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童星长大了! 芳榕 静仪 咏谊 再战荧幕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那些年的童星长大了! 芳榕 静仪 咏谊 再战荧幕

    童星出身的谢静仪、芳榕和林咏谊是如何与戏结缘?这三位邻国新加坡演艺圈新生力军接受《联合早报》访问,分享她们当童星的经历,以及对演艺事业的期待。



    (新加坡6日讯)小星星,亮晶晶,若把演艺圈比喻为一片天,有的艺人是恒星,闪闪发亮,长久照耀天际,照亮其他星星;有的是流星,一划而过但很美丽。童年有个期限,童星仿如流星,他们天真无邪,或机灵可爱,或楚楚可怜,让观众倾心,为一部作品追加星星。

    童星长大后,未必选择继续从影,大多转向另一片天。《联合早报》找来三名在线上的“昔日童星”谢静仪、芳榕和林咏谊,请她们分享当童星的经历,以及回流演艺圈发展的原因。

    谢静仪在第一部华语剧《过好年》中,被资深演员陈澍城打了一巴掌。(受访者提供)

    谢静仪3岁入行 对演戏的热爱愈发浓烈

    若算上当童星的经验,24岁的谢静仪已出道21年。她3岁出道当模特儿,拍摄过不少平面广告和时尚杂志照;9岁开始演戏,演艺履历精彩,拍过本地电影《881》《大世界》,电视剧《过好年》《走进走出》《查某人》和英语剧“Fighting Spiders”等。她演过金马影后杨雁雁和电视艺人郭舒贤的童年版,12岁时甚至超龄演出,扮演杨志龙身怀六甲的妻子。她曾是“狮城小美后”,代表新加坡远征美国犹他州参加国际联合青年美姐比赛,年纪轻轻已见过世面。

    谢静仪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带我上歌唱和模特儿课程,她看出我很喜欢拍照,3岁就带我去广告公司试镜,之后拍了很多平面广告和杂志照。”谢静仪当年会被剧组相中,也因母亲将她的资料放上试镜网站。她笑说:“妈妈看到我在台上很开心,可能她以前也有点发明星梦吧。”

    谢静仪拍了英语剧“Fighting Spiders”后爱上演戏。(受访者提供)

    她的第一部华语剧是陈澍城、瑞恩、陈泓宇等主演的《过好年》,“第一部戏就被澍城大哥打了一巴掌,所以记得很清楚。背剧本对我来说不会太难,感情戏的掌握就比较难,被打一巴掌的表情我做不到,导演后来叫澍城大哥真的打我,我事前不知情,被打后,情绪就来了。 ”

    谢静仪10岁时在新加坡导演陈子谦执导的歌台题材电影《881》中,扮演小时候的“大木瓜”杨雁雁,“我只有一​​场戏,不过那是很好的经验,第一次到电影片场觉得蛮壮观的!我客串过《大世界》,演杨志龙的老婆,还放了假肚子,要拍一张怀孕的照片,那时候我差不多12岁!”她笑说,并非所有当时合作过的前辈,都认出她是昔日的童星,“(庄)米雪和各评大哥认得,我在《查某人》里演过他们的女儿,所以他们到现在还会叫我女儿。”

    谈到当童星是否影响学业,她噗嗤一笑后说:“应该有!那时候很喜欢演戏,精神都放在演戏上,有书不读,更想读剧本。”何时决定当演员?她说:“大概中一的时候。演’Fighting Spiders’时就很喜欢演戏,觉得以后要一直拍戏。我从小就被放在拍戏的环境里,看着大家在片场工作,享受着我在做的事,既然喜欢,就觉得可以多放一点心思继续做。”

    当童星助她累积演艺经验,表演时更放得开,却也有必须挣脱的框框。她解释:“人们会留有既定印象,他们眼中的我是邻家女孩,或者是谁的女儿谁的妹妹,仍然给人穿校服的感觉,还觉得我是18岁,长不大。”

    谢静仪明白转型需要时间和努力,她2016年暂时卸下演员身份转行当新航空姐。 “那阵子我的事业卡住了,人家对我的印象就是这样,不懂要给我什么角色,不敢尝试用我。我就用那两年时间找自己,让自己进步,希望让人看到不一样的我。”

    2018年,她回归电视圈在电视剧《西瓜甜不甜》里饰演小露性感的模特儿兼跆拳道高手,“不再是学生角色,我很享受,也因为隔了两年再回来拍戏,感觉挺超现实的,特别享受。”

    谢静仪在社交媒体上,也不吝于展露好身材,她说:“我试着调整所呈现的形象,用社交媒体展现不一样的自己,让别人看到我原来长大了,可以尝试不一样的风格。”

    离开演艺圈的两年,她心中的那把火未灭,反而越烧越烈,“我喜欢飞,但会一直想回来,心会痒痒的。拍戏那种肾上腺素上升(adrenaline rush)的感觉是其他工作所没有的,我尝试了很多别的工作都找不到那种感觉,我很喜欢在片场和镜头前的感觉。”

    谢静仪的上一部8频道剧是一年多前的《心点心》,她今年将推出搭档午言媒体同门宗子杰、崇喆等演出的青春剧《水漾少年》。

    芳榕演戏 把欢乐带给观众

    芳榕(左一)曾与香港演员宣萱(左二)在英语剧《奉子成婚》合作。(受访者提供)

