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复工无期 夜店纷出顶 娱乐行业掀倒闭潮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复工无期 夜店纷出顶 娱乐行业掀倒闭潮

    新山是我国南部的不夜城,但受新冠肺炎疫情的打击,已让新山夜生活开始变成死城。

    报导:吴菊君



    (新山17日讯)撑不住了!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还未阻断 ,政府继续严禁娱乐行业复工,使到业者眼见复工遥遥无期,纷纷把夜店出顶,掀起倒闭潮!

    受访的本地娱乐业者指出,政府似乎未有要解禁娱乐行业,娱乐业者眼看无法在近期“止血”索性结业。

    柔州娱乐商公会公顾问邱光益接受《中国报》访问时透露,即使业者自降30%至50%价钱出顶,也难找到买主接手。

    在行动管制令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期间,酒吧无法如常营业。

    他说,自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以来,已经造成大约30%的经营者面临亏损倒闭、债台高筑和破产的局面,从这个月开始陆续出现倒闭潮。

    他指出,尽管大部分行业允准复工,但娱乐行业相信是最后才会获得开放的行业,但何时可获准复工,还是未知数。

    “即使复工也面对生意大不如前情况,还要应付店面租金和员工薪资的庞大开销,所以业者决定结束营业,出顶转手,但很多人也不敢在此时接手。”

    娱乐业者眼看复工遥遥无期陆续出顶店面,掀起倒闭潮! (档案照)

    他透露,在停工期间业者以出半薪、停薪留职和解散员工求生存,因此演艺界乐团、歌手舞者、主持人、经纪公司等都陷入手停口停的困境。

    邱光益指出,单在新山县有营业执照且活跃的各类型娱乐场所就有753间 ,他估计全柔的娱乐场所多达2000多间,除了新山,峇株巴辖是另外一个娱乐活动非常活跃的县属。

    他透露,在近两个月的管制期,他在这个星期接获的求助电话及讯息不曾停顿。

    他坦言,娱乐行业在未来1或两年都陷入低潮期,前景黯淡。

    凌明:娱乐业犹如被遗弃的孤儿。

    凌明:将呈备忘录 挽救孤儿

    娱乐行业犹如被遗弃的孤儿,柔州娱乐商公会将会向州政府及中央政府提交备忘录,希望尽快获得复工。

    柔州娱乐商公会会长凌明说,该公会将在来临周一(18日)要求会见柔佛州务大臣顾问拿督郑修强及州行政议员张发虎,反映业者的困境。

    他说,该会也会要求会见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提出诉求,同时分别呈交要求复工函件及备忘录给州政府及中央政府,以挽救国内娱乐行业。

    邱光益:开始涌现倒闭潮。

    邱光益:若通行 须全力配合SOP

    邱光益指出,在刚过去的劳动节,韩国首尔爆发夜店群聚感染危机,他担心这更加促使政府不会太早解禁娱乐行业。

    他说,当地一确诊男子光顾梨泰院地区5家夜店,尤其5家夜店中有同性恋酒吧,许多人给了假资料。

    他透露,该会两天前和约20名各类娱乐业代表召开紧急视频交流会商讨,若要获得政府通行,必须得全力配合政府规定的标准作业程序。

    他强调,除了进行消毒工作,他们也建议业者安装各式先进的追踪检测仪器、实行社交安全距离、要求顾客电子付款或扫二维码,以便掌握顾客资料,一旦爆发疫情可有效追踪顾客。

    政府迟迟未开放娱乐行业复工,业者因无法承担租金和员工薪资纷纷决定结束营业,但又面对无人接手困境。

    酒吧 社交距离 有难度

    “开也死,不开也死”

    即使允许娱乐中心复工,政府也会有诸多限制,本地娱乐业者直言:“开也死,不开也是死”。

    在士姑来五福城经营酒吧生意的林先生(50岁)受访时说,娱乐业到底何时可获准复工仍是未知数,即使获准复工,相信政府会限制人潮或要求社交距离。

    “以酒吧来说,酒吧空间有限,若是要遵守如咖啡店餐桌两公尺的社交距离,这是难以办到。”

    他指出,该酒吧有20多名员工,员工的薪金和昂贵的租金是他们最大的开销,但店主只肯在4月份回扣30%的租金,他们已没有能力支撑下去,因此决定结束营业。

    “我知道这时候出顶,也不会有人来接手,因为连我们都不知道何时可以复工!”

    此外,他说,仍保住饭碗的马劳还滞留在新加坡,同时民众的消费力也大为减弱,相信接下来很少人会到酒吧消遣。

    柯致全:歌手被迫转行
    冀通融开放绿区复业

    本地歌舞娱乐业受疫情冲击停摆,歌手被迫改行为小贩,售卖食物赚取收入。

    巨星娱乐连线负责人柯致全促请政府开放绿区的娱乐行业,允准开放非公开式的小型庆祝活动。

    他说,如丰盛港就是绿区,州政府或可考虑准许非公开式的神诞活动,如大戏酬神或简单演唱娱乐活动。

    “因为这期间零收入,有歌手改行在网上售卖椰浆饭及在咖啡店租摊口卖咖喱面谋生。”

    柯致全:希望在绿区逐步开放娱乐活动。

    他认为,一个简单娱乐表演,音响灯光组加上歌手只有约6人,另大戏也是做给神明观看不会引起群聚,希望可获得通融。

    柯致全也是柔州和谐歌舞音乐爱好者联谊会主席,他说,开设专业舞蹈教室的舞蹈老师这段期间无法开课,但得继续支付昂贵的租金。

    他认为,舞蹈教室可以限定人数,老师及学生同样可在社交安全距离下,进行舞蹈课程。

    ⬇⬇ 相关新闻 ⬇⬇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