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店火炉爆炸毁脸 女食客索赔逾30万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火锅店火炉爆炸毁脸 女食客索赔逾30万

    事发后余秀甄的脸部严重受伤,医护人员过后在她的脸敷上一片保护膜,过后为脸部进行植皮。如今脸部不能晒太阳和化妆,她也因此很少出门。(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6日讯)美芝路火锅店火炉爆炸官司,受伤女食客指服务生把纸巾塞进火炉开关酿祸,向火锅店索赔超过10万新元(逾30万令吉)。



    店家则反指食客擅自重启火炉,也把矛头指向火炉供应商,但都被法庭驳回,店家须负起赔偿责任,具体赔偿数额有待估算。

    国家法院法官日前发表判词指出,他相信女食客的说辞,包括她在接受《联合晚报》访问时所透露的,由于火炉频频自动关上,服务生于是把纸巾塞进开关,阻止火炉关闭,随后火炉突然爆炸,事故与女食客及供应商无关。

    火炉爆炸。

    这起火锅炉爆炸事故发生于2015年4月4日凌晨3时多,地点在美芝路的“重庆正宗老火锅”店。当时火锅炉爆开灼伤五名食客,其中伤势最严重的包括现年44岁的余秀甄,她的脸部与手臂被灼伤。

    她同一年入禀国家法院,起诉火锅店疏忽欲索偿,火锅店则反把矛头指向火炉供应商,把后者列为诉讼第三方。随后,余秀甄修改索赔书,也把供应商列为索赔对象。

    诉方指出,事故导因是服务生为了阻止火炉频频自动关闭,于是把一些纸巾塞入火炉开关。但火锅店否认指控,反指余秀甄没有寻求服务生的帮忙,擅自重启火炉,才会酿成意外。双方也指责火炉供应商疏忽。

    事发的美芝路的“重庆正宗老火锅”店。

    法官认为,店家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说明事故是由起诉人导致,以及擅自启动火炉的动作,会如何导致火炉爆炸。尽管服务生事后否认有塞纸巾,但法官认为余秀甄的说辞具说服力,她在事故发生后与入禀法院的证词一致。

    法官也指出,证据显示,供应商所提供的火炉符合安全测试标准,为此供应商无须负起赔偿责任。

    代表律师卓格斯(何进才律师事务所)今早向《联合晚报》透露,诉方所提出的索赔数额超过10万元,包括医药费和收入损失等。

    余秀甄手也被灼伤。

    植皮保面容不能化妆晒太阳

    当初烧伤几乎毁容,脸部和手部都必须植皮,女食客如今虽已大致恢复,但不能化妆和晒太阳,因此无法继续在酒吧工作,过后转行去旅游业,工作职务也受影响。

    余秀甄今早受访说,她脸部和手部皮肤经过植皮手术后,没留下明显疤痕,但仍不能晒太阳和化妆,手部经常会磨伤脱皮,也不能搬重的东西。

    她说:“我之前是在酒吧工作,需要直接面对顾客,受伤后我就很少出门,这份工作也就做不了,我之后也一直在换工作。”

    余秀甄过后转行到旅游业,她称当时只能接一些不需外出的旅游业案子,但今年冠病疫情重创旅游业,也导致她的收入受到严重影响,为她生活带来巨大压力。

    她表示,自己之前受伤后需要到医院复诊,去年也频繁需要上庭,每次上庭都需要用一整天时间,因此也严重影响她的工作和收入。

    医药和律师费近10万开销大

    医药费和律师费累计就将近10万新元,女食客说:“拖了这样久,不能依靠年长的母亲,也还要养刚入伍的儿子,开销很大,压力也很大。”

    庭上目前还未确定赔偿数额,不过据余秀甄估计,自己这些年来换了两个律师,费用已经超过3万元,再加上超过5万元的医药费,再加上收入损失,因此才索赔逾10万元。

    她说:“案子拖了这么久,我开销很大,压力也很大,我实在无法自掏腰包应付高额的医药费,再加上要工作养家,只好不再去复诊了。”

    她也指自己还要养刚入伍的儿子,连60多岁的母亲还需要工作填补家用,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不希望依靠母亲。

    所幸这几年她陆续获得家人和朋友义不容辞地帮助,律师也曾协助她求情慢慢偿还医药费,才稍微减轻她的负担。

    疑火锅店监督疏失保险不赔遭驳回

    保险公司怀疑火锅店疏于监督员工,不答应提供赔偿,但被法官驳回。

    根据判词,事发时,火锅店向保险公司Liberty Insurance购买了保单,若火锅店发生受伤意外事故,保险公司须补偿火锅店所支付的赔偿金。

    不过,保险公司指火锅店没有妥善监督员工,导致意外发生,火锅店的行为违反保单条件,因此公司拒绝提供补偿。

    但法官指出,火锅店并没有要求服务生使用纸巾塞进火炉开关,所以不能说店家疏于确保服务生把这项工作妥善执行。

    法官裁定保险公司须对火锅店提供赔偿金的补偿,保险公司已对此裁决提出上诉。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