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管制◢ 隔离者住酒店一人一房 与送餐收垃圾员工零接触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行动管制◢ 隔离者住酒店一人一房 与送餐收垃圾员工零接触

    报导:汪锦发、廖锦荣



    摄影:张来星(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山瑞园酒店获政府徵召充作隔离中心,目前已接收138名隔离者。

    (新山9日讯)新山区部分酒店获政府徵召充作隔离中心,预料大批由国外返国人士将陆续入住酒店接受14天隔离,酒店方面负责安排房间及饮食,但不会让员工直接接触隔离者。

    据了解,自昨日开始,新山区部分被徵用酒店已开始接纳从新加坡及印尼返国的隔离者,同时,卫生部也在酒店内设立24小时运作的行动室,每日更新隔离者的情况。

    新山晶冠酒店经理姚金贤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该酒店昨午陆续接纳约170名相信是越堤族入住,每人单独住一间房,不准随意步出房间。

    在新山Swiss-Inn酒店,隔离者居住的房间外放有一张小椅子,隔离者一日三餐及所需物资都会放在椅子上,由隔离者自行领取。
    隔离者登记进入新山Swiss-Inn酒店时,员工们做足防护措施。

    他指出,每日值勤员工穿上防护装备和口罩,负责送三餐到170间酒店房间门口,由隔离者自行取餐进房,过后员工再回收垃圾袋,完全不会接触隔离者。

    “隔离者不能随意离开房间,也不准使用酒店户外设施,酒店员工也不会提供清洁房间等服务。”

    此外,新山瑞园酒店经理杰西扎菲娜受访披露,该酒店接收100名由印尼返国及38名新加坡入境的人士,安排隔离者单独居住在房内,若一个家庭隔离者,则会通融让父母及孩子同房。

    在新山晶冠酒店,隔离者家属要带物资给隔离者时必须接受检查,除了衣物外,其他一律不准带给隔离者。

    她说,他们在隔离者的房间外置放一张小椅子,当食物及饮水送抵时,便会使用广播告知隔离者,在整个过程不允许员工及隔离者有任何接触。

    “我们也为在这段期间值勤的员工提供口罩、手套及卫生衣等个人防护装备,至于面罩则由政府提供。”

    杰西扎菲娜坦言,在接收隔离者之前,酒店管理层及卫生部已为执勤员工提供讲座,告知在成为隔离中心期间可做及限制的行为,所以员工也抱持正面的心态应对隔离者,将隔离者当作酒店顾客看待。

    张迪为:酒店业者仅提供膳食给隔离者,不会提供客房清洁服务。

    张迪为:没提供客房打扫服务

    马来西亚酒店公会柔佛州分会主席张迪为指出,根据当局指示,酒店仅提供膳食给隔离者,不会派员工到房间做清洁打扫,避免接触隔离者,而消毒和接待工作由相关单位负责。

    张迪为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目前共有15名会员向政府申请成为隔离中心,而被徵召充当隔离中心的酒店业者做好万全准备,随时接获当局指示安排从外国返回的马来西亚人入住。

    新山古丰大酒店员工定时为升降机按键消毒,做好防疫工作。

    他指出,他并不确定会接收隔离者的人数,还有待当局发出进一步指示。

    目前充作隔离中心的酒店包括新山晶冠酒店、丰盛港丹绒列曼菲尔达公寓酒店、新山古丰大酒店、新山纽约酒店、新山瑞园酒店、士姑来V8酒店及丰盛港Seri Malaysia酒店。

    新山晶冠酒店外聚集部分隔离者的家属。

    柯俐君 : 不强制员工值勤

    新山古丰大酒店副总经理柯俐君指出,在政府宪报宣佈该酒店成为隔离中心后,酒店管理层通知员工回去与家人商议,再安排员工自愿值勤,不会强制员工在隔离中心服务。

    她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当局已指示酒店近期准备隔离区,让员工准备好口罩和手套,随时接收从外国返回的马来西亚人入住和隔离14天。

    新山古丰大酒店在地板贴上标示位置,让所以排队人士保持一公尺社交距离。
    新山瑞园酒店管理层不敢怠慢,除了准备消毒搓手液,也勤于进行消毒工作。

    她透露,该酒店其中的10层楼约140间房间充作隔离区,以安排隔离者入住。

    “我们也在等待当局派人驻守和汇报整个标准作业程序。我们不能随意接纳入住者,一切要听从当局指示和安排。

    “之前,有些相信是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致电询问是否可安排,我们只能提供当局热线号码,无法答应让他们返回入住。”

    杰西扎菲娜(右)认为,新山瑞园酒店成为隔离中心是尽社会责任。

    提供代购药物 日用品服务

    杰西扎菲娜指出,酒店仅为隔离者免费提供住宿及餐饮,其他所需要购买的生活必需品,可在每日中午12时至下午2时向酒店柜檯下单,费用由隔离者负责。

    她说,可以代购的物品包括孩子的奶粉及尿片、个人所需的药物及日常用品等,惟由于酒店内为禁烟区,所以不会为隔离者购买香烟。

    “我们也为隔离者提供洗衣服务。”

    新山古丰大酒店大厅已设好桌椅和准备搓手液,随时安排隔离者入住。

    另外,姚金贤说,在酒店是充作隔离中心后,不会再接收任何人士入住酒店。

    他说,政府针对每一名隔离者每日150令吉的津贴给予酒店。

    他坦言,在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时期,酒店业者几乎收入大减,因此若获政府徵召充作隔离中心,酒店业者可获得一些收入。

    新山古丰大酒店员工搬动一些房间桌椅,以做好准备,让隔离者入住。

    亲属欲递乾粮吃闭门羹

    隔离者家属聚集在新山晶冠酒店外,希望能将隔离期间所需的乾粮物资递给遭隔离的亲属,惟无奈吃闭门羹,站岗的志愿警卫队成员只允准将衣服带给隔离者,其他乾粮物资则不被允许。

    陈女士(40岁,家庭主妇)的丈夫于週三从新加坡入境后,即被带往隔离中心隔离。

    陈女士透露,其丈夫于週三上午9时入境后,等至下午3时才顺利入住酒店,至傍晚6时才吃一天的第一份餐点。

    新山古丰大酒店员工整理即将用作隔离的房间。

    由于担心丈夫挨饿,她带一些乾粮及隔离期间的衣物给丈夫。

    “但是,志愿警卫队成员只让衣物进入隔离中心,其他的乾粮物资不被允许。”

    另一方面,苏先生的孩子由新加坡返国后也是直接被带至隔离中心隔离,尚未有机会和孩子见面。

    苏先生说,他打算携带一些乾粮如美禄、饼乾等给孩子,在飢饿时能够充飢,可是不获允准。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