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兴:今年最大灾难 政经 危机或同时发生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王维兴:今年最大灾难 政经 危机或同时发生

    主讲人王维兴(前排右起)、巫程豪、林宏祥、龙田深以及主持人李成钢,与全体出席者。

    ■“政变:中断的改革”座谈会■



     

    (新山13日讯)“今年最大的灾难不仅是政治,而是政治及经济的危机有可能同时发生。”

    智库政改研究所(KPRU)执行总监王维兴指出,在油价大跌、股灾、肺炎及政治不稳的情况下同时冲击我国,将可能导致我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呈负增长率。

    他说,经济学家早前预测我国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可能会呈4.8%的增长率,然而随着经济及政治危机的到来,经济学家再预测这将导致国内生产总值下滑0.5%至1%。

    他指出,若国内生产总值滑落,可能导致许多人没有工作或是降薪的情况出现,一旦情况加剧,最坏的情况则是国内生产总值呈负增长率。

    他认为,在面临经济危机下,若是新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处理得宜,将可以获得人民的支持,继续维持政权稳定。

    王维兴前晚出席由柔南黄色行动小组主办的“政变:中断的改革”座谈会主讲时,如是指出。

    王维兴(左)认为,我国今年政治及经济危机同时来袭,最坏情况可能导致国内生产总值呈负增长。

    人民在观望

    他披露,对比此次国家政变与2009年霹雳州民联政府的政权更替而言,虽然此次的影响更深远,导致3个州政权出现更动,民间的反应对比2009年之时,却掀不起涟漪,人民更多在观望而已。

    他说,新政府政权是否稳定,需视其他因素,如今年6月的土团党党选、国会不信任动议及副首相的任命等等。

    他认为,慕尤丁任相后,在政治上拥有作为首相快、狠、准的能力,尤其让人民觉得新政权已是既定事实的情况。

    对于刚组成的新内阁,王维兴坦言,这是慕尤丁为了稳住新政府,防止一些国会议员转投希盟阵营的手段,为来临的国会不信任动议争取更多的时间。

    柔南黄色行动小组主办的“政变:中断的改革”座谈会上,出席听讲的观众也积极提问。

    林宏祥建议希盟领袖撰写政绩

    大同工作室行政主任林宏祥认为,在希盟倒台以后,各政党领袖、助理或党工与其去“酸”对手,陷入口水战之中,为何不能重新撰写这22个月执政的政绩。

    他说,领袖可以书写在执政期间担任某职位时希盟落实的政纲,那些成功落实,那些来不及完成,甚至书写一些感人的办公事务。

    他说,希盟领袖大可以用这些较柔性的方式和马来社会对话,降低论述政策时的宗教色彩,用温和的方式论述。

    针对民间团体部分,他说,作为公民团体需要独立自主是没有争议,但是有时需更多样化,公民社会中不需要太过洁癖,不能以被收编来论之。

    他认为,民间在这场政变以后,也有必要增加多一些跨族群的活动,比如在爪夷文书法的课题上,相信马来社会很多都不明白为何会导致轩然大波,而华人社会则有必要论述反对的理由。

     

    龙田深:希盟政权还没成熟

    群议社成员龙田深指出,无可否认的是,希盟政府执政时做出一些技术性的改革,让政府的行政工作更有效率,唯这些改革并非是核心部分的改革。

    他也不看好在希盟时期官拜内政部长的慕尤丁,在新内阁会有所作为,因为其之前所执掌的内政部是最为空白,且因为许多恶法而备受争议。

    他说,希盟的崩盘是一种快餐式的政治思维,认为希盟只需要靠与敦马哈迪合作,才能促成改革。

    “但是,应该一步一脚印,从民间运动及非政府组织开始推动改革, 而非把命运交由一个人的手。”

    他形容,希盟政权就似一个早产儿,还在萌芽阶段,完全还没有成熟。

     

    巫程豪:土团党退出也是好事

    行动党柔佛州委巫程豪坦言,土团党退出希盟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件好事,尤其不用再承担该党领袖的偏激言论或不良政策的后果。

    他说,这对于希盟来说也可以算是一个机会,能重新整顿组织,改变如今现有的应对能力。

    他指出,更可以再次从中训练国会议员,甚至是未来部长的人选。

    此外,龙田深认为,我国公民目前普遍缺乏公民意识,在许多课题上仍旧停留在政党政治层面上。

    他说,若是要求议员们能聆听选民的心声,选民不应该只是在5年一度的选举中,履行公民义务而已,需要加强在履行公民义务责任上。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