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马劳借阿窿 阻断措施失业 留一屁股债给妈妈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青年马劳借阿窿 阻断措施失业 留一屁股债给妈妈

    (新山8日讯)青年马劳只欠大耳窿3500令吉债务,但在利滚利下变成要偿还约3万令吉债务,但因失业无法缴付如常利息,母亲因担忧家人受牵连被逼扛债!



    女事主潘美月(52岁,家庭主妇)育有3名儿子,其27岁长子(未婚)在新加坡当司机,去年6月及9月儿子向两组大耳窿分别借贷2000令吉及1500令吉,但儿子因失业无法如期缴付利息,大耳窿因此转而她要求还债。

    她因担心大耳窿上门骚扰家人,便和对方“讨价还价”后,还了对方1万9000令吉债务,岂料阿窿反口逼债,还恐吓在解封后出门要小心。

    潘美月今早在公正党地不佬区国会议员钟少云特别助理符文濠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促请大耳窿守信用。

    为替儿子还债,她被迫向亲戚借钱,但大耳窿“无底洞”地讨债,她只好不理会大耳窿的讨债电话,并报警处理。

    潘美月(右)指已还清所有债务,希望大耳窿不要继续纠缠。旁为符文濠。

    钱不够用借阿窿

    她透露,长子月薪千多新元(折合3000多令吉),她曾向长子了解欠债原因,但长子仅肯指是不够钱用,才向本地大耳窿借贷。

    她相信大儿子没有女友,且每天来回马新和家人同住,不解为何儿子会不够用。

    “儿子在欠债后告知过去都有缴付利息,但因新加坡采取阻断措施造成失业 ,无法缴付利息。”

    女事主为了儿子,在与两组大耳窿谈判后,同意各偿还4500令吉及1万4500令吉。

    其中第二组阿窿告诉她,欠款除了利息,还包括之前每一个没回复的手机电话及留言,要另付100令吉费用。

    潘美月在4月中都还清两笔债务,但大耳窿之后都称“老板”嫌不够,向她追讨另3000令吉及2500令吉。

    但她觉得不合理拒绝再偿还,但遭大耳窿出言恐吓,扬言解封后对付她们 ,令她感到不安。

    她说,其幼子在4月头接到大耳窿电话后,相隔4天,第二组大耳窿就致电讨债,她怀疑是同一组大耳窿。

    尽管已经还清债务,但大耳窿仍“无底洞”地追债,潘美月已报警处理。

    夫停工 子待业 经济陷困

    新加坡因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采取阻断措施,潘美月在新加坡从事建筑业的丈夫已停工、欠债的长子在失业状态中,以及幼子因疫情从新加坡返回国等待开工,家庭经济陷困。

    潘美月说,目前只有在本地从事会计工作的次子支撑家庭开销,为偿还这笔债务,已和丈夫用了积蓄和向亲戚借钱。

    另外,符文濠说,每个行业都有职业操守,大耳窿应该讲信用,遵守当初的协议。

    他说,事主已经报案,警方将会严厉看待此案,依照线索追查。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