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居銮送餐员暴增 竞争激烈收入减少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居銮送餐员暴增 竞争激烈收入减少

    居銮区Foodpanda送餐员突然暴增至超过100人,间接造成个人收入受影响。

    报导/摄影:林德胜



    (居銮29日讯)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造成多人失业和被减薪,不少人纷纷转当或兼职送餐员,近几个月,居銮区送餐员激增至超过100人,间接影响送餐员收入。

    由于送餐员太多,面对僧多粥少情况,订单分配不均。

    有时更遇系统问题,导致一些送餐员获得订单较多,一些送餐员获得订单则较少。


    (本报林德胜摄)

    《中国报》记者走访居銮区的送餐员,他们坦言,确实面对越来越多人加入送餐员行列,收入也因此受到影响。

    有Foodpanda送餐员说,今年上半年,送餐员仅30至50名,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冲击各阶层人士收入,送餐员在短时间内突然暴增至超过100人。

    “送餐员暴增,或是因为招聘条件没有约束,只要有摩哆执照和摩哆,就能应征。”

    疫情期间,送餐员做好防疫,送餐时戴口罩和手套。
    当送餐员工作门槛低,有摩哆执照就能应聘工作。
    GrabFood外卖送餐预计于本月14日入驻居銮。

    另外,一些送餐员面对职业等级调整不系统化问题,一些已经全职两年,可是等级仍停留在第四级(初级),导致他们的每份订单仅能赚取4令吉50仙。

    据悉,随着全职或兼职送餐员人数持续增加,导致每个送餐员薪水大受影响,一些于年初时,一周可以接到近100份订单,​​如今因为内部竞争,一周仅接获60份订单,收入也因此减少。

    有全职送餐员透露,只要肯拼,之前可以月入5000令吉,现在面对竞争问题,如今勤劳工作收入仅维持在3000至4000令吉,收入实际上少了30%。

    送餐员风雨不改地为顾客送餐。

    不担心GrabFood抢客
    现金付款占优势

    GrabFood外卖送餐预计于本月中入驻居銮,不过Foodpanda送餐员不担心他们的顾客会被抢走,因为他们的送餐平台有提供现金缴交服务。

    Foodpanda送餐员说,大部分顾客还是倾向使用现金付款,在想要取消订单时,也不用害怕无法取回付款。

    他们说,虽然疫情导致部分消费者考虑使用网上付款交易,可是他们担心选错订单后一旦取消,将无法取回付款,因此大部分消费者仍倾向使用现金付款。

    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多人失业和被减薪,令居銮区Foodpanda送餐员在近几个月激增至超过100人。

    不过,部分送餐员担心越来越多外卖送餐平台入驻居銮,互相推出各促销配套,对消费者来说是好事,对送餐员来说则是坏事,因为他们在互相竞争下,获取的订单肯定会大量减少。

    他们也预测,如果全职外送骑士收入继续受挫,他们很大可能会转为兼职,另寻其他全职工作。

    莫哈末法汉

    门槛低吸引就业

    莫哈末法汉(20岁,送餐员)

    我成为全职送餐员已5个月,之前居銮区仅约50名送餐员,现在则因为疫情影响,很多人应征送餐员工作。

    送餐员条件门槛低,只要有摩哆执照就能应征成功,可是送餐员太多,造成个人收入减少。

    莫哈末沙海鲁

    工作两年未升级

    莫哈末沙海鲁(21岁,送餐员)

    可能系统发生问题,我已工作两年,可是等级还是维持在第四级,无法升上第一级,导致收入无法增长。

    如果在第一等级,每个订单可以获得7令吉收入,留在第四等级,每个订单仅能获得4令吉50仙。

    送餐员不断增加,导致我的每月收入少了数百令吉。

    莫哈末哈里夫

    这两个月收入减

    莫哈末哈里夫(24岁,全职饮食业者,兼职送餐员)

    我兼职送餐员,是因为之前听朋友说,兼职送餐员每月有数百至数千令吉收入。

    年初时,收入确实不错,可是这两个月面对送餐员人数暴增,受到内部竞争影响,收入也少了许多。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