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蓮珍:越堤族≠馬勞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蘇蓮珍:越堤族≠馬勞

    早些时候,柔南越堤族组织主席韦衍清呼吁社会各界,以“越堤族”统称在新加坡打拼的朋友,摒弃“马劳”一词。



    这样统称是不对的,因为越堤族不能和马劳划上等号,马劳只是越堤族的其中一群,其他如经常往来两岸的德士司机、学生、运输业者、巴士司机、旅游业等,都是越堤族。

    当然,韦主席不是第一个对“马劳”字眼感冒的人,同样认为“马劳”含有贬义的大有人在,主要有感“马劳”意指大马劳工,属低阶工人。

    若要追溯,马劳一词应该源自于在新加坡打工的大马人自我调侃,尤其6年前一则“马劳的心声”文章引起回响后,更是广泛被使用,目前许多社交媒体群组都选择用“马劳”一词作为交流平台。

    依据当时文章所表达,“马劳”并非指劳工阶级,更多的是形容一群为生计奔波,被迫每天摸黑起早到对岸工作的一群人,这裡的“劳”更多想表达的是劳心劳力。

    马劳这字眼在这几年来,也成为了市井小民惯用的字眼,有人心裡疙瘩,也有的人觉得无伤大雅,甚至觉得已经是代表名词。

    文字之所以不断演变,因为它须符合该时代地方词彙,浅白易懂,贴近地方,否则至今我们依旧用着甲骨文、文言文,哪裡有这麽多的“单身狗”、“小鲜肉”、“绿茶婊”、“剩女”……

    这些词彙字面上看,你都可视为有贬义,总觉得被污名化;但看开了,这只是过是一种带点调侃、更生动、更易入脑的词彙,甚至还成了这年代的经典名词。

    对于读者,也常就新闻用词表达异议,但新闻毕竟不是论文、学术研究、医学词典,用词固然不能有错,可是使用最通俗易懂的字眼,并没有对或错,这只为了贴近读者群的一种选择,没有那麽多议程和立场。

    ──柔州副采访主任

    ⬇⬇ 相关新闻 ⬇⬇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