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下的毒? 早市多棵树枯死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谁下的毒? 早市多棵树枯死

    种植在两排摊位走道的小树全死了。

    报导:邓珮珍



    (居銮11日讯)叶陶沙日落洞路早市于行动管期间禁止营业,结果有多棵树木遭人毒死,早市的地标大雨树亦遭毒手!

    中毒的包括种在靠近大雨树摊位处的2排小树,以及2棵在泊车场附近的芒果树,都已枯死,无法抢救,而大雨树则仍有青色树叶,已开始落叶,似乎还有一线“生机”。

    五十多天未营业的早市,显得荒凉,而遭下毒的大雨树已开始落叶,但是生命力仍很强,还有生机。
    这2棵芒果树已确定枯死!

    叶陶沙日落洞路早市委员会和在希盟政府时期负责早市事务的卸任行动党居銮市议员刘德全皆表示不清楚是谁人下毒,不知是恶作剧还是故意。

    他们只是很奇怪,另一边摊位的两排植物“安然无恙”,为何下毒者不是毒完所有树木?

    在另一边摊位走道的小树“逃过一劫”,漂亮生长。
    下毒者剥开树皮再淋上毒药。

    刘德全受询时说,事件是在4月25日被志工揭发,已经致函居銮市议会要求处理,而志工亦为中毒的树木淋上酵素,希望可以救活。

    他披露,在管制令前,下午时分会有一些印裔同胞在早市处聊天或午睡,有点像是早市的守卫员,但是管制期间有关人士没去早市,相信就让一些破坏分子有机可趁。

    蔡业发:等恢复营业后再和市议会商讨如何处理枯树。

    早市委员会财政蔡业发说,早市已交由市议会管理,所以等待早市获准营业后,会和市议会官员商讨要如何处理枯死的树木。

    “大家会商讨是砍掉枯树再重新种植,还是用其他方式,而观察后发现大雨树或许可以救得活。”

    他说,他们不会去追究是谁下毒,只希望不要有下次,委员会全力把早市美化成为休闲地方,就希望民众配合。

    他也说,没营业50多天,靠近厕所的河堤边已长满了野草,等解封后,将和市议会讨论看能否要求水利灌溉局协助清除杂草。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