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难忍与家人分离 越堤族萌生弃狮城工念头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难忍与家人分离 越堤族萌生弃狮城工念头

    许多越堤族希望马新两国政府尽速制定通关标准作业程序,重新开放关卡,让他们可以回国与家人团聚。

    报导:吴振威
    (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山12日讯)一场疫情让不少越堤族与家人及另一半分隔两地,也让一些越堤族有了更多与家人相伴的时间,萌生出放弃到对岸打工的念头。

    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冲击了30万名每日往返马新关卡的越堤族,部分人为了生计,只能继续待在新加坡,忍受与家人分开的思念之苦。

    马新关卡恢复通关仍看似遥遥无期,有人想着尽快入新加坡工作,也有人想着快回来马来西亚团聚。

    陈健昌(右)在行动管制令前赶回国配妻子待产,如今已打算留在本地发展,陪伴妻儿。

    一名前越堤族陈健昌(30岁)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他于3月15日回国,他已辞去在新加坡的手机店工作,并计划在本地发展,陪伴妻儿。

    陈健昌与妻子去年才结婚,两人不久前刚诞下第一个爱情结晶。

    陈太太(28岁)的预产期原在3月21日,陈健昌赶在3月15日从新加坡回国,妻子于3月24日分娩时,陈健昌也进入产房,伴妻顺利诞下健康的男宝宝。

    这段期间,陈健昌有通过公司尝试向新加坡人力部申请批文回新加坡上班,但以失败告终。

    他说,无法前往新加坡工作这段期间,他就在伯伯的果园帮忙做兼职。

    这也让他与妻子及孩子有了更多相处时间,也让他萌生出要回国工作的想法,可以多陪伴家人。

    马新两国因为疫情已经关闭关卡长达4个月,越堤族与家人们被分隔在两地,忍受相思苦。

    蔡慧丽(右)与丈夫刘志文去年刚注册,因为疫情被迫分隔马新两地。

    新婚夫妻 婚礼暂挪后

    新婚夫妻因为疫情被迫分隔,喜酒也暂时挪后。

    蔡慧丽(31岁,影片剪接师)与丈夫刘志文 (33岁,大学招生处职员),一个在新加坡工作,一个在新山工作,已经有3个多月未见面。

    蔡慧丽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夫妻去年5月注册,原本今年11月设婚宴,突如其来疫情,将所有计划打乱,婚礼也延后。

    她忆述,政府在3月16日宣布封国,隔天先生就直接请了半天假赶回家,送她到关卡。

    “我就只能拖着一个小行李上车,只来得及给彼此一个拥抱,我就必须赶入境新加坡了。”

    她说,她与丈夫交往11年,以前7年也是远距离,这段期间,彼此的信任和支持不能少。

    “我和先生其实都属于比较愿意对彼此表达心意的人,毕竟都很难见面了,那在言语的部分还那么吝啬的话,恐怕也很难维持下去。”

    郑鸿强(右)与女友一个在新加坡,一个在吉隆坡,通过视频通话来维系感情。

    热恋情侣 靠视频维系感情

    热恋期情侣因为疫情分隔两地,天天通过视频维系感情。

    郑鸿强(24岁,摄影师)与交往了3年的女朋友,分别人在新加坡及吉隆坡,从2月至今,两人就没办法相聚。

    郑鸿强说,女朋友还在升学,在疫情前,他们每二三个月会见一次面,但这次疫情缘故,已经将近半年无法见面。

    他坦言,非常想念女友,两人每天必定会通过视频通讯联系。

    对于热恋期的两人,是否担心太久没见面,感情会变淡,他则回应,远距离的情侣,在这段期间,给予互相信任很重要,他并不怎么担心。

    彭进森希望可以尽快见到家人。

    夫妻因孩子 分隔两地

    夫妻因为孩子,必须一人回国照顾孩子,另一人者留在新加坡继续打拼,无法团聚。

    彭进森(32岁,交易操作执行员)与妻子育有4岁女儿,他说,在我国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前,同在新加坡工作的妻子就赶回国照顾年幼的女儿,他则继续留在新加坡工作。

    他说,原以为疫情很快会过去,马新关卡就能恢复通关,但眼见日子一天天过去,却迟迟等不到好消息。

    “这段期间,我每天都会与妻女进行视频通话。”

    他希望,马新两国政府重启两国人民的通关程序,让像他一样被迫分开的越堤族,可以尽快见到家人。

    郑维德希望回新山探望父母。

    担心年迈父母健康

    年迈父母留在马来西亚,在新加坡的孩子无法回国探望,担心父母身体健康,也担心父母被诈骗集团盯上。

    郑维德(45岁,数字营销主管)受访指出,他以往每一个月会回新山一两次探望父母。

    “自从农历新年回过家,疫情开始爆发后,我就没有再从新加坡回过新山了。”

    郑维德说,他和两名弟弟都在外地发展,家中只有父母两人,而且已经70多岁,叫孩子们非常不放心。

    此外,他说,在我国落实行动管制期间,也不断报导有年长人士被诈骗集团盯上的新闻,他都会一直打电话,叮嘱父母们要当心。

    他希望马新两国的通关标准作业程序尽快出炉,但他还是不免担忧,届时会不会出现一窝蜂涌回国的情况,且通关程序想必会非常严谨,估计会耗费上大半天。

    马新两国关卡重开计划仍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点,越堤族心中也百感交集。 (档案图)
    不少越堤族在我国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前,涌往新加坡时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