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球馆业者困境】停课零收入寻计破困 教练上线卖运动品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羽球馆业者困境】停课零收入寻计破困 教练上线卖运动品

    羽球教练为突破零收入困境,用互联网平台售卖运动用品谋生。

    羽球馆业者困境(下篇)
    报导/摄影:林德胜



    (居銮7日讯)不仅是羽球馆业者生意受影响,全职羽球教练工作也一样受累,在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期间,同样是零收入。

    羽球馆员工陈女士向《中国报》指出,羽球教练确实在疫情期间无收入,如果没有兼职其他工作,生活肯定苦不堪言。

    她说,其羽球馆原先有一个全职羽球教练,负责教导小孩和青少年打球,现在也因为疫情,收入惨跌至谷底。

    赖教练(后右2)指出,羽球训练班被迫暂停,确实影响全职教练的收入。 (档案照)
    不能参与羽球训练班的学员,受促在住家进行体能训练,加强其运动能力。

    不过,记者访问数名羽球教练,他们说,他们仅在晚上和周末担任教练工作,自身有从事其他行业,因此疫情期间还是有收入,不像外界传言过得如此辛苦。

    从事销售工作的羽球教练赖先生说,由于羽球馆不能运作,与妻子一起经营的羽球训练班被迫暂停,确实有减少一些收入。

    “减少最多的收入来源,该是我周末到新加坡教羽球的收入,因为现在不能进新加坡教球,影响了汇率收入。”

    他说,每年在居銮县举办的国际羽球赛,今年也被迫取消,少了与各地及各国球友一起切磋球技的机会。

    居銮县今年或因为疫情,不会举办国内或国际羽球赛。 (档案照)

    赖教练说,很多青少年球员获知国际比赛被迫取消的消息,难掩失望心情。

    另一方面,一些收入受影响的全职教练,在社交媒体平台专注在运动用品销售,在不能教球期间寻求替代收入。

    教练指出,虽然羽球运动不能进行,可是运动衣服销量还算不错,因为很多民众喜欢在住家穿运动衣,借此带动销量。

    鼓励学员在家操练体能

    疫情期间无法教球,羽球训练班学员受促在住家进行无氧运动或肌力训练,提升自身运动能力。

    赖教练说,他会告知学员善用在住家的时间做体力训练,希望羽球班一旦重开后,学员身体协调性能加强,在全场跑动进行攻击、防守等球路方面,也会有所增进。

    他说,步伐或也可在家练习,学员也可练习一些基本功,像是握拍、挥拍,也可以对着墙壁打球,加强应付各种回球的能力。

    赖教练说,羽球是强化身体机能和免疫力运动,只要限制人潮,该不会感染新冠肺炎,因此建议政府重拟作业程序,让羽球馆复工。

    王薇薇

    只和朋友打球

    王薇薇(42岁,自雇人士)

    赞成羽球馆重开,可是要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目前阶段,我只敢和认识的人打球,打球期间的休息时间,也会减少与陌生人接触。

    赖顺德

    暂时还不敢去

    赖顺德(44岁,自雇人士)

    羽球馆重开,我还是不敢去,因为不易控制人群。

    建议业者安排员工在球场入口处监督,避免有人随意闯入羽球馆,造成人群问题。

    林诗恩

    球馆重开就去

    林诗恩(20岁,大学生)

    依我所见,如果羽球馆重开,我会与友人去打羽球。

    羽球是强身健体运动,疫情期间做这项运动,该能增强免疫力。

    陈育谦

    去与否先观望

    陈育谦(48岁,农夫)

    如果羽球馆近期重开,我会先观望,不会马上去打羽球。

    我会观察获准开业的业者,是否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才决定是否要去羽球馆打羽球。

    阿丹汉

    疫情仍不稳

    阿丹汉(20岁,罗厘司机助理)

    羽球馆重开,相信不会出现人潮问题,因为很多人还是担心新冠肺炎疫情。

    国内新冠肺炎疫情不稳定,确诊人数时高时低,不可掉以轻心,如果羽球馆获准重新营运,我暂时不会捧场。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