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雇主多次毒打 女佣四楼爬窗欲逃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不堪雇主多次毒打 女佣四楼爬窗欲逃

    (新加坡9日讯)上班第一天就遭掌掴挨拳头,可怜女佣在短短两个月多次被毒打,女雇主甚至恐吓要将她丢下楼。终日活爱在恐惧中的女佣,最后趁女雇主带孩子到公园时爬窗逃走,坐在4楼窗台上哭,获正在粉刷组屋外墙的油漆工救下。



    这起虐佣事件是发生在2016年11月9日到12月31日之间,受害女佣是来自印度的阿蔓蒂普(31岁),雇主夫妇是妻子法尔涵德欣(39岁)和她的丈夫莫哈默塔斯林(41岁)。

    女雇主面对9项蓄意伤人罪和一项恐吓罪,她的丈夫则面对两项蓄意伤人罪,两人都不认罪。经过审讯,法官今早裁定两人罪成,案展8月21日下判。

    根据案情,当年27岁的受害人,在2016年11月9日到被告夫妇位于盛港河谷弯的4楼单位报到,她签了两年合约,主要负责家务及照顾两个分别6岁和2岁的儿子,月薪是400元(约1200令吉)。

    39岁的法尔涵德欣被判虐佣罪成。(海峡时报)
    41岁的莫哈默塔斯林同样因虐打女佣被控,他还被指尝试以金钱诱惑女佣,让她说自己是跌伤的。(海峡时报)

    上班第一天,女雇主便开始动粗,掌掴女佣左脸,也挥拳打伤她的右眼,但女雇主并没解释原因。接下来的日子,女雇主先后用玩具、滚烫的铁夹子、花洒头等打她,她求助无门,只能以泪洗脸。

    同年12月31日,女佣送早餐给女雇主,结果后者用脚踢人,一把捉起女佣的头发将她拖出房外,跟着一拳打到她鼻子流血。女佣后来为孩子准备外出的衣服时,女雇主又抓着女佣的头发将她推向墙壁,掌掴并将她甩在地上。

    带孩子离开住家前,女雇主更要女佣在5分钟内完成手上的工作,否则将她丢出窗外,然后对外称是女佣自己发疯跳下去的。女佣当场陷入恐慌,趁雇主外出时收拾行李后,爬出窗口,危坐窗台上痛哭。

    一对路过的夫妇发现女佣,急忙把正在粉刷组屋的油漆工人叫来将她救下。

    金钱利诱女佣供伪证

    男雇主曾以金钱利诱女佣,让她在庭上供证时指伤势是自己跌倒造成,但遭女佣拒绝。

    女佣说,男雇主本来对她不错,怀疑是受女雇主影响而改变态度,甚至对她施暴。

    根据女佣的说法,男雇主曾在案件上庭后,于2018年中通过中介联系她,希望和她见面。女佣在中介一再坚持下才和男雇主在卡迪地铁站会面。

    当时,男雇主对女佣说,只要她愿意在庭上称伤势是自己在浴室跌伤的,就会给她一笔钱,帮助她的兄弟在印度找工作。女佣拒绝,坚持只说真话。

    女佣中介也曾逼她写下一封信,要她在信里表示她和雇主之间没有问题,希望撤销控状,信件的内容还是依照中介所说的写下的。中介告诉女佣,只要她照做,被告夫妇将会付她薪水。

    女雇主说辞反覆

    不明白为何老挨揍,女佣曾问女雇主原因,女雇主竟回说女佣是她请来的,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根据女雇主的说法,她请女佣是为了解决家务事及照顾两个儿子,受害人却无法达到她的要求,不能为她解决问题,反而成了另一个问题。

    她坚称女佣身上的“疤痕”,是她在家乡下田时晒出来的,但控方认为这是荒谬的说法。控方指出,女雇主供证时说辞反覆,曾说她直至看到照片才发现淤青和伤痕,但又称疤痕其实是“不均匀肤色”,是女佣身上本来就有的。

    至于女佣爬窗的举动,被告指那是女佣的苦肉计,目的在于诬蔑他们。控方得出的结论却是女佣没钥匙,情急之下才会爬出窗口。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