黄艾珍(45岁,工厂书记),因张姓丈夫(46岁)欠债累累,自去年6月开始被大耳窿“骚扰”,除了拨打其手机追债,也在去年10月29日及昨天两度被大耳窿上门泼漆“警告”,饱受精神折腾。

    黄艾珍说,从去年6月至今年2月,她与家人已协助丈夫缴还逾3万令吉债务,但丈夫声称仍欠下10组大耳窿,包括8组新加坡大耳窿,总额8230新币(约2万5072令吉)欠款。


    (本报沈俊荣)

    她说,丈夫相信沉迷手机赌博游戏而欠债,但她与家人之前代还的逾3万令吉款项都是直接交给丈夫,因丈夫声称把钱交给他“处理”就行,后来才发现丈夫只把钱用来还利息,而且并未戒赌。

    “丈夫每次都要求我帮他最后一次,甚至怂恿我借大耳窿帮忙还债,包括大年除夕回家也是为了讨钱,但我只让他住3天,就叫他回新加坡工作,过后就再也没见到他。”

    她透露,丈夫每次都用手机短讯跟他联系,她最后一次帮丈夫还债是在2月2日,当时共汇款340令吉到一名马来女子的银行户头。

    黄艾珍的轿车于去年10月29日,被大耳窿上门泼红漆。
    3月8日早上轮到黄艾珍女儿的轿车被泼红漆。

    “丈夫原本在新加坡驾罗厘送货,目前不知去向,相信已不在新加坡,否则大耳窿也不会因联系不到他,而到峇株巴辖追债。”

    黄艾珍已在去年10月申请办理离婚手续,目前等待上庭,她与两名分别是18岁和20岁的女儿同住,大女儿目前有孕在身,她恳请大耳窿放过她及家人,勿再上门追债。

    大耳窿泼漆后留下纸条,要求张姓男子欠钱还钱。
    大耳窿留下大字报,警告下次放火烧屋。

    新国阿窿越堤追债趋增

    行动党帆加兰区州议员颜碧贞说,近月来已接获3宗被大耳窿上门追债的投诉,涉及的都是新加坡大耳窿。

    她说,除了黄艾珍的个案,另两宗案例都是在新加坡借大耳窿,而大耳窿不惜越堤追债,事主就算在新加坡报警,也无济于事。

    她吁请大耳窿停止骚扰黄艾珍一家人,虽欠钱还钱天公地道,但“冤有头,债有主”,大耳窿应找欠债人追债,不是骚扰黄艾珍及家人,形同“霸凌”,并安排黄艾珍亲自会见峇株巴辖警区主任,要求警方跟进。

    她劝请大众借贷时务必三思,以免连累家人及孩子。

    红漆也波及黄艾珍住家的篱笆门。

    妻:代还逾30万 夫不悔改

    黄艾珍透露,丈夫早在10年前就曾因沉迷赌博欠下巨债,当时她与家人已代还逾30万令吉债务,但丈夫不知悔改,重蹈覆辙。

    “丈夫上次欠债是因到芭地赌博,这次则沉迷手机赌博游戏。”

    黄艾珍哭述,为了帮丈夫还债,她已把嫁妆的金饰(约值2000新元)全数交给丈夫典当,上月丈夫还要求她向大耳窿借6000令吉,但被她拒绝。

    黄艾珍已连续3次报案,除了两次针对轿车被泼漆,也曾在去年8月23日针对大耳窿发送“放火烧屋”的恐吓视频,向警方投报。

    “我在工厂做书记,月薪只有2000令吉,担心大耳窿一直上门,会影响我的工作。”

    她说,大耳窿上门追债让她濒临崩溃,连上班工作也担心家中出事,晚上回家也睡不着觉,要麻烦家人轮流守夜。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