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散工收入减 生活所逼 借阿窿过日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疫情散工收入减 生活所逼 借阿窿过日

    夏先生(左)欠下多组债务后,只好向郑志文求助找工。

    (新山29日讯)行动管制期工作机会少,打散工男子收入大减,只好借大耳窿过生活,反而欠下逾万令吉债务,活在大耳窿恐吓阴影。



    男子甚至误陷网络大耳窿圈套,遭对方主动汇入300令吉至银行户头,并被索讨1000令吉。

    事主夏先生(42岁,目前失业)今日在马华柔州联委会政府事务协调主任郑志文陪同下召开记者会,阐述借大耳窿过生活的情况。


    (本报汪锦发摄)

    夏先生指出,几年前从事送货司机工作,近年来开始从事油漆和餐馆帮手,领取日薪,而在行情较好时,每月平均收入有2000令吉至3000令吉。

    他说,从3月开始的行动管制期,无人聘请工作,收入不稳定,直至5月尾只好借钱过日子。

    他透露,他透过面子书长期贷款广告,汇入个人资料,向至少十组大耳窿借钱。

    “我每次借贷1000令吉至3000令吉,如今欠下1万5000令吉债务。本月初,我因生病而无法再出外工作,没有能力还债,最近收到大耳窿追债电话。”

    夏先生声称,他原本要长期贷款2万令吉,但其中一组大耳窿却汇入1000令吉,同时要求每5天必须还750令吉,才会考虑借出2万令吉,结果他前后4次汇入3000令吉给对方,反而没有获得2万令吉,始知自己受骗。

    他说,其中一组网络大耳窿发现其资料,还主动汇入300令吉,过后遭对方恐吓要追讨1000令吉,常常接获对方恐吓泼漆,只好报警。

    他指出,他跟妻子离婚多年,目前与母亲共同租屋子,每月须应付租金1000令吉、车贷500令吉、水电费和电话费等,实在走投无路,才会借大耳窿。

     

    越来越多人失业

    郑志文指出,他与不同领域业者成立的疫情工作小助,至今接获500人求助找工,成功协助不少失业人士获得新工作。

    他指出,疫情援助小组协助本地旅游、物流、餐饮业、数码科技业找寻人才,主动替失业者与雇主对接,取得良好反应。

    他希望,一些从新加坡返回我国的失业人士能尽早找到工作,避免更多人陷入失业问题,被迫去接大耳窿过生活。

    郑志文将协助事主夏先生跟大耳窿协商还债,同时协助对方找新工作。

    他提醒民众,若遇到债务问题,应透过债务重组或跟银行协商分期付款,切勿跟大耳窿借钱,否则会影响夫妻和孩子关系。

    他建议政府修改法律,以强制监禁来对付非法大耳窿。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