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我们都非常想家” 通勤族祈肺炎疫情速散去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我们都非常想家” 通勤族祈肺炎疫情速散去

    报导:谢心昉、刘福来
    (受访者提供照片)



    (新山、麻坡30日讯)“留在新加坡工作,但非常想家!”

    随着马新两国陆续实施更严格的出入境措施,许多通勤族选择留在新加坡工作,但心系着在马来西亚的家人和亲友。

    全球的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肆虐,各国都开始实施一些禁令,我国也宣布延长行动管制令,同时实施更严格的出入境措施。

    行动管制令从3月18日开始至直到4月14日,许多通勤族也受到严重的影响。有人冲忙赶在更严格的出入境措施实施前赶回新加坡,有人因为临时找不到落脚处,向公司请无薪假期,也有人获公司协助寻找住所。

    因肺炎疫情在马新传开,导致前往狮城工作的大马人生活备受影响。

    原本以为熬过行动管制令,就可以恢复正常,但新加坡较后宣布禁止短期旅客入境或转机,而入境的新加坡国民、永久居民都必须履行14天居家通知。

    目前我国行动管制令变成28天,在新加坡工作的通勤族,将近一个月无法与家人见面,他们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坦言,非常挂念着在马来西亚的家人和亲友。

    与此同时,他们也祈祷疫情尽快散去,世界各地人民恢复正常且健康的生活。

    郑鸿强:每天都与家人视讯。

    支持行动管制 控制疫情

    从事摄影师工作的郑鸿强(24岁)原本是每天来回新加坡上班,因为近期换了工作,已经搬到新加坡居住,但马新两国的禁令,打乱了他回国的行程安排。

    郑鸿强指出,之前决定在新加坡居住,主要是不会太过疲倦,而且新工作不太适合每天来回。

    他说,在行动管制令期间,留在新加坡很想念在马来西亚的家人、亲友和女朋友,而且也担心他们的健康。

    “虽然独自留在新加坡,但不会觉得很闷,每天都会与家人和女友视讯聊天。”

    他说,虽然担心行动管制令延长会带来更大影响,但为了更有效控制疫情,他选择支持。

    “如果行动管制令解除,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先回家、见见女友,以及找朋友叙旧。”

    在新加坡从事会计员的林紫蕊,依然正常上下班。

    有空即和母亲视讯聊天

    在新加坡从事会计员的林紫蕊(29岁),因为工作关系,她和哥哥都在新加坡租房居住,有时她会回来本地住在亲戚家,但原本每星期一母亲都会到新加坡找她和哥哥,但这段直接只能靠视讯解相思愁。

    她说,在我国实施行动管制令之前,新加坡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加,她和哥哥担心母亲的健康,有劝母亲暂停或是减少来往马新的次数。

    “但现在是完全不能来往,所以我一有空就会与母亲视讯聊天。”

    林紫蕊:现阶段无法每星期与母亲见面。

    林紫蕊说,目前她在新加坡的情况还可以,她对新加坡政府应对疫情的措施感到放心,但她会照顾卫生,不会掉以轻心。

    她透露,目前在新加坡不会觉得闷,生活照样过,像是上班和运动等。

    她也担心,行动管制令若持续延长,对马来西亚经济也有影响,不过经历了这场疫情,无论何时解除行动管制令,她呼吁大家都要珍惜身边的人事物,健康财富才是最重要。

    在疫情还没爆发扩散时,林紫蕊曾与朋友相约爬山运动。
    颜国财

    少了家人陪伴 难免孤单

    “少了家人陪伴,生活过得很孤单!”

    在新加坡从事物流管理的颜国财(47岁)指出,他原本每天来回新山工作和回家,习惯了和家人在一起生活,第一次因为行动管制令,被迫要留在新加坡,不能回家与家人团聚有点感到失落。

    颜国财(左)想念与家人一起出国旅游团聚的欢乐时光。
    少了家人的陪伴,颜国财放工后的日常生活更添思念和想家。

    他说,因为他还有房贷车贷和4名孩子的生活要照顾,负担很大,手停口停,没有收入负债会很大,无奈只好选择留在新加坡继续工作。

    他透露,虽然他很是思念家人,但现代科技很发达,通过手机应用程式,他还是可以看到家人的影像,只是少了亲身陪伴有点不舍及担心家人的健康和安全。

    因行动管制令无法回国的颜国财(前排左5),只好留在任职的物流公司,并获得同事和上司的精神支持和鼓励。
    早前颜国财(右2)与家人出席儿子的毕业典礼。

    若解禁 最想回家见家人

    在新加坡任职行政人员的石佳琳,原本每天搭巴士来回马新两国,因为行动管制令而暂时搬到新加坡住,不能每天跟家人见面,确实有点不习惯。

    石佳琳说,对她而言,行动管制令的最大影响,就是不能每天回家,很想念家人。

    石佳琳:公司协助提供住宿。

    她说,当初决定留在新加坡,是因为家里有负担,需要在新加坡继续工作,虽然暂时无法每天回家,但每天都会联系家人。

    她说,这段期间是公司协助提供住宿,虽然她独自留在新加坡觉得很闷,有空时会做家务、阅读、烹煮美食及上网打发时间。

    “我蛮担心行动管制令会延长,如果宣布解禁,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家见见家人。”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