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金荣病逝】小曼:新山书艺蓬勃发展 离不开金荣的贡献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杨金荣病逝】小曼:新山书艺蓬勃发展 离不开金荣的贡献

    杨金荣在文化艺术书法的推广上,做二很多贡献。(图:面子书)

    (新山讯)国家文化人物陈再藩(小曼)痛悼杨金荣的骤然离世对于新山文化界而言,是巨大的损失。



    他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杨金荣在文化艺术书法的推广上,做了很多事情,包括近些年来,新山书艺界的蓬勃发展,都离不开金荣的贡献。

    “若是多给他30年的时间,他必能够做更多事,所取得的成就也会更大。”

    陈再藩指出,金荣本身便是一个很亲切及亲和力很强的人,所以能够很有效的把社团、组织给揉和在一起。

    他披露,原订本月底,他们计划让南方大学学院艺术馆与书艺协会合作,开办一项网络书法课程,可惜杨已经看不到计划实现了。

    大马著名书法家杨金荣于前早(10日)10时40分与世长辞,终年44岁。

    陈再藩:杨金荣的离世,对于新山文化界而言是巨大的损失。
    何启良教授

    另外,何启良教授也为已故杨金荣写了一首诗,悼念挚友。

    《祭我兄弟杨金荣》

    天地何仁
    沉沉地把盛年的横溢
    以及才华的不世
    无声的夺走
    却又遽然如雷电的不及
    与隔岸嘶哑的啸声
    交集于这无情的横空

    游走如闲适身段的风神
    写尽了不是谶言
    而是尔雅的劝语与可亲的留白
    印章是火漆后的温情
    永字是永远,也是永恒
    却都无法说服
    此刻侧锋峻落的消失

    当年,与我寻找断臂神木
    教我拓碑、引我交游
    赠我遗失何处的翰墨
    以及春节从不迟到的对联
    访祭先贤孤墓之后
    与我干完那杯性烈味香的高粱
    春风的容颜
    自若如也
    当年,其实只是去年

    遥寄天末
    就此一哭
    家国之痛
    身世之感
    草木溅泪何辜
    兄弟情长何短
    虽千人何赎!

    2020年7月10日(下午2时)/何启良教授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