    24岁的芳榕在播映中的电视剧《单翼天使》里饰演阿姐郑惠玉的女儿,千金女落难,角色有记忆点。不知观众有没有发现,芳榕曾是童星?她4岁当模特儿,7岁开始演戏。

    芳榕的第一部剧是英语剧“Coming Home”,此后演了《一切完美》《书包太重》《跳浪! 》等剧集,2007年凭《爱·特别的你》入围《红星大奖》的童星奖“青苹果奖”。她10岁左右演过本地导演陈哲艺的短片《阿嬷》,12岁左右演了梁志强的电影《钱不够用2》《吓到笑》。

    小时候的芳榕活泼开朗。(受访者提供)

    回忆当童星的契机,芳榕在专访中说:“我的表姐在媒体业工作,她有一个广告需要找一个小女孩,那时候我4岁,很活泼开朗,学芭蕾,上音乐课程,她于是推荐了我。”她的第一部华语剧是陈汉玮、白薇秀等主演的《爱·特别的你》,在剧中扮演陈丽贞的女儿,角色破格,演一名弱智小女孩,在她记忆中,那个角色非常好玩。

    不过,芳榕并非在童星时期就立志当演员。 2016年之前,演戏对她而言是玩票性质,直到四年前她才改变想法,当时也多亏郑斌辉的推荐。她分享道:“我在5频道的’The Hush’演斌辉的女儿,他那时候把我推荐给新传媒星艺经纪。我在大学念的是心理学,当时思考着自己能做什么,我想要帮助人,让人们笑,觉得当演员有更多机会这么做,既然机会在眼前就决定试试看。到目前为止,我觉得很好。”

    投入时间把戏演好

    芳榕乐于带着“童星出身”的标签在演艺圈发展,认为这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工作上,现在很少人提起我曾是童星,所以没有压力。观众方面,有人记得我小时候演过戏,说看着我长大,为我加油。”相比从未演过戏的新人,芳榕因童星经验而不是一张白纸。她说:“在片场比较技术性的部分,我已经明白怎么做了,知道要站哪里,怎么找位,可以多花一点时间演好戏,这就是从小演戏的优势。”

    芳榕愿意等待好角色,现阶段不介意扮演女儿或学生妹,“我能做的是继续演好我的戏,继续进步。有些东西是需要时间的,当我比较成熟时,自然会接到比较成熟的角色。我会继续努力,等待对的时机。演年轻一点的角色是为日后准备。”

    芳榕去年从私立大学毕业,并签约新传媒,由兼职转全职。同一时期,《才华横溢出新秀》的新秀们也入行。问她怎么看待《才华》新秀入场,她说:“我觉得这是好的,更多人一起演戏,让演艺圈更有生气。本来有一部戏要开拍,是跟《才华》女新秀合作的,很期待,但拍摄已因疫情推迟了。”

    曾夺三“青苹果奖” 林咏谊为演戏义无反顾

    林咏谊当了六年的童星。(受访者提供)

     

    20岁的林咏谊笑说,或许从父亲为她取名的那一刻,已注定她会当演员。父亲是香港演员袁咏仪的粉丝,故把女儿名为“咏谊”。

    长相甜美的林咏谊15年前出道当童星,在2009年至2011年的三届《红星大奖》,分别凭电视剧《一切完美》《团圆饭》和《过好年》连拿三座“青苹果奖”,演过的作品包括《小娘惹》《刑警二人组》《幸福双人床》《手足2》《双子星》《破天网》和电影《割爱》《绑匪》等。

    林咏谊儿时被母亲带到加利谷山(电视台旧址)参加中文戏剧课程,上课时被一名监制相中,认为她适合当童星演员。她的第一部戏是郑斌辉、戚玉武、欧萱等主演的《刑警二人组》,当中一场被绑架的戏,令她挨导演骂。她忆述:“我真的很新,不知道拍戏的时候不可以看镜头,所以我一直看镜头。那场戏蛮’凶’的,须要一直哭。导演有点不耐烦,我又不听他的话,被他骂了几次,所以还记得。”

    但她当时未被骂退,反而觉得演戏是好玩的事,跟帅气漂亮的演员演戏也令她兴奋,“我很喜欢刘子绚和欧萱。欧萱演过我的芭蕾舞老师,拍戏的时候就一直看着她,觉得她真的很美,有’被闪到’。”

    林咏谊当了六年的童星演员,期间遇上热情粉丝到她的面簿及询问她的朋友要电话号码,令她有点害怕。 12岁至18岁时,她专注于学业,未在荧幕上亮相,但戏瘾一直在。从新加坡艺术学院(SOTA)毕业后,等待上大学之前,她主动联系当年的电视台选角组前辈,才“重新入行”。

    林咏谊拿过三座《红星大奖》“青苹果奖”。(档案照)

    当演员是唯一梦想

    林咏谊不认为童星身份是羁绊,“观众朋友记得我是我的荣幸,代表小时候的戏让他们印象深刻。当我尝试不同的角色,观众对我的看法有变,说明我做得好,如果没变,就是我做得不好。”

    对于童星经验的优势,她认为:“我从小就有很强的工作道德,因为妈妈一直跟我说,去演戏的时候没有准备好或演得很烂,不只影响到自己,也影响到现场那20多个人,所以我很自律。”

    林咏谊前年加入电视台时,仍是南洋理工大学传播与信息学院学生,近期透过《回路网》与《单翼天使》两部剧与观众见面。对未来的期许,她兴致勃勃地说:“想跟很多很多演员和导演一起合作,向他们学习,一直进步,也很想尝试不同角色,如’黑暗系’角色,带点神秘,现在演阳光、活泼可爱的角色也很好,但如果没演不同角色,我也不算是演员。”

    当演员是她的唯一梦想,倘若等不到破格的角色,她也不会放弃,“可能有点理想化,但我愿意一直等。拿到什么角色都会努力去做。因为热爱演戏,我什么都可以。”

    文/联合早报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