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连假不见一个游客 龟咯旅游区冷清清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连假不见一个游客 龟咯旅游区冷清清

    笨珍龟咯国际渡轮码头不见回乡的印尼外劳,整个大厅空荡荡。

    报导/摄影:吴振威、李清火



    (笨珍27日讯)5月份连续遇上劳动节、卫塞节、开斋节及新加坡学校假期,原本是笨珍龟咯生意最火旺的季节,但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导致外地人绝迹,整个旅游区一片死寂。

    旅游业是龟咯的经济命脉,往年每每遇上公共假期或学校假期,龟咯咸水港及港脚街道上,处处可见到游客踪迹。

    然而,今年情况有别以往,在新冠肺炎疫情笼罩及行动管制令双重夹击下 ,龟咯街道一片冷冷清清,一个游客都没有。

    洪永顺:旅游业是龟咯的经济命脉。

    龟咯港脚前任村长洪永顺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这是龟咯旅游区在开斋节期间,第一次出现这种空荡荡的情景。

    “以往无论是周假或是公共假期,旅客到来品尝试海鲜、住宿度假屋,龟咯街道上都是热闹人潮,与目前的情景简直天渊之别。”

    他说,每年5月份是龟咯生意最旺的季节,因为遇上劳动节、卫塞节及新加坡学校假期,加上今年还遇上开斋节连假,本应迎来旅游的高峰期,但一场疫情让这些美梦全部泡汤。

    洪永顺也是当地经营土产生意业者,他说,自从3月18日政府实施行动管制至今,没有游客到来,当地经营游客生意的行业包括海鲜餐馆、土产店、纪念品商店、小吃店、渡假屋,因为没有生意,都暂时停止营业。

    游客不来,海鲜酒楼选择暂时休业。

    “虽然政府已实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允许业者遵守标准作业程下重启商业活动,但是没有游客到来就没有生意做。”

    他说,当地大多数商店都没有开始营业,除了一些咖啡店提供外带食物,杂货店也只是做当地人的生意。

    “开斋节期间,龟咯国际渡轮码头没有运作,可说几乎是不见人影。”

    度假屋转做外卖

    游客纷纷取消行程,龟咯度假屋业进入寒冬。

    罗苏莺:游客取消度假屋预订。

    龟咯咸水港全赢豪华渡假屋业者罗苏莺指出,自从3月至今,当地的度假屋完全没有游客住宿。

    她说,原本在3月至5月份都有游客预订度假屋,讵料一场疫情打乱游客行程。

    罗苏莺为了生活,只好尝试变通转做外卖餐食,经过一个多月来,才渐渐有生意,现在每天接到大约70至80份外卖餐食生意。

    在新冠肺炎疫情及行动管制令笼罩下,笨珍龟咯度假屋几乎零生意。

    “我每天都煮不同的餐食,还有罗惹、炸虾饼等,顾客是龟咯港脚和咸水港两个渔村的村民,还有来自龟咯山顶的村民。”

    唯她坦言,由于人手不够,她没有提供外送服务,顾客都是先致电预订,然后上门来拿。

    海鲜酒楼暂休业

    没有游客来,海鲜酒楼暂时休业,一些餐馆在进行整修,为未来做好准备 。

    龙皇冷气海鲜楼业者王联财指出,基于完全没有游客,加上只做外带生意也维持不了酒楼营运成本,当地酒楼都选择休业。

    王联财:餐馆酒楼休业。

    他说,当地酒楼80%是做游客生意,只有20%是本地人,然而在行动管制期内,本地人也很少外出用餐。

    “业者都在观望其变,就算重新开业,也会以最少量人手要维持运作。业者相信不可能马上恢复到之前的生意量,估计最快也要6个月,也就是明年农历新年期间。 ”

    另一方面,海晶海鲜楼业者倪贵成指出,其酒楼在这段期间也暂时休业。

    笨珍龟咯港脚村在入口处放置障碍物,不让外来人进入。

    “由于很多东西要兼顾,在种种因素下,我选择暂时休息。”

    他说,休业期间,其酒楼会继续装修,为重开做准备。

    渡轮码头半休业

    龟咯国际渡轮码头如今处在半休业状态,令龟咯的生意更是雪上加霜。

    笨珍龟咯旅游区陷入一片死寂,与昔日人来人往的景象,简直天渊之别。

    当地码头提供来往印尼的渡轮航行,是许多在本地工作的印尼外劳的交通首选。

    记者向当地人了解,每逢靠近开斋节的前后,终有大批印尼外劳到这里乘渡轮回乡,在佳节结束后,又乘渡轮回来本地工作。

    所以,一靠近佳节,当地人潮非常汹涌,也刺激德士司机的生意。

    平时靠近开斋节时,笨珍龟咯国际渡轮码头会涌现大批回乡的印尼外劳人潮,但今年一个人影都没有。

    然而,随着我国实行行动管制令一段时间,许多印尼外劳早已乘渡轮回乡,到临近开斋节时,街道上已无外劳踪迹,码头前也没有德士。

    码头保安员艾鲁(30岁)透露,目前码头仍在运作,但是渡轮趟次已经大幅减少,目前每星期只有一趟次。

    他说,现阶段渡轮只载乘客到印尼,但不可从印尼载客到我国。

    骨牌效应 多行业没生意

    龟咯旅游业受挫,开始波及各行各业,例如泊车场、精品店及小贩生意。

    莫哈末沙努斯指着空空如也的泊车场。

    泊车场职员莫哈末沙努斯(58岁)指出,完全没有游客来,当地的泊车场的生意跌了整整100%。

    他说,以往一到佳节或是学校假期,泊车场就会泊满外来车辆,如今却空荡荡。

    另一方面,精品店业者曾女士(53岁)指出,码头没开,度假屋也没游客 ,龟咯就是一个死城。

    有海鲜酒楼业者在休业期间,进行整修工作,为接下来做准备。

    她说,之前在家里闲着太无聊,因此她来开店,但几天过去一样没生意,之后可能改成一星期做几天。

    小贩陈先生(62岁)指出,虽说他主要做本地食客生意,但度假屋没有游客,度假屋业者也闲着,都自己煮饭,或是改成卖食物,或多或少也对他们的生意造成冲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