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眼睁睁看着生意溜走 缺人手保安公司亏大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眼睁睁看着生意溜走 缺人手保安公司亏大

    面对外籍工人不得入境,保安公司也无法承接新的安保工作。

    (新山26日讯)政府暂时冻结引入外籍工人至年尾,主要依靠外籍劳工的保安业也面对无法引入尼泊尔籍工人的困境,保安公司人手严缺,无法承接新的保安工作,面对亏损。



    早前人力资源部长拿督斯里沙拉瓦南宣布,我国各领域冻结聘请外国员工直至今年尾,职位空缺优先提供给本地人。

    然而,对于我国保安业而言,来自尼泊尔的保安员向来备受本地人喜爱,受欢迎程度更胜于本土的友族保安员。

    尼泊尔籍保安员专业的服务,深受国人喜爱。

    新山百合花园第3区居民委员会理事庄世明接受《中国报》访问时不讳言,本地的保安员了解居民的起居习性,容易发生监守自盗的情况,所以居委会首先考虑尼泊尔籍的保安员。

    庄世明:有保安公司取用厂工兼职保安员。

    他说,而且来自尼泊尔的保安员更有礼貌,也是居民委员会的考虑因素之一。

    对此,本地保安公司负责人沙林德星(45岁)受访时也同意上述观点,并指一些客户甚至因为公司无法提供尼泊尔籍保安员,而更换保安公司。

    他说,加上尼泊尔外籍工人离乡背井,不会因为“家里急事”等原因而请假,相比起本地保安更容易管理。

    政府宣布冻结引入外籍工人,部分地区被迫引入本地保安填补空缺。

    然而,面对政府冻结引入外籍工人至年尾的做法,令沙林德星无奈披露,其保安公司除了现有负责的保安工作,已经没有接洽管委会获取新保安工作。

    他坦言,这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人力,一旦旧有保安员的准证到期,而不延长准证,人手将会更为窘迫。

    “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工作机会就这样的溜走了,而我们并不能做什么。”

    聘外籍工人兼职填空缺

    专司保安职的尼泊尔外籍工人不足,部分保安公司在行动管制令时期,从工厂寻找人力,兼职担任保安员。

    庄世明透露,行动管制令期间,确实有保安公司取用厂工兼职保安员的情况。

    他指出,由于有的外籍工人的工作准证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到期,或者原本应聘的尼泊尔籍工人在这段期间无法入境我国,进而使到一些的保安公司利用上述取巧的方式。

    行动管制令各行各业大受打击。

    “工厂的外籍工人兼职担任保安员一事,不能说对方就是非法外劳,因为他们持有准证,只是所持的并非是保安员的准证。”

    此外,茂奥斯汀花园第三区居委会主席王煜明指出,选用厂工兼职保安员的公司,可能是委任到管理公司负责围篱社区的保安事务。

    他说,一般上专业的保安公司对其辖下的保安员有一定的要求,没有经过训练者,大多不接受聘雇。

    工厂停工拖欠保安费

    行动管制令导致各行各业元气大伤,保安公司也面临围篱社区及工厂拖欠保安费的情况。

    另一家保安公司负责人哈丝玛披露,行情不佳,加上工厂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不准开工,所以许多工厂正拖欠他们保安费用。

    哈丝玛:承担保安员的冠状病毒拭子测试费用

    她指出,由于保安隶属于保安公司,所以就算对方拖欠保安费用,其实保安公司依然需要支付保安薪水。

    “毕竟即使是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保安的工作依然如常,获得薪水也是理所应当。”

    哈丝玛指出,在疫情期间,保安公司除了支付保安全额薪水外,也承担保安员的冠状病毒拭子测试(Swap Test)费用,及购买手套、消毒搓手液及口罩给保安员。

    保安公司提供旗下的保安员口罩等防护装备。

    她坦言,单单是冠状病毒拭子测试费用便花去了1万5000令吉,加上如今没有承接新的保安工作,保安业面对严重打击。

    申请延长在职保安员签证

    面对人手短缺情况,沙林德星披露,该保安公司当下只能和现有的保安员协商,希望对方延长签证期限继续服务。

    他说,保安公司有将近半年无法引入新血,因此让现有的员工续聘至关重要。

    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保安的工作依然如常。

    “我们有尝试和现有员工谈,也提高他们的基本时薪,从而避免现在人手严缺的时候有员工离职。”

    沙林德星披露,当然大多数的员工对于公司的提议感兴趣,尤其是在这时候外籍员工也没有航班飞返所属国。

    另外,他说,早前在行动管制令初始落实的阶段,因为移民局没有运作,导致当时部分外籍员工的准证到期后,无法更新,惟如今随着复苏式行动管制令的实施,已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