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向新加坡8组阿窿借钱 迟还,每小时加600!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青年向新加坡8组阿窿借钱 迟还,每小时加600!

    林女士(左起)在洪敦集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揭露其外甥向借贷公司借钱至泼漆烧屋的经过。

    (新山6日讯)20岁青年在新加坡通过面子书向8组借贷公司借钱,借贷公司竟设下还钱的指定期限,每迟一小时偿还,便会利滚利需要多缴150新元(约460令吉)至200新元(约612令吉)!



    结果,青年还不起,连累新山老家的七旬外公外婆受罪,遭泼漆及烧屋后,相信来自新加坡的大耳窿,更恫言将泼硫酸。

    何姓青年在两年前越堤在新加坡从事操作员的工作,在此之前他一直居住在外公外婆位于新山柔佛再也花园的廉价屋。


    (本报廖锦荣摄)

    青年从大耳窿处仅领到950新元(约2850令吉)贷款,如今摊还了6700新元(逾2万令吉),大耳窿还不知足,上门骚扰其外公外婆,以致两老饱受惊吓。

    青年的阿姨林女士(45岁)今日在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公共服务与投诉组副主任洪敦集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向媒体揭露事件的过程。

    被放火泼漆的住家内仅住着两名年迈的老人家,提心吊胆度日。

    她指出,何姓外甥是在4月27日,从面子书上看到借贷公司的广告,一时兴起便向8组借贷公司询问借贷详情。

    据她了解,初步接洽后,借贷公司要求外甥提供个人资料包括身份证、护照及工作准证等等。

    “外甥原本要借3500新元(约1万5000令吉),但是到手仅有950新元(约2850令吉),却被迫偿还6700令吉(约2万零100令吉)。”

    林女士说,按照外甥在新加坡的报案书上的口供,借贷公司是在5月16日至21日期间,分批转账950新元给外甥,对方指说这笔钱是预付款(Upfront Payment) ,想要测试借贷者的偿还能力。

    “外甥曾拿到300新元后,借贷公司规定在一星期后中午3时偿还450新元,但那一次外甥拖到傍晚5时才还钱,被迫偿还800新元。”

    林女士展示遭遇大耳窿泼漆的住家。

    疑雇本地跑腿泼漆 放火

    行动管制令期间,新加坡的借贷公司怀疑雇用本地跑腿替他们收账。

    林女士指出,由于当下新加坡及新山两地不能自由往来,所以怀疑对新山住家泼漆及放火的都是本地跑腿。

    她说,她已准备在解封后,前往新加坡向国际警察备案;同时,其侄儿在得知老家被泼漆后,已经从新加坡返回新山,目前尚在隔离。

    令林女士倍感疑惑的是,依照该借贷公司的手法,不像是大耳窿收债,反而更像是对方所设下的骗局,透过恐吓威逼还钱。

    另一方面,洪敦集向媒体披露,他在过去一星期内接获多宗被大耳窿骚扰的案件,尤其是涉及借贷者多是年轻人。

    他借此呼吁,年轻人应该要脚踏实地,切勿凡是寻求快钱,不要轻易相信网络借贷。

    温先生(右)展示借贷公司寄去他住家的追债信件,左为洪敦集。

    不识借贷者 疑点错相

    另一宗大耳窿骚扰案,一名事主温先生于​​本月1日接到大耳窿恫言放火烧家的信函,惟事主并不认识信函中的借贷者,怀疑大耳窿点错相而召开记者会做出澄清。

    温先生披露,他本身居住在新山柔佛再也花园,但是在新山彩虹花园拥有一间独立式单位,出租给予附近商店的员工居住。

    他说,他位于彩虹花园的住家在本月1日接获一封信函,指出两名华裔人士借了钱却没有还,更恫言要放火烧家。

    他披露,核对了住户的名单后发现,借贷者的名字并不在住户名单内,询问了租屋的业者,也表明并非其员工。

    “我怀疑大耳窿是点错相,借贷的两人皆不是该住址的住户。”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