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赌牌晚上赌马 乐龄联络站成赌坊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白天赌牌晚上赌马 乐龄联络站成赌坊

    (新加坡2日讯)继循环路的聚赌歪风后,后港组屋楼下的“乐龄联络站”也成邻里赌坊,20多名阿叔阿嫂无视疫情肆虐,白天赌牌,晚上赌马。



    后港1道第119座组屋居民申诉,近三四年间,组屋底层常有人在上午约11时玩牌,记者日前走访时,就看到约10名阿叔阿嫂聚集在该处,其中4人围坐着玩牌,其他人则在聊天或围观。

    黄女士(75岁,家庭主妇)透露,这群人包括这一带的居民,而这些人去年中旬曾沉寂一段时间,但赌博风气近期又“死灰复燃”。

    除了白天赌牌,还有居民爆料,新马两地赛马当天的下午和晚间时分,该处如同赌马天堂,晚上7点多至10多的时候,至少15名阿叔会聚赌。

    超过10名阿叔聚集在组屋楼下赌马。

    居民黄先生(48岁,销售员)也说,他曾目睹多达25人聚赌,有一次带12岁儿子出外用餐时,儿子看到还好奇的问说是怎么回事,他只好无奈解释是在赌马,但也同时教育儿子赌博是恶习。

    记者昨晚走访时,约10多名阿叔围在桌子周围,桌上摆着一份份报纸,还有阿叔手拿50元和10元的纸钞,大家随后于晚上11点准时“解散”。

    不过,记者发现,这些阿叔事后扔进垃圾桶的报纸都是赛马的页面,桌上则留下零食。

    《新明日报》连日报道,循环路居民申诉,几乎每天都有人聚集在第65座组屋附近的亭子。知情者称这些人饮酒作乐,甚至玩扑克牌赌钱,对附近居民的生活造成影响。

    警方扫荡走后再赌

    记者看到居民掏钱,但围观者称阿叔阿嫂是闲来无事才在楼下玩牌。

    围观的郑先生(60岁)告诉记者,他称这些阿叔阿嫂都是退休人士,在楼下玩牌并非赌钱。

    他也说,虽有警方前来扫荡,但真正聚赌的人都会开溜,不久后再重回该处。

    几名阿叔阿嫂得知记者在场时,先是停了下,放下手上的扑克牌,过了片刻又继续玩牌。

    不过,记者目睹有人掏出钱来给其他人,相信是输了牌要赔钱。

    去年7月曾报导,有居民申诉该组屋楼下堆满杂物,橱柜、躺椅、瓶罐、碗盘样样有,如同储藏室,甚至有蟑螂老鼠到处跑,担心摆放的多个水桶也可能滋生蚊子。

    但也有居民透露,这里大约5年前成为老人们消遣的地方,称这里是老人们的情感联络站。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