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管令SOP◢再不复业撑不到七月尾 近半补习中心恐倒闭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复管令SOP◢再不复业撑不到七月尾 近半补习中心恐倒闭

    国内课后和学前教育业者担忧,若政府再不宣布复工日,在下月尾会掀起倒闭潮。

    报导:吴菊君
    (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山14日讯)国内的课后与学前教育领域再不允复工,在今年7月尾,恐高达43.3%的业者将倒闭。

    本地数名学前教育中心及补习中心业者昨日在号召人陈心坚的陪同下,向《中国报》反映同业的困境,担忧政府再不公布复工日,他们将难以支撑。

    陈心坚(左起)、谢耀宗、何专豪、洪晓琪、吕佩婷(右排起)、侯雪萍、陈美金及诺莱妮呼吁政府,让他们尽早复工。

    陈心坚也是经营精明补习中心。他指出,根据初步的问卷调查,本月尾,已有19.6%的业者要结业倒闭,7月尾将提高至43.3%,而8月尾再增加19.6%业者支撑不了。

    他透露,高达62.7%的业者每个月的固定开销,介于1万令吉至1万5000令吉。

    “根据130家补习中心的回应,每家补习中心聘请5至6名员工,包括老师及不同岗位的职员。这总数涉及约710名员工。”

    他说,根据教育局的统计,单单一年,全国就有近3000家新注册补习中心,若这些新注册补习中心倒闭,就有1万5000名员工生计受影响。

    他指出,根据统计,国内的学生有83%会补习。

    本地补习中心早已做好防疫措施,包括安排座位安全社交距离等,随时准备复工。
    每一张座位都有装置隔板,防止口沫横飞。

    接受问卷调查的补习中心也回应,尽管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实施网课教学,但没有能力上网课的学生近3000人,也就是每一间补习中心有约23名学生无法上网学习,同时40.6%的业者选择暂停运作。

    陈心坚坦言,如果情况无法恢复,以3000间新注册补习中心来估计,这已导致6万9000名学童失去原本学习机会,这还不包括尚在营业中的补习中心和学前教育机构。

    他也发布针对槟城、隆雪、柔佛、沙巴及砂拉越主要城市州属进行的统计,计有51万9000名父母,家里的孩子介于3岁至18岁,当中大部分会接受课后与学前教育。

    大部分行业复工,但因年幼的学童无法前往安亲班,成为许多父母一大烦恼。

    业者提5大诉求

    迈入复苏期行动管制令,但国内课后和学前教育业者申诉被政府遗忘,尽管教育部已发布标准作业程序,但迟迟未宣布该领域的复工日期,业者眼见等不到复工日,向政府发出5大诉求。

    5大诉求分别是认真对待孩子学习“空窗期”、正视管制令开放后的家庭安全、抗议将课后与学前教育列为教育界的三等公民、让学前与课后教育提早复工,以及津贴学前与课后教育。

    业者指出,他们做好各种防疫措施,由于之前要对抗手足口症,因此他们更注重环境卫生。

    他们指出,政府迟迟未宣布该领域复工日,导致一些家长为孩子办理退学或停止不补习,交给非法保母或转聘私教。

    陈心坚指出,短短两天,他号召到全国约400多名业者加入群组,准备筹组马来西亚全国学前与课后教育同业公会,争取权益。

    洪晓琪:希望政府让我们提早复工。

    必须支付租金、员工薪金和不能向家长收取完整收费,造成业者苟延残喘。

    Sunshine Kid学前教育院长洪晓琪(36岁)说,她在新山开设3间学前教育中心,共有120名学生及20名职员。

    她说,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学生不能回到中心,他们还得继续支付租金和员工薪水。

     

    吕佩婷:希望政府补贴课后教育。

    另外,喜阅学堂负责人吕佩婷(37岁)说,这段期间她采取网课教学,但因为只是收取一半的学费,并不能应付运作开销。

    她透露,在120名学生中,只有20%学生继续上网课,她担心若还是无法复工,学生会严重流失。

    诺莱妮(左起)、谢耀宗及陈美金呼吁政府正视孩童学习及已复工的家长,面对安顿孩子的问题。

    家长或改聘家教

    KLC教育集团创办人谢耀宗(39岁)及KLC教育集团营运总监陈美金(38岁)

    我们的教育集团除了英语补习中心,还有两间KIDS PLANET学前教育中心,由校长诺莱妮管理。

    大部分行业复工,接到许多家长询问何时复工,家长都反映无法再以网课模式进行课程。

    由于无法把孩子送入幼儿园或安亲班,一些父母则被迫申请无薪假留在家里。

    此外,还会衍生一个问题,家长或改为聘请登门家教或委托给非法学前教育中心,这会加剧学生感染病毒的风险。

    何专豪(左)及侯雪萍,呼吁政府正视同业5大诉求。

    谨半数学生网课

    威思敏幼儿创办人侯雪萍(42岁)及院长何专豪(42岁)

    我们经营3间幼儿园,目前也已网课形式继续教学,但只有55%的学生参与。

    进行网络教学,老师们的工作量反而更大,已有家长办理退学情况。

    若情况持续下去,将造成同业面对资金周转问题。政府应该给业者一个明确日期,至少让我们一个规划,到底是要继续支撑下去或另寻发展,而不是无止境的等待。

    补习中心和幼儿园教师将会做好一切防疫措施例如测量体温、使用搓手液及实施座位安全距离,确保学生的安全。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