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 新国丢饭碗 家乡工难找 马劳返国门 前途茫茫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肺炎疫情◢ 新国丢饭碗 家乡工难找 马劳返国门 前途茫茫

    报导/摄影:吴振威



    週一仍有不少越堤族从新加坡返回大马,大家都拖着行李,准备回家展开14天居家隔离。

    (新山6日讯)疫情重挫马新经济,新国老板裁员,马劳丢了饭碗只好拖着行李回国,庆幸返程通关顺利,唯忧在大马难以找工,前途茫茫。

    新加坡于明天(7日)起半封城,许多马劳今日照旧仍可使用健康出行(FIT TO TRAVEL)医药报告,并顺利返抵国门。

    记者今早在新山苏丹依斯干达大厦门口观察,仍有零散的马劳步行越过柔佛长堤返回大马;到下午时段,入境者陆续增加,他们中有的是工作人士,也有学生及被裁员者。

    由于在新加坡无法接受冠状病毒拭子测试(SWAB TEST),通关者都是使用健康出行(FTT)医药报告,并称过程非常顺利,没有遇到问题,如今回家展开14天居家隔离。

    张国新:面对裁员选择回国。

    另一方面,受访者张国新(32岁)指出,他几天前接获了洗衣厂的解僱通知,因此决定先回国等待疫情好转。

    他说,他在有关洗衣厂工作了3至4年,由于目前经济前景不明朗,僱主因此要节约人力,他因此被裁员。

    “我在新加坡待了几天,由于目前没工作,询问了已经回国的朋友,就去诊所要求医生开了一张健康出行医药报告。”

    除了见到返回国家的马劳,也有人往反方向步行前往新加坡。

    今早9时许抵达兀兰关卡,花了点时间通关后,步行过长堤,再大马关卡检查了体温,问了一些问题就准备回家隔离14天。

    他说,目前市道很差,就算要在大马找工相信也很难,要先等待疫情散去后,才做打算,如今应该会休息先。

    谢汉发展示接获的居家隔离通知信。

    父子3人 返古来休息

    没工开且想念家人,父子3人返古来好好休息。

    住在古来可可苑的一家三父子谢汉发(52岁)、谢世雄(25岁)、谢事桦(20岁)周一(6日) 下午1时许抵达新山关卡。

    谢汉发(左起)与儿子谢事桦及谢世雄因在新加坡暂时无法开工,因此于週一从新加坡步行越过长堤,准备回古来居家隔离。

    谢汉发说,他们父子在新加坡从事装修业,由于周二(7日)开始无法开工,因此决定回国。

    他说,家中还有妻子和女儿两人,之前都是每日开车来回,自从管制令后待在新加坡,已经几个星期没见家人,他也有挂念妻女,现在最想回家。

    他说,趁这个机会,他们就当作好好休息,看一个月后疫情如何,再做安排。

    柔佛长堤上可见不少国人拖着行李,准备返回大马。

    留学生回家 通过线上学习

    新加坡学校关闭,越堤读书的学生,乾脆回到自己在大马的家乡,通过线上读书。

    张小姐(21岁,学生)週一从新加坡越堤返回柔佛州,她准备搭车回到古来的住家。

    她说,她就读于新加坡管理学院第二年,在新加坡于本月7日实施行动管制前的一个月,该校就已经暂时关闭,以便进行消毒工作。

    不少德士在新山中环车站德士站,等待乘客上门。

    “因为不懂学校何时会重开,我之前就是在新加坡的住家线上学习,但新加坡政府宣布4月7日起,所有学校将关闭1个月,我因此便选择回来。”

    她说,之前每一个星期就会回家一趟,因为行动管制,已经3个多星期没有回来了,很想念父母及家中饲养的狗。

    她说,回到家最想做的,就是吃古来的美食。

    阿旺:一天有一趟搭客就很满足了。

    司机禁离家10公里
    电召车少了 德士成首选

    因为行动管制令,司机无法离开住家10公里范围,加上电召车数量也变少了,德士反而成为首选交通。

    根据记者观察,不少越堤族週一回国后,都选择搭乘德士或是电召车。

    据向他们了解,因为有规定轿车不能离开住家超过10公里距离,因此,家人不可以来接载。

    不少德士在新山中环车站德士站,等待乘客上门。

    然而,在这个时候,电召车的数量也变得少了,要等上很长的时间,德士就变成很热门的首选。

    德士司机阿旺说,在第一阶段行动管制时,关卡几乎没有搭客,这几天开始有点人潮了,每天都至少有一趟搭客,如果来的早,可能会有两趟车。

    他举例,前一日自己载了一名搭客回实达英达花园,可以赚到30至40令吉,也够他一天的买菜钱了,非常知足。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