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中介找兼职 逾80学生被欠工资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通过中介找兼职 逾80学生被欠工资

    (新加坡3日讯)80多名学生上网通过中介找兼职工,申诉被拖欠近7000元(约2万1000令吉)的工资,中介被指欠薪闹失联。



    其中一名女理工生申诉,她打工挣钱补家用,遇上无良中介,工资迟迟拿不到,上网大吐苦水,没想到多位素未谋面的陌生网民过后联系她,纷纷表示自己也在同一中介的安排下找到临时工,结果全都做白工。

    理工学院生林小姐(17岁)日前在社交媒体网站贴文,绘述遇到无良中介的经过。

    林小姐说,她因为家庭经济情况不好,今年4月通过网上中介申请临时工补贴家用。

    中介在发给李先生的简讯中表示,李先生不是替他(中介)打工,工资不关他的事。(受访者提供)

    这中介在Telegram有近两万人关注,通过他找临时工的学生不少。

    林小姐称,中介事后安排她为网络商店包装商品一星期,间中没有跟她签工作合约,只在口头上表示一个星期后会通过银行转账服务发工资。

    岂料,打完临时工之后,她苦等将近两个月,500元(约1500令吉)工资迟迟没收到,中介却从此联络不上,她为此感到很气愤。

    林小姐说,她贴文控诉中介之后,有五六名素未谋面的学生突然联系她,他们都称曾在同一中介的介绍下做临时工,但都收不到钱。

    这群网民通过中介,为不同的公司服务,但中介都以公司没付款为理由,拒绝发放工资。

    有学生甚至到相关公司询问,却被告知有关的工资早给了中介。

    被拖欠工资的其中一名大学生李先生(23岁),工钱更被拖了整整一年。

    李先生受访时说,他去年6月在中介的安排下在音乐节当兼职幕后人员。

    “我没签合约,但有签工作时间卡,负责人也承诺在下个月初付钱。可是过了发薪日,中介却迟迟没有消息,我个人损失124元(约372令吉),若加上其他80多名兼职工的工钱,估计总数近7000元(约2万1000令吉)。”

    李先生说,中介过后指音乐节的主办方没按时付款,他因此无法支付薪水,还提议用音乐节的周边商品取代工资。

    只要追问工资就被踢出群聊

    任何人如果只要在兼职工群组里追问工资,下一刻就会被中介直接踢出群聊。

    今年5月,李先生再次尝试询问工钱事宜,中介竟回说没有他(李先生)的工作记录。

    李先生听后决定向小额赔偿庭求助。

    “工资已经欠了一年,想到这件事我就非常生气。”

    记者多次尝试联络中介,但始终没得到回复。

    回避问题招术 删平台 换社媒账号

    负责人疑为摆脱追讨工资的学生,近期将平台删除,而且更换了各社交媒体账号。

    记者今年6月尝试联络网上中介,却没得到回复。

    约一星期后,记者与中介的对话记录不见,原有的中介平台也消失。

    7月,有眼尖的网友发现中介又以新账号在Telegram再现,而且同样打着替人找临时工的招牌。

    受访律师:尽量通过实体中介公司找工作

    在网上寻兼职工,容易遇到不靠谱的中介,受访律师建议学生提高警惕,尽量通过实体中介公司找工作。

    西尔韦斯特(Silvester Legal LLC)董事沃特.西尔韦斯特受访时说,去年接手10多起兼职工被欠薪水的案例,帮他们通过小额赔偿庭上诉。

    他说,通过中介找到工作员工,就算没有直接和雇主签约,一般也能得到赔偿,但牵涉到的法律程序可能会很繁琐。

    “最好的办法是找个靠谱的中介,免得以后吃亏。建议大家找有实体店面的中介公司,起码在发生纠纷时可以上门找人。”

    他提醒学生,找兼职工时记得跟对方签工作合约,保障自己。

    “公平的工作合约,会清楚列出你几时收工资,工资数额多少,以及你将如何收到付款。”

    此外,新平台和以前平台一样,有近两万人关注,负责人名字和联络方式也一样。

    多数网民说,中介过去一直回避问题,每次遭投诉就换电话号码、社交媒体账号,让顾客找不到他。

    图、文:联合早报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